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為,世界總有它不變的定律。

但她的第一次出現,便立即把這個「以為」打破了……



第一章



坐在電腦桌面前忙碌了一天,藍髮少年閉上綠眸,聳了聳肩讓自己幾乎僵硬了的筋骨活動一下。



身為薩拉財團的繼承人,阿斯蘭明白自己應負的責任:為家族利益努力學習是他的責任,為家族名譽帶上面具是他的責任,為家族將來做她的未婚夫也是他的責任。



張開綠眸,視線落在電腦螢幕旁的相架上。



拉克絲.克萊茵,是那個站在他旁邊溫柔地微笑著,他的未婚妻的名字。



把這幅相放在這兒,也是一種責任;就像他們要一起拍照般,是責任。



這是定律,不可改變的定律。



那麼母親的死,也是定律……嗎?



他皺起眉頭,揉揉太陽穴嘗試驅走這些游絲妄想,目光不經意地落在螢幕角落的時鐘上:六時了。怪不得會這樣累,他想,有時太累的話思緒便不能集中,人便會在胡思亂想。



反正手上要寫的報告都完成得七七八八,今天便到此為止,明天早點回來搞定吧。而且也差不多是時候離開了,不然一會遲到又會讓那個銀色風暴大吼一頓……



修長的手指熟練地按著幾個鈕把電腦關掉,他站起來伸了個懶腰,再把桌上的文件整理好,然後順手拿起比平時略重的公文包,離開冷清清的辦公室。



@@@



既然時間尚早,地方亦不算太遠,阿斯蘭並不想駕車前往。平時已經受夠了都市生活這種讓人喘不過氣的急速節奏,他不打算連這一點的可以用來放鬆時間也用來折磨自己。



天色漸暗,街道上,五彩繽紛的霓虹燈和一盞盞明亮的街燈開始閃爍著,照亮每張疲憊的城市人臉孔,直至太陽又一次升起才結束。



亮起,滅掉;上班,下班。每天也是一樣,有著它不變的定律。



又來了,他嘗試各種方法,就是甩不掉自己胡思亂想的懷習慣──除了現在他要到的地方,能夠讓他暫時忘記一切煩惱,斷掉所有游絲。



步伐轉了個彎離開繁華的都市,踏進了相比之下寧靜安詳得多的平民區。昏黃的燈光,黯淡的星宿,使街道被一陣黑幕濃罩著。在靜謐的街道上,他的腳步聲顯得有點孤寂。



突然一陣刺眼的亮光迎面而來,倏地,一輛單車擦過他的身邊。在漸漸遠去的「嘎嘎」聲中,阿斯蘭在一座帶傳統氣息的建築物前停下來。



穿著筆直西裝的人會來這種地方似乎有點奇怪,就像是違反了定律一般。但一向遵守遊戲規則的他還是拉開摺門走進去。



有點破舊的門牌上,豪邁的草書寫著──武道館。



聽到皮鞋在木地板上敲起響亮的腳步聲,一個留著棕色長髮,穿著樸素圍裙的女人在櫃檯倏地冒出來。



「啊?原來是阿斯蘭,難得會這樣早啊!」她放下從櫃檯拿出的文件,有點驚訝地說。這個年輕有為的大忙人不但沒遲到還早到了可是一件奇事。



「晚安,瑪利優小姐。」阿斯蘭有禮地打招呼,然後解釋道:「今天的工作比較少。」



「是嗎?穆還沒上完初班的課,你先去更衣吧。」她指了指透出亮光的門,入面隱約傳出一把粗豪的男聲。



阿斯蘭點點頭,然後退下皮鞋,拐彎進入更衣室。



推門而進,卻意外地發現入面已經有人。一個披著寬大白袍的背影正在儲物櫃面前發愣,從他那頭耀眼的金髮來判斷應該是個新來的學員。



「……馬利優阿姨……我好像把腰帶漏在家了……」聽到有人推門而入,那人不經意地轉身支支吾吾靦腆地說。



琥珀色的明亮眸子對上深沉的綠眸,然後說話聲給打住。



上上下下地打量眼前人的正面,阿斯蘭愣了半秒──



「對不起!」知道犯下彌天大罪的他立即用有史以來最快的速度逃出更衣室!



「啊!!!!!!!!!!!!!!!」



高達二百分貝的尖叫聲響徹整座道館!



@@@



上課用的練習室此刻靜悄悄的。綠色軟墊舖滿中間大半的場地,光滑的表面把明亮的燈光反射到場邊,照著跪在一旁不發一言的兩人身上。



雖然已經被道袍包裹得好好的,臉頰卻仍在發燙,兩人不好意思地瞥了對方一眼,然後像觸電般迴避對方的眼神。



「對不起,剛剛忘了卡嘉莉在裡面……」走進練習室看見這種尷尬的情況,瑪利優再三道歉:「沒想起她是女生所以……」道館的學員從來只有男生,一時忽略也不是很奇怪的事。



「妳真是的,幸好不是迪亞卡而是阿斯蘭。」剛剛打發走想留下來湊熱鬧的小鬼們,穆便走過來和他們一樣跪坐在瑪利優旁邊,輕敲一下她的頭教訓道:「不然大小姐就甚麼都虧了啦。」



「別叫我做大小姐!!」名叫卡嘉莉的少女猛地抬頭吼道。



最討厭被看成嬌生慣養的小姐,對於被捧成掌上明珠,她實在受不了。因此她才會毅然離開讓她享盡富貴榮華的家,出現在這種地方。



她不是那種會乖乖地坐以待斃的人,更不會吃逆來順受這一套。



靜靜在一旁偷瞥少女的阿斯蘭突然笑起來。不像拉克絲,這種既不溫柔亦不高貴的女生他還是頭一遭碰到──完全違反定律,讓他感到很新鮮,很好奇,很想了解她──這樣不平凡的人。



看見少年在旁邊發笑,她不忘瞪了他一眼。



「對不起。」也不知道是第幾次,阿斯蘭別過目光道歉道。



「嘖……」她別過臉咕噥著。



「嗯?」阿斯蘭好奇地瞥她一眼。



「我說,算了吧……」反正甚麼都看了,道歉也不會改變這個事實……



「對不起。」



「都說了算了,你怎麼還說『對不起』?笨蛋!」他究竟是聾的還是傻的啊?



「哈哈,阿斯蘭是這樣的了,卡嘉莉妳就忍耐一下吧!」穆拍拍她的肩調侃著阿斯蘭。難得阿斯蘭這種模範男人也有被罵成笨蛋的時候,他當然不可以錯失良機惡整一下他。



被他拍得彎下腰來的卡嘉莉甩開他的手道:「別拍!痛死人了!」又不知道他自己有多大力。看到這個情況的阿斯蘭不禁又笑了出來。



怎麼一看到她便覺得很輕鬆,很想笑的……?



「還笑啊?信不信我教訓你!」卡嘉莉握緊雙拳要脅道。



啊?聽到少女的「恐嚇」,阿斯蘭怔了一怔。他不是自大,但好歹他的空手道是啡帶級,而且男女有別,如果說要教訓的話……



看見阿斯蘭懷疑的目光,少女為之氣結地躍起來抓著他的領,馬利優見狀及時阻止,笑了一笑說:「要開打一會兒機會多的是。」



「啥?」本來正想迎擊的阿斯蘭不明所以地看了看馬利優。



「看來還沒互相介紹吧?這位是我們的侄女,剛搬來輝夜的卡嘉莉.尤拉;而他是穆的愛將阿斯蘭,也是妳的師弟。」馬利優解釋道。



師……弟……?



驚訝地看了看眼前的少女,阿斯蘭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你這是甚麼意思!?」卡嘉莉一副快要氣昏的樣子:「不信啊?」



「不……不是……」嘴是這樣說著,但阿斯蘭還是滿臉疑惑。他沒色盲吧?她的腰帶明明是代表白色的初級而已,該說她莽撞還是不自量力?



「反正一會大家上課也會碰面,倒不如現在有時間先切磋一下吧?」穆興致勃勃的樣子看著他們,這個建議讓三人都吃了一驚。



「穆!」馬利優用帶著嚴重警告的眼神盯著穆似乎鬧得樂的樣子,小聲在他的耳邊說:「你這不就是陷害嗎?」



「不不不,我相信他們用點到即止的,對吧?」穆用看戲似的口吻說著,又拍拍瑪利優的背,害她向前跌了一下。



「就這樣決定吧!」少女鬥志高昂的樣子,立即走上綠色軟墊擺好準備的姿勢。



看來沒有選擇的餘地了,阿斯蘭搖搖頭嘆息。



只好盡量輕手一點了,希望控制到吧……



少年站起走到她的面前鞠躬,說:「那麼,請多多指教。」

    全站熱搜

    cny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