溫.甜

第一章 溫



黑暗的房間,被螢幕的微光照亮;孤單的按鍵聲,反而令房間顯得更為寂寥。微涼的晚風吹進來,使那個在電腦前努力工作的人不禁覺得,有點冷,微微顫抖起來。



忽然想到甚麼,她停下工作,然後緩緩站起,伸一伸懶腰,再輕輕步過灑落著銀白月光的地毯,移到旁邊的房間。



懾手懾腳地打開那經過仔細雕刻,和阿斯哈府邸內其他物品一樣帶著古樸氣息的木門,生怕吵醒沉於美夢的他。



她戰戰兢兢地把頭伸進去東張西望,一副生怕被發現的樣子。



晚風把直垂地面的窗簾吹起,彷彿是寬大的衣袖,詭異地向夜貓子招手。

床上,是一個顯然有踢被子習慣的人。



果然如此,她皺著眉想,然後沒好氣地去把大開的窗關好,再緩緩走到他的旁邊。

「已經十多歲還不懂照顧自己嗎?還說要當保鑣保護別人!」怨氣甚重的咕噥一句。



但,看到那張沒有像平時般這樣那樣地囑咐自己時掛上的嚴肅表情,因此顯得有點稚氣的臉,還有使人放心的沉穩,均勻的呼吸聲,又使自己沒辦法生氣了。



她嘆了一口氣,細心地為他蓋上被子,把那截露出來的腳踝包好。

再坐在他的旁邊,琥珀色的眸子,靜靜地看著,那張天真如孩子般的臉孔。



多可愛啊!細嫩的小手禁不住柔柔地撫摸那頭如夜空般深藍的頭髮,任由指端滑過那白晢的臉蛋;臉上則不自覺地浮上一絲寵溺,抹上比蜂蜜更甜的笑容。



只有這個時候的他,才會忘卻一切煩惱和創傷,一切的絕望和怨恨,

變回最純潔無暇,最坦然真實的他。





遙望窗外滿佈繁星的瑰麗夜空,



「你在發著甚麼美夢呢,阿斯蘭?」



++++++++++++++++++++++++++++++++++

回到被堆積如山的文件包圍著的辦公桌,卡嘉莉有點呆滯地直直看著螢幕。

沒響起單調沉悶的鍵盤聲,只有她所流露出的,如冥想般的沈靜。



孤獨的靜寂並沒有讓人放鬆,反而使人繃緊,而且無助。



面對會議桌上,螢光幕上,

那種名叫「政治」,

比深淵更混沌黑暗;

比北風更讓人感到凜冽刺骨的東西……







實在使人感到──

深寒。











但,

這是背負上卡嘉莉.尤拉.阿斯哈,

這個名字的責任。



為了父親,

為了奧布,

為了人類的未來──



不可叫人小看自己年輕,

要當個堅強,成熟,真正值得信賴的領導者!



為此,就算更崎嶇遙遠,更多荊棘滿佈,

使自己遍體鱗傷,體無完膚,

這條路,也一定要走下去!



一刻,一刻的喘息也不可以!







她,是這樣想著。







儘管已經把窗關好,讓身軀被完全包裹,還是覺得,有點冷。



想念,對方的體溫。



再暖的火爐,再厚的毛衣,也不能讓人感覺到那種帶著氣息的溫暖;

那種,不光是肉體上,也是心靈上的溫暖。



但,

這麼近,那麼遠;

保鑣,與首長。

上司,與下屬。



「阿斯哈代表,這是今天的行程。」

「謝謝,艾利克斯。」







變質了……嗎?

是甚麼時候,我們變得這樣的陌生?



往日的回憶,突然變得虛幻。

無人島的日子,草薙號的日子,

只是短短一個月前的事,彷彿變得遙遠而不可觸及。

也許,是夢?



沒錯,只有夢才會是幸福的。

沒有煩惱,創傷,絕望和怨恨。



但.人,是活在現實的。











實在,很累……











突然發現,眼前的景物變得模糊不清。

卡嘉莉擦拭著眼睛──



那是,淚水。



大概是看了太久螢光幕,眼睛受不了。

她想,然後閉上眼睛,試著讓眼球休息一下。











一秒,兩秒,三秒……











為什麼?

為什麼淚雨還是不聽話地從眼角不住湧出,滑過被銀月照著,有點蒼白憔悴的臉孔,一滴一滴的……



不是冰封了的嗎?

不是麻木了的嗎?

為什麼內心還感到痛楚?































「……卡嘉莉……」

一聲平靜,教人安心的呼喚,劃破這分能讓內心堆砌的高牆完全崩潰的靜寂。







啊!

多麼親切的呼喚!

是真的嗎?

還只是幻覺而已?



沒來得及搞清楚這是否因為自己疲勞過度而產生幻覺,背後便傳來一陣溫暖的觸感。



那種帶著氣息的溫暖;



那種,不光是肉體上,還一點一點地浸入內心,使冰塊融化,使人有著痛楚以外的感覺,心靈上的溫暖。







「阿……斯蘭……」



淚水,肆無忌憚地把他的睡衣沾溼,

一大片,一大片的……







++++++++++++++++++++++++++++++++++

第二章 甜



「對不起,把你吵醒了。」稍稍平伏下來的卡嘉莉抬起頭,滿臉歉意地說。



「不,妳沒有。」把女孩的頭輕按回自己的懷裡,男孩似笑非笑的回應道:「那是……我覺得要醒來,便醒了。」



「阿斯蘭真奇怪。」



沒有深究自己是否奇怪,阿斯蘭只是閉上眼睛,放鬆地讓自己的頭倚在柔軟的金髮上。修長靈巧的手指漫不經心地撥弄她的髮絲,然後又小心地把它梳順。



兩個黑影瑟縮在同一張棉被之中,靜靜地靠著,互相依偎著取暖。



像是好幾個世紀之前的事了,能夠這樣享受兩人之間無聲的交流,讓自己的一切觸覺都去感受著對方的存在。



「嗶嗶!」







那雙因為哭得太久而變得有點紅腫的眼睛無意地瞄了一眼桌上的電子鐘。



十二時了。



似乎注意到甚麼特別,卡嘉莉突然翻開旁邊的抽屜。



「妳不是又忘了甚麼要在十二時前完成的文件吧?」一想到這位和那個雙胞胎兄弟同樣冒失的奧布首長多麼認真工作,一個月來所因為忘記而遲交的文件還是比歷任首長加起來的還要多這個悲慘現實,阿斯蘭揚起眉毛問。



「才不是!」頭也沒回,有點賭氣地吼回去,卡嘉莉還是專注地在翻翻挖挖:「明明放在這兒的……找到了!」



臉上掛著久未露面的開懷笑容,她如獲至寶地把一包東西舉高。



在微弱光線之下細心觀察一會,少年才辨出這包不明物體的真身:「那是……花生糖?」



「嗯!」少女一邊回應,一邊自顧自地解開綁著袋口的絲帶,然後拿出一顆大大的花生糖放入口,津津有味地吃地來,嘴裡還不時發出把糖咬碎的「咯咯」聲。



「為什麼到了十二時便要吃花生糖?」對她的奇怪舉動,他只能啞然失笑。說實在的,雖然已經在她的身邊待了好一段時間,但女孩還是能夠做出層出不窮,每每令他感到驚奇的事。幾乎每一天,她都令他覺得新鮮,就如天邊的雲彩,變幻莫測,沒有一刻是相同的。



「小時跟父親學的,」她頓了一頓,聲音忽然變得有點沙啞:「每逢發生讓自己快樂的事,便吃一顆花生糖。」



知道觸及她還沒癒合的傷痕,他連忙轉移話題:「到了十二時有甚麼值得高興?」



「這是因為……」卡嘉莉嚥了一下:「因……為……」到了唇邊的話語,自己卻沒勇氣吐出來,把它硬生生地吞回肚子裡。阿斯蘭注意到,在迷濛的月色之下,女孩臉上約隱約現地浮出幾分紅霞。



「因為甚麼?」看到有點彆扭的她,他用手指輕掃一下她的鼻樑,以一副既好奇又帶著幾分惡作劇意味的口氣追問。



琥珀色的雙瞳投出哀求的目光,但湖水綠的眸子卻不為所動,反而運用它那種能把她的靈魂吸進去的特有魔力,一副要把她催眠的樣子。



抵擋不住那雙令人沈醉的眼睛,她終於屈服下來,把手一指。

順著那纖細的手指望去,是電子鐘右下角的地方:日期。











10.29









從催眠中驚醒的卡嘉莉發現自己被抓包包,立即害羞地把臉埋進他的懷裡,不單是臉頰,甚至連頸背也感到灼熱起來。



細細地想了一會,他,恍然大悟。

心裡,倏忽升起一陣奇異的感動,竟令他的眼睛,有點酸澀。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才勉強壓制著這股,想哭的衝動。



上年,沈浸於喪母之痛中。

再上年,父母當時正好在吵架。

再再上年……



生日,有如深深埋藏在黃土下的那些歷史古蹟般,早被遺忘。







「謝謝,卡嘉莉……」







感覺到溫熱的液體滴到自己的頸背上,卡嘉莉抬起頭,瞧見那濕潤的眼睛。

「傻瓜,怎麼學我那個笨弟弟的壞習慣……」說著說著,自己又噎住了。

「對不起,還是……忍不住……」



兩個人,一對手,互相為對方拭去眼淚。























「那個……卡嘉莉……可以讓我也吃一塊嗎?」



「阿斯蘭有甚麼事情高興嗎?」



「因為我生於世上,現在才能遇到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ny1987 的頭像
cny1987

呆想-天空

cny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