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屬於自己的步調。



第七章



正悠哉地窩在沙發上一堆棉被中專心閱讀的卡嘉莉,突然感到有甚麼不妥,抬起頭來往茶几的對面一瞧。



「……你幹嗎盯著我?」她有點不自在地問。



立即回神過來,對方有點心虛地低下頭來,把視線調回手提電腦的螢光幕上,「沒甚麼……」他咕噥一句,靜下來的鍵盤敲打聲又再響起,像啦啦隊般為努力寫報告的主人打氣。



教授請了病假沒回來上課,突然多出半天假期的阿斯蘭罕有地不想回公司幫忙,亦不想當電燈泡阻礙迪亞卡和伊札克,只好獨自四處走走消磨時間。



不知道她如何了?



上星期答應了那件事以後他沒再見過她了。回想起來,自己那時還真太魯莽,比起平時細心周到的薩拉財團處理總裁阿歷克斯.迪諾簡直變了兩個人:不自量力,完全沒想到這件事的困難度,跟一個十八歲血氣方剛的青年一樣愛衝。



慢著,他本來就是個十八歲血氣方剛的青年啊!



青年苦笑起來,到底是阿歷克斯.迪諾太老成,還是阿斯蘭.薩拉太天真了?先別管甚麼塞蘭家,光是要說服父親已經難如登天,他憑甚麼去幫她?



希望拉克絲那邊會有好消息吧……



碰!



「痛……」像子彈般直接衝進心不在焉的阿斯蘭懷中的人按著頭說,抬頭,戛然發現剛才捧在手中把自己視線遮了大半的外賣飯盒都倒在對方身上,她急忙道歉:「對……對不起,阿斯蘭?」



結果事情便發展成這樣──因為比較近的關係而讓阿斯蘭上了自己家梳洗整理,當然,少不免被安特留在電話中碎碎念一頓。



「我找別人幫我送好了,再多的飯盒也不夠妳這樣倒。」接著便是冷酷無情的嗶一聲。



……算了,反正這樣的大冷天她也不想呆在街上吃西北風。



對方只穿著唯一沒弄髒的單薄內衣,藍髮末端仍掛著點點水滴,卡嘉莉瞄一眼正暖和地裹在被子中的自己,倏地感到一陣抱歉。



「阿斯蘭,把手伸出來。」



「嗯?」他奇怪地看著她,然後乖乖地把手伸出來:「怎麼了?」



藏在棉被中的小手握他的,感覺到它冰冷的溫度,卡嘉莉歪起頭來。

果然是這樣啊……



「來。」她拉著他的手示意要對方走過來。阿斯蘭不明所以的看著那張有點靦腆的笑臉,一邊把電腦轉過去一邊走到她的身邊坐下來。卡嘉莉低頭迴避他的目光,逕自把帶著自己體溫的棉被往他身上披。



「那個……卡嘉莉?!」好歹也叫男女有別,雖然她本來就沒甚麼女人的自覺……



「要是你著涼的話就沒人當我的人肉沙包了。」她故意把臉埋到書本中讓他看不見,喃喃地解釋道。



看到她像是心虛地要隱瞞甚麼,阿斯蘭懷疑著挑起眉來,忽然有點壞心地想要捉弄她一下:「只是這樣?」



卡嘉莉依舊低頭,似乎在思考這句話當中的意思,然後,用帶了一絲危險的語氣回應:「你這是甚麼意思,阿斯蘭?」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他超好心情地跟她抬槓起來,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懶洋洋地打了個好大的呵欠。看到對方挑釁似的動作,琥珀色眼睛拼出嚇人的火光,卡嘉莉「啪」一聲把厚重的書本蓋上,再舉起來:「阿斯蘭.薩拉,你是不想活了?」



看到她一副被截穿心思而惱羞成怒的樣子,阿斯蘭隱約察覺到甚麼──難不成……



有點不可置信,又有點莫名其妙的竊喜,既緊張又興奮的阿斯蘭一時不知要如何反應,最後「噗」一聲笑了出來。卡嘉莉的臉漲得更紅了,「有甚麼好笑啊?」她把書本往他的頭直砸下去,「不﹑准﹑笑﹑啦!」



只是對方一點也沒有理會她的意思,只是用棉被稍稍保護自己的頭,而且很樂的笑得更響亮了。



「阿斯蘭!」小獵豹亂抓著棉被要把獵物挖出來好好教訓一下,沒想到對方很頑強地作出反抗死命抓著棉被不放,兩人愈鬧愈厲害,被拉扯著的棉被在歡樂的笑聲中發出嘶嘶的呻吟。想著要速戰速決,少女索性隔著被子攻擊,突然聽到阿斯蘭叫了一下,手一鬆讓卡嘉莉拿走棉被。



還以為把對方弄痛了,卡嘉莉立即上前查看,卻看到阿斯蘭臉上還是掛著笑臉的,一點也不像是砸到的樣子。



那為甚麼剛剛……難道……



「阿斯蘭……」



「是……?」糟糕,好像讓她發現了?



「你……怕……」她很賊地笑著:「抓癢啊?」說罷立即撲上去攻擊!



在這樣狹窄的空間根本沒地方讓阿斯蘭躲避,「噗哈哈哈哈哈……不……要……」完全陷入失控狀態,阿斯蘭爆出歇斯底里的狂笑聲,用僅餘的氣力掙扎著,但這顯然不是卡嘉莉的對手,只見他幾乎笑得淚水也流出來了:「拜託……咳咳……停手……卡……嘉莉……」



「投降沒有?投降沒有?」欺負上癮的卡嘉莉不但沒理會,小手還變本加厲地在他的腰亂抓,害他只能捲縮著在沙發上滾,然後──



碰!



兩個大小孩連人帶被地滾下沙發,四周的東西翻的翻倒的倒:書﹑筆記﹑電腦﹑熱可可和餅乾倒滿一地,簡直就跟垃圾場一樣。但這都不能引起兩人的即時注意,因為有一件事把他們的集中力全都吸引了──



阿斯蘭仰躺在用棉被當墊的地上,懷中是一個女性的身軀,那個觸感就像一隻軟綿綿的小貓般,很可愛。



卡嘉莉先是呆了三秒,然後以最快的速度爬起。雖說自己平時練習早已不知試過多少次這樣撲倒對方,但完全栽進一個人──還要是一個穿得極其單薄的男人──的懷抱之中,這個曖昧到極點的姿勢,即使是她,卡嘉莉.尤拉.阿斯哈,這樣神經大條沒甚麼女人自覺的也知道,絕﹑對﹑不﹑可﹑以!



「對……對不起!」少女跪在旁邊,低著頭超級彆扭地道歉,加上想起自已剛才毫不自覺地玩瘋了完全沒在意兩人的身體接觸,通紅臉頰的溫度直線上升到幾乎破錶的地步。



阿斯蘭勉強爬起來,綠眸偷瞄旁邊的卡嘉莉一眼,看到那鼓著腮的紅臉蛋,剎時變得不知所措。



「那個……不打緊。」他邊說邊爬向晾衣架,摸了摸,也差不多乾了,便穿起來,省得卡嘉莉繼續臉紅下去。他掃視一眼房間,然後轉移話題:「我們先收拾好這兒吧……」



情況還真是不一般地糟,收拾爛攤子的兩人愈來愈懊悔,本來房間就已經亂七八糟,現在簡直可以報廢了。



到終於有個房間的樣子,兩人已經累得賴著沙發上不能動彈,阿斯蘭甚至覺得他的低血糖狀態隨時會讓他倒頭大睡;旁邊的卡嘉莉也好不到哪兒去,窩在棉被堆中,像個小孩子般擦著眼睛打呵欠。



可愛的舉止,著實讓人有想抱下去的衝動──



突然,一陣鈴聲響起。



卡嘉莉翻過身來四處摸著,然後把手機拿過來,是基拉發來的短信。



「五時,中央公園的鐘樓,跟阿斯蘭一起來。」



@@@



說實在的,阿斯蘭真的不太願意跟著來。



「啪!」摺門被人以最暴力的方式關上,藍髮青年在內心跟著摺門一起哀嚎。



為甚麼她心情不好要找自己來發洩啊……



「要借個課室來練習?沒問題啊。」穆很大方地把鑰匙交給侄女:「正好我和妳阿姨要去辦級數考核的手續,但……六時,應該可以趕上的,你們的練習班。」



「可別打得忘了形,穆說你們上次像是要宰了對方的樣子。」馬利優叮囑道,上次有人在也打得如此投入,今次……她可不想接到醫院來的電話。



不知是否應該慶幸,踏上綠色墊子的卡嘉莉似乎忘了基拉的事,把全副精神放進練習,火氣也消得七七八八。只是,她不把自己當成發洩對象,以她如此投入的「熱情」也不會讓自己好過吧?



不管了,專心比武才是。



兩個穿著白袍的人架好準備姿勢。



「雖然不是正式比賽,但認真一點可以嗎?」看到對方有點嘻皮笑臉的樣子,阿斯蘭皺了皺眉頭說。



「我很認真的啊!」依然顧我地擺出人畜無害的笑容,卡嘉莉自信滿滿地道:「倒是你準備好了沒?」



「可以了。」他神色凝重地回答,馬步不自覺地又扎緊了一些。一滴汗水悄然滑落。



「那便多多指教了!」愉快而自信的一句伴隨著一記快拳直撲他的臉,如箭在弦似的,阿斯蘭的手隨著本能反應把拳頭板回去,另一隻手如閃電般橫掃而過,想要乘對方不備抓著她的肩膀,卻被她及早發現而側身躲開,進而反擊用手反抓他的臂膀。



「滿大力的啊!」被他掙扎一下逃逸,她不但沒洩氣,反而用帶點興奮的語氣讚賞一句,然後瞬間變臉:「但那是沒用的!」



青年微微吃了一驚,這千分之一秒的呆愣讓阿斯蘭立即陷入危險境地──本來落空的拳頭抓著他另一邊的衣領,被掙脫的手像鷹爪般抓著他的腰帶,腳往他的重心腳繞了一下,他立即失去重心向後跌……



是這樣,又要再輸嗎?



因為總是跟著慣有的模式,不變的定律,所以永遠也鬥不過不守定律的她,跟著自己的步伐而行的她。



那麼,屬於他自己的步伐是甚麼?



下意識如自然反應般抓緊她的肩把身體一扭,這令已經穩操勝券的卡嘉莉一個不留神跟著跌下去──



兩人的呼吸聲交錯地在道場中迴響。



依舊是一人在上,一人在下,只是,今次的位置倒轉了。



待呼吸聲平伏後,「很不錯啊!」她用讚賞的目光看著他,再輕搥他的肩膀,笑著調侃一句:「我都沒想過你這個墨守成規的人也會創出奇招哦。」



他有點不服氣地反擊,用手指彈一下她的頭:「妳這是瞧不起我嗎?」



「有嗎?」她只是有話直說而已。歪著頭,她忽然想起甚麼,說:「願賭服輸,你想好願望沒有?」



願望?甚麼願望?



完全忘記了這回事,阿斯蘭腦海一片空白,只好乖乖招認:「我……呃……」



呆呆地看著卡嘉莉的臉:金色的劉海﹑橘黃色的眸子﹑微紅的臉頰,最後──



「卡嘉莉……」他用帶著尷尬﹑興奮而迷惑人心的語氣小聲呢喃:「……閉上眼睛,可以嗎?」



「啊?」還以為他要自己請客,或是免去他的額外空手道練習,他要她做的只是這樣?



卡嘉莉乖乖地閉上眼睛:「這樣?」



……為甚麼世界上會有這樣好騙的人啊?



看到她想也不想便順著自己的意思去做,阿斯蘭哭笑不得的。現在已經沒辦法回頭,是挑戰自己的時候了。



「……嗯。」他覺得自己的心快要跳出來。



只差一步了,但那個敢於把公司利益豁出去,敢於面對最可怕的拳頭的勇士阿斯蘭.薩拉在這個重要時刻到底跑到哪兒去?!



「接下來呢?」



對啊,接下來呢?接下來呢?應該如何做?



沒有「接下來」了,在腦袋還在嗡嗡地轉的時候,身體已經有所行動──



然後,就是現在金眸跟綠眸瞪圓互相對望的情景。



良久,腦袋「嘀嘀嘀」的再次運轉起來,讓兩人搞清楚剛剛發生了甚麼事。卡嘉莉舉起白晢的小手,手指輕掃一下唇瓣。剛剛那種柔軟而溫暖的觸感仍殘留在上面,不會有錯,那是,那是……



少女的臉「刷」的紅了起來,然後瞬即別過臉,少年同一時間撇開目光,他甚至覺得自己的臉比少女更紅一些。



「那個……呃……嗯……」他支支吾吾想要說甚麼,舌頭卻打了結說不出話來。



又是一陣令人尷尬到極點的靜默。受不住這種僵化狀態,兩人不約而同地瞄了對方一下,像是觸電般對上眼前人的眸子,正想再一次調開的目光,卻像磁鐵般被對方的眼神黏住,使兩人繼續對望。



一個奇怪的渴望悠然而升,漸漸侵佔他們的腦袋,蓋過兩人的恐懼,控制雙方的身體。



閉上眼睛,再一次的,四唇緊接起來。不約方才,隨著兩人笨拙的吻,一種特別的甜蜜感在嘴唇漸漸散開傳遍全身,兩人伸手抱著對方的軀體,沒有半點空隙,就像兩塊融化了的巧克力般。也許是過了一分鐘,也許是三分鐘﹑五分鐘,也許更長;時間不再有意義,因為兩人的世界之中只餘下對方,其他的都不存在了。



張開眼睛,她頓了頓,然後噗赫地發出銀鈴般的笑聲,阿斯蘭只覺得可愛,用額抵著她的,跟著笑起來。



@@@



冬天的日落得特別快,街燈已經亮起來,昏黃的光灑在地上,與漸漸降垂大地的夜幕交織著一片迷濛。



三個小時前還千萬個不願意踏進中央公園的少女,此刻正在冷清的小道上踏著輕快的腳步。



對於平時聒噪的少女現在默不作聲的,阿斯蘭有點不習慣,「怎麼了?是不是太冷?」



她低頭看著地面,有點心不在焉地回答:「不冷……呃?」



沒來得及反應,卡嘉莉便給拉進他的懷裡。



「阿斯蘭!那……」是很暖沒錯,只是……



「那個……男女朋友不是應該這樣的嗎?」思考了一會,他淺淺地笑著回應道。



到了中央公園的鐘樓,五時零三分,似乎遲了些……但約他們的人顯然不在。



「怎麼搞的?邀約的反而遲到了。」卡嘉莉蹶起小嘴咕噥著抱怨。



阿斯蘭沒作聲,只是拉著卡嘉莉到旁邊的木椅坐下來。



等著,等著。



大約是拉克絲把自己的計劃告訴他才會邀約吧?也好,早些了結這件事。



等著,等著。



半小時過去了,除了數個陌生的身影外,兩人甚麼都沒看見。



那個基拉到底搞甚麼的?!



卡嘉莉又發一通電話過去,依舊是沒人回應的嘟嘟聲。她終於忍無可忍,站起來要離開。



鈴聲突然響起,卡嘉莉立即按了鍵,想也沒想便扯開嗓子發連珠炮攻擊:「搞甚麼的!約了人卻遲到,你到底在哪?!快給我出來!」



她的怒吼得來的回應是一個陌生的聲音:「阿斯哈小姐嗎?」

    全站熱搜

    cny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