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還是在轉動,日子還是那樣過;

只是在平凡之中,似乎起著不平凡的暗潮洶湧……



第二章 秋



帶點涼意的秋風把枯葉獨有的淡淡氣息帶進房間,縷縷的金黃晨光如流水般傾瀉在沉睡中的黑髮少年臉上,刷開他那雙紅寶石般的雙眼。他打了個大大的呵欠,渙散的目光在四處游走,然後落在床邊的鬧鐘上面。



彷彿身體被掏空了般,他倒了一口氣──



七時二十四分!



真一下子完全清醒過來,連滾帶摔地爬下床。



該死的雷!他瞥了一眼旁邊空無一人,被舖折疊得整整齊齊的床,禁不住在心底咒罵著,昨晚明明說過會叫自己起床……



沒時間讓自己發牢騷,他以九秒九的速度梳洗,然後砰砰碰碰地衝下樓。



「七時廿八分三十秒,還可以啦。」悠閒地品嚐馳名「卡式」炒蛋的露娜報時。



「幸……好……」真拍拍心口,一副死裡逃生的樣子,然後坐到正埋首書籍的雷旁邊,開始把憋了好一會的氣都發泄出來:「你不是說會叫我起床的嗎?」



「我有調好鬧鐘,你沒醒來是你的問題。」雷看也沒看真一眼,自顧自地看著書道。看到真被人理直氣壯地駁回來,史黛拉和露娜聽到以後不約而同地「噗」的一聲笑了出來。



「……嘖……」臉紅透了的真沒趣地靜下來試圖找甚麼來轉移視聽,他環顧餐桌四周,發現三個空位,其中兩個顯然已經用餐完畢,餘下一個的餐具仍然原封不動。嘗試從中參透玄機的真,猛然想起甚麼,看了看樓梯旁邊通往長廊的門,然後悄悄地向旁邊的雷問道:「哪一本?」



「廣義相對論。」他平淡地回答。



「咳,咳,咳!」差點沒給炒蛋噎死的露娜連忙喝了大半杯柳橙汁把食物沖下去。



「那本書有多厚?」史黛拉好奇地問。



「這樣。」視線沒離開書頁,雷舉起手指比了比。



「……他得罪你甚麼了?」下巴幾乎掉到地上的真問了一句,借他這樣又厚又「有趣」的書明顯是要陷害他耶!



「沒,哪有?」只是害自己吃了整整一星期頭痛藥罷了,胸襟廣闊的他才不會去計較這種芝麻小事。



「五十七,五十八,五十九……」露娜倒數同時用手掩著耳朵,其他人亦學她那樣做。



「嗶───────────────────────!」



「阿.斯.蘭.你.快.給.我.滾.下.床!」



真一邊吃著炒蛋,一邊暗自慶幸被踹下床的不是自己。



@@@



「說甚麼要當其他人的榜樣,自己卻在賴床!」由遠至近的吼聲從走廊傳過來,然後在門前便出現兩個身影──七竅生煙的卡嘉莉和一大早便碰上一鼻子灰的阿斯蘭。



「對不起,但那本書真的很棒……」實在控制不了要看下去……



「甚麼也不用說,沒早餐吃!」兩手環胸的卡嘉莉堅決沒有退讓的意思。



「卡嘉莉,你就由他一次好了。」一進來便聽到在「大小聲」的兩口子,瑪以齊歐息事寧人地道。



「但,爸爸……」怎可以這樣便放過他的?



「砰砰」的聲音打斷了卡嘉莉的抗議,是從門口傳來的猛烈拍門聲。來者顯然是個毫無耐性的人,想到這點的阿斯蘭臉色一沉:該不會是這個時候吧……



「阿斯蘭你快給我滾出來!」門外的人大吼了一句。



果然是。



屋內大部分人準備面對暴風雨來臨:露娜把能打碎的碗碟迅速收起來,雷把瑪以齊歐帶離這將會成為災區的地方。



「搞甚麼了?」真滿頭問號地看著眼前一臉凝重的各人,不明所以地問道。



「不想當戰靶的便跟我來。」史黛拉把還不曉得何謂危險的真拖進房。



一把門關上,下面便響起卡嘉莉和某人的對罵聲,還有阿斯蘭和另外幾個勸架的聲音。



史黛拉開始分析形勢:「每次伊札克哥哥來的時候也是這樣的,要是尼可哥哥在的話也許會快一點完,不過迪亞卡哥哥在的話便糟了,可憐阿斯蘭哥哥……」她嘆了一口氣,然後摔到真的床上,發現床上一團糟的,便提點道:「唉?你小心卡嘉莉姐姐一會來訓你了。」



「呃……」一時之間沒消化好大堆情報的真呆愣片刻,然後稍稍回復過來,開始收拾床舖。



「對了,你剛剛提到的……是誰?」



語氣,是苦澀的,是困惑的。



這種新的生活,是何時適應的呢?



曾經是多麼抗拒,卻不知何時融入,不經不覺的,甚至連自己也不曾發現,太自然,太自然的一件事,令他有種錯覺:自己,是屬於這個家的;而這個家,又是屬於他的。



然而,他卻突然清醒過來。



從這種擁有家庭的幸福中,完全清醒過來。



不,這不屬於他的。



因為,那是多麼的陌生。



一個家,不應該對它感到陌生的。



因此……



「那是阿斯蘭哥哥的同學。」



「甚麼?」陷入迷茫的真完全聽不進剛剛的句子,只意識到有人跟他說話。



「我說,他們是阿斯蘭哥哥的同學。」史黛拉又重複一遍:「你沒事吧?」怎麼總是心神恍惚的樣子?



「沒,沒甚麼。」真別過頭,繼續收拾床舖。



「唉呀,這是甚麼?」突然發現床上一個粉紅色的小方盒,史黛拉繞有趣味地拿上手把玩起來,按了按上面的一個按鈕。



「壽星在開學日遲到哦,好遜耶!」



盒子播出帶著惡作劇意味的愉快笑聲的一句錄音,令真完全僵住。拿著被子的手劇烈的顫抖;雙眼酸得發疼,視野變得一片模糊。



一直以來,他把那家人僅餘的遺物,那載著美好回憶的盒子,如珍寶般好好收藏著。曾經,他會一次又一次的重播,那唯一留下,如天籟般的聲音,好等自己有這唯一的支撐,讓自己不至完全崩潰。



但,是在何時自己沒再去碰它,甚至把它藏起來不敢碰?



「唉?原來今天是你的生日嗎?」史黛拉愉快地問道。



那單純無邪的笑容,很像……



和瑪尤的,很像……



「喂喂,你又發呆了……呃!」



沒等史黛拉說完,真便倏地靠近,把她嬌小的身驅緊抱於懷中。



「真哥哥!?」被嚇得不知所措的史黛拉呆若木雞的由得真倚靠著。



不知道是跟誰說,也不知道為了甚麼原因,真在她的耳邊輕喃一句:



「對不起……」



@@@



靜悄悄的大廳仍然殘存著一絲的火藥味,使各人氣也不敢喘一下,生怕不慎會成為雙方的轟炸目標。



「沒漏功課了吧?」卡嘉莉努力轉移自己的注意力,好等自己的怒氣不會突然走火傷及無辜。



「沒,沒有。」露娜小心翼翼地回答,步伐不自覺地移向金髮少年的背後,使得金眸的視線落到他身上。



「都帶齊了。」雷臉不改容地回答,多年的經驗告訴他,這時候能確保自己安全的唯一方法只有保持鎮靜。



「那……史黛拉,真,你們準備好出門沒有?」不等卡嘉莉出聲,阿斯蘭把話題轉移。



「甚麼?」一直無視眼前緊張狀態,心神恍惚的兩人異口同聲問道。



「你們第一次到鎮上上學,別丟三落四才好。」看見他們這樣不集中精神,卡嘉莉帶點不滿的語氣訓道:「真,你過來。」



稍稍回過神來,突然意識到危機逼近的真嚥了一下,然後戰戰兢兢地走到卡嘉莉面前。



「校服的領口要扣好,不然會給巴基露露老師訓的。」卡嘉莉把他拉近一些,邊說邊幫他扣好鈕子:「你不想打破迪亞卡三天便要見家長這個記錄吧?」



「唉唉?又把我扯進來了?」在旁的迪亞卡一臉無辜地說。



領口沒扣好,領帶不知到哪兒去,襯衫的下擺隨性地垂在旁邊……



「總之,我不想第一天便有任何老師出現在這間屋內,明白沒有?」把交集著鄙夷及無奈的眼神從迪亞卡身上撤回,琥珀雙瞳向紅眸閃著堅決的目光。



「嗯,我明白。」真乖乖地回應。



「那就好。」本來繃緊的白皙臉孔總算放鬆下來,換上一個少見的溫柔微笑:「要加油哦!有甚麼事找阿斯蘭或雷也可以,不然尼可和露娜也行。」她鼓勵性地拍拍真的肩。



「嗯。」他簡潔地回答。



這種被關心,被愛護的感覺,讓真感到一陣莫名其妙的感動;

然而再一次帶來的那種使人失落的迷惑,卻令苦悶的感覺閉著整個胸口。



他還清楚記得自己曾經如何對待這兒每一個人,特別是眼前這個比自己矮了一截的人,但為什麼現在會……



「唉,你還在發呆幹什麼?」露娜在真眼前揮一揮手問。



「沒,沒甚麼。」他有點不知所措地說,然後問道:「史黛拉呢?」



在卡嘉莉旁耳語著的史黛拉聽到自己的名字,連忙走到真的旁邊,突然又有點擔心地回頭補上一句:「卡嘉莉姐姐一定要記著哦!」



「是是是。」卡嘉莉豎起三隻手指,一副發誓的樣子。



「沒腦的人會記得著甚麼?」伊札克冷冷地說了一句。



「你在說甚麼了?」剛滅下來的怒火又一次給燃起,卡嘉莉火大地頂回一句。



「卡嘉莉,我把妳的報告帶去給老師看一下。」眼見又一場大戰爆發,阿斯蘭試著再一次把焦點轉移。



「她會寫出甚麼鬼報告要我幹甚麼也可以!」沒理會阿斯蘭的苦心,伊札克繼續大吼。



「這是你說的!」卡嘉莉不甘示弱地吼回去。雖然自己沒辦法和普通人一樣上學,但她可是個一有空便自修的好孩子,成績絕不比這群男生遜色的!



「要遲到了,我們走吧。」看到阿斯蘭的滅火工作又一次失敗,尼可苦笑著幫忙道,然後和迪亞卡一起把伊札克半拉半扯地帶走。其他人亦識趣地跟著離開。



「我這樣說又如何……」隨著漸漸遠離的咆哮,是木門被重重關上的「嘭」一聲。



@@@



遠離孤兒院範圍以後,阿斯蘭終於忍不住抱怨一句:「我說,你們就不能少吵一會的嗎?」



「那是你的問題!把那個男人婆寵上天去,一點溫文儒雅的氣質也沒有!」伊札克顯然還是滿肚子火。



「唉呀呀,伊札克,人家有『戀妹病』你便體諒一下吧。」迪亞卡很有興味地調侃。



「甚麼『戀妹病』?!」對於「戀妹」一詞極度敏感的阿斯蘭按捺不住提出抗議。



「那一次卡嘉莉發高燒,你連大考也放下不管,不是『戀妹病』是啥?」看到平時沉著阿斯蘭竟然紅著臉,迪亞卡很樂地提出「證據」,一副要把阿斯蘭耍透的樣子。



「做哥哥照顧妹妹是天經地義的事吧?」更何況那是卡嘉莉!



更何況那是……卡嘉莉?



「其實卡嘉莉挺好人的,也不是那種被寵壞了的大小姐。」尼可接上一句幫阿斯蘭解圍:「阿斯蘭對誰也是同樣關心,只是對自家妹妹一定會更緊張吧。」



「嘖,難得有機會耍阿斯蘭尼可你別插口嘛……」一臉沒趣的迪亞卡有點怪責地道。



「對不起。」尼可笑著道歉。



「兄妹,姊弟,」一直在三人後面和真一行人一起走的雷突然小聲冒出一句:「僅此而已……嗎?」



「嗯?」其餘三人一臉好奇地望著他。



「沒,沒甚麼。」雷別過頭陷入沉思。



「你別每次也說一半不說一半吊人胃口可以嗎?」露娜失望地嘀咕著,然後話鋒一轉:「不過,打從第一天來這兒開始,我從不覺得他們像兄弟姊妹,論樣子更是完全不像……」



「你們去上學嗎?」一個粗啞的聲音響起,迎面而來是奇薩卡和西蒙茲。



「早安。」本來怔著的阿斯蘭回過神來禮貌地打招呼,其他人亦點頭說早。



「真熱鬧,晚些我請你們來我家作下午茶。」自從多年前遷離被轟成廢墟的尤利奧斯以後,兩夫婦便到了鎮上開糖果店,成為孩子們放學後最愛流連的地方:「現在得先去找你爸爸,有緊急的事。」他揚了揚手上的電報說。



「奇薩卡。」西蒙茲用帶著嚴重警告的目光瞥了他一眼:「這些你們拿去吧。」她從口袋抓出一把糖果,然後硬塞到阿斯蘭手中:「我們先走了,你們最好走快一點,不然會遲到的。」沒等他們道謝,兩人便匆忙地離開。



「究竟……發生甚麼事?」阿斯蘭一面分著糖果給大家,一面納罕著。



@@@



「爸爸,家中還有麵粉嗎?」廚房響起少女因為遍尋不獲而有點不耐煩的聲音。



「左邊數起第四個抽屜。」剛作完晨禱從教堂回到屋內的瑪以齊歐答道:「妳前天不是用來做麵條嗎?」真是個冒失的孩子。



「呃……是的。」卡嘉莉靦腆地回應,然後繼續進行她的「大計」。



「妳要作甚麼?」剛剛才吃過早餐,午餐的時間還沒到……



「蛋糕,史黛拉說今天是真的生日。」她一邊笑說,一邊拿出一盤雞蛋喃道:「……份量多一點會比較好吧……」



「卡嘉莉,」瑪以齊歐走到女兒的旁邊,把手放在她的肩上:「為什麼?」



「有甚麼為甚麼的,生日一定要有蛋糕才像樣的嘛!」語氣像是說一加一等於二般,她把雞蛋打在麵粉上,一邊拌勻一邊說。



「別勉強自己。」瑪以齊歐跪在她的旁邊說。對一個這樣傷害看己的人還要這樣關心愛護,對於一個只有十六歲的孩子來說還是太難的事了吧?



「既然那是事實便得接受,不是嗎?這是神安排的考驗,」她認真地說,然後信心十足地加上一句:「而我,卡嘉莉.尤拉.瑪以齊歐,一定會通過的!」



曾經憤怒,沮喪,逃避,但她漸漸明白,碰到挑戰,困難,逆境,這都是沒用的。唯有勇於面對,這才是克服障礙的方法,而這樣做的,才是真正的自己,真正的卡嘉莉.尤拉.瑪以齊歐!



「那麼,努力。」瑪以齊歐溫柔地撫著那頭如陽光般耀眼的金髮。



昔日那個懷中軟弱的嬰兒,不知何時長成一個堅強的少女──

已經,十六歲了。



「能夠當妳的父親,是神的欣賜,是我的驕傲。」瑪以齊歐欣慰地想,然後突然想起甚麼,說:「那我這個厲害的女兒今次沒把鹽和糖倒過來吧?」就算有多年的入廚經驗,但還是捏不準她哪一次會突然出錯……



「糟了!」明明是要煮糖漿,現在卻變成「鹽漿」了!



果然,是讚不得的。



門鈴「叮噹」地響起。「不是真的漏了作業吧?」卡嘉莉丟下拌好的糖漿,搖頭嘆息的去了開門。



「呃……」看到眼前出現的不是預期中的人,而是氣喘吁吁兩夫婦,卡嘉莉頓了一頓,然後才說:「早安,奇薩卡叔叔和西蒙茲姨姨。」



「早安……卡嘉莉……嗄嗄……瑪以齊歐……嗄……在哪?」奇薩卡一邊拍著胸口回氣一邊問。



「我在這兒,是奇薩卡嗎?」瑪以齊歐隨著「咚咚」的拐杖聲出現。這個時候應該在店內忙得團團轉的他怎麼會出現在這?



「緊急……電報……阿斯哈的……」



「噓!」西蒙茲把手指放在唇邊,然後說:「牧師你可以到鎮上一趟嗎?」



「我明白,沒問題。」突然一臉凝重的瑪以齊歐簡單地說,然後轉身向卡嘉莉問道:「那我先走了,要小心。」在兩人的攙扶之下,瑪以齊歐離開房屋,餘下一臉茫然的卡嘉莉。



阿斯……哈?



不知為何,對於這個陌生的名字,自己會感到一陣強烈的恐懼感。



突然嗅到一陣焦味──

「糟了,糖漿!」



@@@



嚴格來說,尤利奧斯算不上是一個繁華的地方。在地圖上,它是這麼不起眼的一個小黑點;只消看看這座古老的兩層式樓房,便不難看得出在政府心目中,它也佔不到任何分量。



曾經是「鎮公所」的地方,大戰過後成為民辦的SEED學所── 一所只分了高低部兩班的學校。



而這所剛剛從漫漫長夏過後甦醒的學校,似乎醞釀著一件使同學們跌破眼鏡同時感到異常興奮的事。



「輝夜那邊的學校,你說真的嗎?」露娜瞪圓雙眼,不可置信地看著阿斯蘭他們,其他人也是一副半信半疑的樣子。



小休向來是交換情報的好時機,一大伙最愛聚在操場旁的老松樹下聊天。



「我們起初也不信,但『證據確鐅』哦!」尼可把人名單遞到她的眼底下:「能夠和那邊的學生作筆友實在很令人期待哩。」首都的學校都是那些歷史悠久的知名學府,會跟村校作交流活動可是一件令人難以置信的事。



「寫信這種無聊事情有甚麼值得期待?」伊札克潑了大盤冷水,一副不屑的樣子。



「但你在這兒打了勾。」史黛拉接過人名單仔細地查看:「詩河?是女孩子嗎?」



「拿過來!」刷一下地臉紅起來的伊札克伸手去搶回名單,卻被迪亞卡捷足先登。



「唉呀呀?難不成這就是她的名字?」伊札克暑假跟工幹的母親去了輝夜時拍的照片中曾經出現過一個長髮少女,迪亞卡大呼小叫了好久也得不到她的確實身分:「真有緣啊!我說,伊札克你還真要好好珍惜這個上天賜的機會哦。」



「去死吧!」惱羞成怒的伊札克把迪亞卡追著來打。



看著追逐遠去的兩人,露娜嘆了一口氣:「我也想交些新朋友哩。」這次結交筆友的計劃只讓高年級的學生參加真不公平:「你們選了哪個?」她帶著怨念地問。



「迪亞卡選了一個叫米莉的女生,我選了塞依。聽說他也滿喜歡鋼琴的。」尼可說。在學校只有他懂音樂,也難怪他會這樣熱切的。



「那你呢?」露娜轉向打從一開始便跟雷在埋首研究的阿斯蘭問。



「微積分。」



眾倒。



「呃?喔,」總算從一大堆數式中搞清發生甚麼事的阿斯蘭聳聳肩說:「沒有。」雖然這樣也許會交上一些新朋友,但既要兼顧學業,又得照顧這堆小鬼們實在沒辦法挪出寫信的時間。



「怎可以錯過這個機會的?」難得有機會知道一下這個小鎮外的事情,認識一下這個大世界。



「有甚麼好錯過的。」一直在旁悶聲不響的真終於忍不住開口:「那邊的人,很惹人厭。」



繞了三次操場以後氣喘吁吁的兩人又回到眾人旁邊。



「啊,真曾經住在輝夜吧?」露娜沒好氣地白了他們一眼,然後問道。瑪娜姨姨帶來的,至少在那邊呆過一會吧?



「嗯,在那所叫連合的寄宿學校待過一會。」他悶悶地說,似乎想起一些不愉快回憶。



「你……不會見過夏尼那幫人吧?」伊札克直覺地問。



「你認識他們?」



「不,我暑假時只是跟詩河去遊覽,」他敲了在旁偷笑的迪亞卡一記:「沒見過那邊的學生。但聽她說,輝夜學院,也就是這次交流的學校,一向跟連合那邊不和,特別是那恃勢凌人的三兄弟。」



「是這樣嗎?」因為只是待了一星期不到,其實真自己也不是很了解那邊的情況。



「外面的世界……還真複雜。」雷突然插上一句。



沒有人答話,連平時聒噪的露娜也沒作聲,只是靜靜地抬頭看著天上的白雲。



簡單的一片雲,卻因為變幻莫測而顯得複雜的一片雲。



鐘聲響起,各懷心事的人回到課室繼續上課。



@@@



對於一般人來說,生活在這種鄉間小鎮可能是一件無聊透頂的事。除了玖爾家的大宅以外,放眼望去全是那種東歪西倒的磚屋,有著同樣的尖頂,同樣疏於打理的小花園,偶爾會見到在其中點綴了一兩株老蘋果樹。一切都是這樣平凡沉悶的,著實讓人提不起勁。



然而,對於孤兒院的一眾小鬼來說,它還是有它特有的魅力,比方說,街角的那間糖果店,便足以讓他們忍受這種單調乏味的生活了。



「午安!」一下課便以最高速度飛奔而至的露娜大聲打招呼同時把木門推開,上面的銀鈴悅耳地「叮噹,叮噹」響著。



她把頭探進店內,入面缺少平時堆著大堆孩子的熱鬧笑聲,靜悄悄一片。午後的陽光懶洋洋地照在擺滿山那樣高,五彩繽紛的糖果架上。



「沒有人的?」明明說要我們來作下午茶,現在卻這樣?



「暫停營業。」細心的雷發現掛在門把上的小木牌說。



「哦。」露娜一副沒所謂的樣子,逕自走進店內,旁邊的雷也跟著溜進去。



「這……沒問題嗎?」在門外猶豫不決的真眼睜睜看著兩個看上去一點禮貌也不會的人竄入店內。



「來吧!」史黛拉一把抓著真的手把他拉進去,然後順手把門關上。



之後看到的情景更令真看傻了眼,露娜會這樣不客氣地從架上抓拖肥糖來吃還勉強可以接受,但連一向行事作風嚴謹,十足模範兒童的雷也會不先知會一下店主便去沖巧克力喝?



「擅闖店舖還這樣不客氣,我說,你們實在太不像樣了吧?」角落的樓梯冒出一個魁梧的身影,雖然在訓斥著,嘴上卻掛著寵溺的微笑。



「奇薩卡叔叔午安!」史黛拉拍走手上的餅乾碎愉快地打招呼。



「你怎麼會知道我們來了的?」露娜放下麥芽糖罐子好奇地問道。



「有人這樣呱嗒呱嗒地大嚼有誰不會聽到?」瑪以齊歐在西蒙茲的扶助之下走下樓:「沒功課嗎?為什麼溜到這兒白吃白喝?」他有點責怪地說。



「我答應讓他們來作下午茶的。」奇薩卡解釋道,然後發現真在一旁發愣,便有點好笑地說:「咦?這兒有不愛糖果的孩子啊?」



「呃……我……」有點不適應眼前狀況的真結結巴巴地支吾著。



「啊,你就是真吧?等我一會。」奇薩卡忽然想起甚麼,匆匆地竄進廚房,然後拿了一塊灑了蔥花的大圓餅出來,二話不說便把它狠狠地敲在真的頭上。



「痛……」無辜被打的真雙手按著後勺,然後嘴巴便給硬塞過來的蔥餅封著。閃爍著淚水的紅眸露出又氣又困惑的目光。旁邊的人看到他這個樣子都忍不住笑了出來。



「這是我們慶祝生日的方式,」雷解釋道:「聽說被蔥餅打過的壽星會聰明一點。」



這時露娜插進話來:「所以雷每年也會乖乖地自動來領死。」然後和史黛拉「噗」一聲地爆出笑聲。



雷漲紅了臉反駁:「那……既然是儀式上的,我只是……入鄉隨俗而已。」他才不信這種兒戲的傳說啦……



只是這樣無力的辯駁反而令其他人笑得更樂,害得雷有種想挖個坑鑽進去的衝動。看到平時一面正經的雷出糗,本來在心裡抱怨史黛拉把自己生日傳開去(雖然不知是甚麼時候的事)而令自己腦瓜受罪的真,突然覺得付出一點代價也是值得的。



大笑過後,雷才發現奇怪的地方:「瑪以齊歐牧師為什麼會在這兒的?」



「有點事想跟奇薩卡他們相討一下。」簡單的回覆,卻也標示不要追問的意思,牧師轉個話題問:「阿斯蘭他們呢?」



大伙兒互相交換了狡黠而且帶點幸災樂禍的眼神。



「他們帶某人去兌現早上的承諾了。」露娜樂不可支地笑著說。



@@@



被迪亞卡和尼可硬穿上圍裙的銀髮少年,本來俊朗的臉孔卻因為憤怒而扭曲,變得異常嚇人。直至此刻他還是不願意相信剛才在課室的訓話。



「連自修生的表現都這樣好,你們是不是應該回去好好反省一下?」以最快速度批好報告的巴基露露下了一句這樣的評語。



他怒視這個正忘我地在蛋糕上面作最後裝飾的自修生,牙縫第十三次泄出「KUSO」一字。



「心情不好的話弄出來的食物不好吃的,」卡嘉莉努力地憋著笑,佯出義正詞嚴的模樣訓道:「再給我一點巧克力碎。」她攤出手掌。



「這兒。」因為怒氣而有點顫抖的手遞出自己剛刨好的巧克力碎,伊札克很懷疑要是自己看得太久卡嘉莉會令自己氣得內傷。



竟然要堂堂玖爾家的公子窩在這種鬼地方,還要當這種男人婆的僕人,KUSO!



只是,阿斯蘭的一句:「是男子漢的便不要食言。」便令本來擺出一副「你宰掉我也不會使我屈服」強硬姿態的自己不得不投降,結果淪落至現在這個慘況。畢竟比起要面對在迪亞卡添油加醋把「不是男子漢」這件事傳開,現在在這兒受一下屈辱還是比較划算。



阿斯蘭對於卡嘉莉的出色表現倒是意料之內,經他悉心指導,又是自己的妹妹,自然不會差到哪兒去。伊札克的打賭根本是嫌自己活得太閒。他放下手上的書本走到卡嘉莉的旁邊,有點故意地問道:「需要幫忙嗎?」



「不,伊札克可是很幫得上忙的好僕-人-哦。」卡嘉莉識趣地回應,故意拉長「僕人」二字。其實當她的助手也算是優待吧?她心裡補上一句。



被雙胞胎一唱一和地抬槓,伊札克第十五次低吼:



「KUSO!」



@@@



一大把彩紙碎灑在剛進門的真身上,使當事人呆愣了整整三秒。



阿斯蘭很滿意地看著成果,能夠在短短兩小時之內利用孤兒院有限的資源完成這個機關,尼可和迪亞卡幫助的分自然少不得的,難得伊札克也來參一腳,使它看起來更完美了。



「生日快樂,真。」平緩而溫柔的祝福響起,阿斯蘭他們把通道讓開,在大廳的盡頭,是一個像陽光般燦爛的笑容,還有……



露娜在真的背後大力推一把,使他跌跌撞撞地走到卡嘉莉面前。



說不感動是不可能的,看著面前快活地閃爍著十四個小光點的蛋糕,還有耳畔那不怎樣好聽,但卻是充滿著各人祝福的歌聲,真用力擤一下,好等自己不會丟臉地流起男兒淚來。



「願你平安。」瑪以齊歐走上前來,把雙手按在真的頭上,祝福道。



「也願各位平安。」真深呼吸一下,強忍著抽噎回道。



寫著自己名字的蛋糕……

這不是……做夢吧?



他閉上眼睛許願──



「           」



一口氣吹熄所有蠟燭,他接過卡嘉莉手上的刀切一下蛋糕。



「HAPPY BIRTHDAY!」各人的熱情歡呼夾雜迪亞卡的口哨再一次充滿這間屋子,把秋天的涼意驅走得無影無縱。



肚子開始叫苦連天的眾人急不及待地開動起來,除了蛋糕以外,還有阿斯蘭引以為豪的意大利粉及其它可口的食物,當然也不缺奇薩卡拿來的大堆糖果小吃。



這樣的蛋糕,一定花了很多心機吧?真看著手上那片蛋糕的五層餡子,心裡下了一個決定。他鼓起勇氣走到卡嘉莉面前。



「……對不起,還有……」他倏地彎腰──



「……謝謝。」



這使迪亞卡很沒儀態地把嘴裡的果汁全噴到旁邊的伊札克身上。



「KUSO!迪亞卡你……!」



追逐,展開。



「呃……那……」卡嘉莉捂著剛被吻了一下,現在發著燙的左頰,突然發現自己失去說話能力。



「那……是紳士風度的表現嘛……」以前在舞會中見過大人們都是這樣做的,幹嗎你們都用這種目光看我……



史黛拉突然發現新大陸的樣子,指著卡嘉莉的臉爆出笑聲,其他人也接著笑起來。卡嘉莉一下子意識到發生甚麼事,連忙把臉上的忌廉抹去,然後瞬間變臉。



「真你這個小子給我站著!」她下起可怕的命令:「把你的臉拿過來!」她用手指從蛋糕上挖出一大塊忌廉,起勁地追趕著獵物。



「那……我不是有心的!」知道自己犯下了彌天大罪的真撒腿就跑。



玩心重的露娜看到這種場景也發起狠勁來,她朝史黛拉眨眨那雙機靈的紫眸,再向在隔岸觀火,毫無防備的兩人投出惡毒的目光,史黛拉立即會意,把手上的武器準備好──



「啪!」



「啪!」



全中!



被蛋糕突襲的雷和阿斯蘭你看我,我看你,然後同時陷入失控狀態。



「別──走──」又一堆人加入混戰。



「天啊……」看見眼前天下大亂的場景,尼可和奇薩卡他們只能在旁呆愣,為了名節保身,還是別管的好……



然而,麻煩是會自己走上門的。



「啪!」



@@@



等到潰散的各人身上都黏著蛋糕碎變成花面貓以後,屋內總算暫時平靜下來。



看見自己現在的樣子,伊札克不禁埋怨起來:「都是妳這個男人婆的錯!」



「甚麼啊?」去了洗臉的卡嘉莉一回來便聽到這句話,剛剛滅下來的火又再燃燒起來:「看你這樣賣力幫忙才特意讓你留下來吃晚飯,是不是有甚麼不滿意啊?」她挑釁地加上一句。



「算了,反正母親今晚不在家。」不然回到家一定會被轟出門口。



「為什麼?」尼可好奇地問道。這時他才想起,要是那位十分操心自己兒子品學的母親在家,那他是沒可能晚上不待在家的。



「又到了輝夜那邊,聽說是關於那個甚麼阿斯哈的。」他淡淡地說,冷漠的語氣之中隱約透出一絲失落。



「阿斯哈?」聽到這個名字的卡嘉莉反應很大地叫出來。



「有甚麼問題?」阿斯蘭挑起眉問道。



卡嘉莉看看在另一角的大人們和似乎餘興未盡還在打打鬧鬧的一堆孩子,看來這邊的小型起哄沒打擾他們,她吁一口氣,然後示意各人把頭靠近,小聲把今早關於電報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訴他們。



「說起電報……」尼可想起甚麼:「學校那邊也舉辦了一個交筆友的活動。」



「伊札克他交了個女朋……」迪亞卡沒說完八掛便被伊札克摀住嘴巴拉出大廳,擔心迪亞卡安全的尼可也跟著離開,好等發生悲劇時自己能夠及時阻止。



兩姊弟雙手合十為迪亞卡默哀,然後卡嘉莉便很有興趣地問:「是誰這樣沒眼光了?」伊札克也會被看上了,不是吧?



「好像是個叫詩河的女生。」阿斯蘭拿出人名單確認一下,全班只有自己沒選定筆友對象,巴基露露便讓他把人名單帶回家好好參詳考慮。



「你怎麼不參加了?說不定也可以交個女朋友。」卡嘉莉挖苦起來,這個木訥弟弟的愛情路還真讓姊姊擔心啊……



「開玩笑!」光是卡嘉莉一個便令自己煩惱死了,還要多照顧一個?他白了自己妹妹一眼,又一次掃視人名單,突然看到一個特別的姓氏,定住了。



怎麼自己一直也沒發現的?



看到阿斯蘭呆若木雞,卡嘉莉好奇地湊上前來:「甚麼……不是這樣巧吧!?」她不可置信地看著名單,再轉頭看著那雙清澈的湖水綠眸。



兩人陷入一陣沉默,突然阿斯蘭笑起來。



「決定了。」就算會在千百項擔子上再加一項也值得的。



綠眸閃動著堅定的目光──



「基拉.大和.阿斯哈。」







第二章.秋 完 第三章.冬 待續

    全站熱搜

    cny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