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戲,真是假的嗎?



第六章



當看到金髮少女的身影再次出現在武道館,而且身邊是曾經摑了一掌,現在卻有說有笑的藍髮少年的時候,道館的主人是沒有理由不目瞪口呆懷疑自己有思覺失調的。



「晚安!馬利優阿姨!」同樣活潑爽朗的語氣,就跟之前一樣。馬利優愣了一會,確定自己的眼睛不是出了問題後,回應道:「晚安,卡嘉莉,還有阿斯蘭。」



「您好,馬利優小姐。」完全不同那段時間的失魂落魄,平靜而有禮的問好,就像那件事發生之前一樣。



看來是冰釋前嫌了吧?年輕人還真是提得起放得下,真好啊……馬利優心裡感嘆著,也沒再追問甚麼,直至她突然發覺一件「有趣」的事。棕眸用一個非常詭異的目光看著兩人之間的距離──



沒有,連一公分的距離也沒有,兩人的手臂只是隔著阿斯蘭那件單薄的白色襯衣。



「幹……幹甚麼?」注意到阿姨的奇怪目光,卡嘉莉心裡直發毛,有點不知所措地問。



身為長輩的馬利優對此自然不能袖手旁觀,她飛快越過櫃檯走到兩人身邊把這個滿臉問號的侄女拉到一旁。「喂……」卡嘉莉失了平行而跳了幾步,然後跟著馬利優穿過長廊到了一個角落。「搞甚麼了,阿姨?」少女終於禁不住挪走手臂,用帶著抱怨的口吻問。



四周張望了一下,又瞥了遠處因為無故被丟下而像木頭般呆站的阿斯蘭一眼,確定他聽不到後,把目光調回少女身上,小聲問道:「妳跟他是不是……」



「欸?卡嘉莉回來了嗎?」突然插入的豪爽話語打斷了馬利優的問題,剛剛推開摺門讓上完課的孩子解散的穆走到她們面前:「鬼鬼祟祟躲在這幹嗎?」



馬利優指了指卡嘉莉和遠處的阿斯蘭,像打啞謎的比了比手勢。聰明的穆.拉.福拉卡自然立即猜到老婆的話:



「卡嘉莉和阿斯蘭在約會!?」完全破壞了馬利優的「一番心意」,他以在課堂控制嘈吵小鬼時用的聲量叫道。



全場肅靜,走廊上爭先恐後地奔跑著的孩子的腳步聲瞬間停止,緊接著清晰的公事包落下的聲音。所有目光,包括「當事人」阿斯蘭.薩拉,全都一下子落在三人身上;然後,所有目光,包括另一個「當事人」卡嘉莉.尤拉.阿斯哈,全都一下子落在藍髮少年身上。



就這樣,過了三秒。



「你們在亂說甚麼!?」首先打破沉默的是漲紅了臉的卡嘉莉,她用前所未有,夾雜著驚訝﹑困窘﹑害羞和憤怒的恐怖語氣顫抖著說:「我和他……只是朋友,朋友而已!」



只是,這句話顯然太沒有說服力了。



「你們這群小鬼何時變得這樣好管閒事的,快回家。」穆立即清場把孩子趕走,但似乎為時已晚。



「阿斯蘭哥哥有女朋友了?」



「我早說了!之前我在街上見過他們一起走……」



「有沒有牽手?我爸爸媽媽逛街的時候就會這樣。」



「對啊對啊!之後他們還會……」



兩位當事人同時無語問蒼天地在內心呼喊著:完蛋了。



要是你身處一個很惡劣的境況時,千萬不要認定已經沒有再差勁的事情發生──



伊札克和迪亞卡就站在門檻前,以前者像無端被雷轟的黑臉相,及後者像是知道下期彩票的中獎號碼般興奮的表情來看,阿斯蘭確定,這次真是跳進黃河水洗不清了。



@@@



本來為了躲避單獨碰面的尷尬情況而故意晚一點換好道袍的兩人,偏偏同一時間出現在道場的扇門前,反而顯得更奇怪,害得兩人不知所措地呆站著,只好低頭不發一言。



真是該死的﹑天殺的……!



「我一直也不相信的,」道場突然傳來迪亞卡的高談闊論:「初班的約翰和奧魯跟我說,卡嘉莉第一天上課便已經被阿斯蘭……」像是觸電般想起那天的事情,兩人不約而同地嚇得抬起頭,正好對上了對方的眼睛,然後瞬間達成共識──



不可以讓他說下去!



連思考也沒來得及,他們同時衝入道場,這一下剛好打斷了迪亞卡的說話。



「唉呀?這是不是應該由當事人自己說?」



聽到迪亞卡的調侃,加上之前添油加醋地揭她瘡疤,卡嘉莉亂糟糟纏成一團的腦袋突然停止運轉,一股難以壓制的憤怒如海嘯般直撲而來淹沒她的理智,就像那天阿斯蘭供出自已的藏身地點時一樣失控走上前……



這次卻被阻止了──阿斯蘭有力的手把她拉住,並且,順勢拉到自己懷裡。



驚訝瞬即取代了憤怒,琥珀色的眸子幾乎瞪得跟銅板一樣大,卡嘉莉目瞪口呆地讓阿斯蘭摟著,再次失去了思考能力。



「一會跟妳解釋。」他在她的耳畔低喃一句,溫熱的呼氣使少女輕輕打了一個顫,心跳因為過分的緊張而不停加速,她很懷疑這樣下去自己便要心臟病發了。



「喂喂喂,你們……這兒是道場!給我放尊重點!」看到兩人親熱到令自己起了滿身雞皮疙瘩的伊札克狠狠地白了他們一眼,蒼白的臉漲成磚紅色,拳頭的關節因為握得太緊而發出「啪嗒啪嗒」的聲音。



結果,道館高級組每週三次的練習班就在這種詭異到極點的氣氛之下拉開序幕。



當各人做完熱身,鞠躬坐好後,身為教練的穆按照老規矩挑學員出來比武,以簡單的淘汰賽作練習模式。銳利如老鷹般的藍眸掃視了學員一眼,然後在其中「兩個人」身上停留了兩秒,向他們投下一個令人頭皮發麻的「安慰性」笑容,下了決定──



「我可是個很厚道的人喲!但能做的就只有這樣了。」當跪坐在卡嘉莉身邊時,穆拍拍她的肩膀說。



真是厚道啊……稍為有點腦袋的人都知道這個安排的真正目的是要娛樂他本人:故意用「表現較好,值得同學觀摩參考」作原因挑他們兩個,又用「不想讓你們兩個正面交鋒」作藉口編開兩人,實為想看看他們的應對。



這樣卡嘉莉陷入幾乎要抓狂的地步:金眸死死地盯著被穆「好心」地分到第二組的阿斯蘭,恨不得現在便衝上前把他活活掐死。「都是你的錯!」她咬牙切齒地向他用唇語說。剛剛的奇怪感覺她沒再多管,反正要不是他在搞曖昧,她現在便不用困窘到有挖個洞藏起來的衝動!蠢材!笨蛋!該死的阿斯蘭.薩拉!



看到對方一副要把自己宰掉的樣子,阿斯蘭有生以來第二次感到生命受到威脅,他嘗試給她使眼神解釋,但對方顯然沒收到他的訊息繼續瞪著他,害他骨碌地嚥了一下。看到少年戰戰兢兢的樣子,旁邊的迪亞卡打趣地調侃:「放心吧!即使萬不得已要你們對陣,我們也不會在學校說你打老婆的。或者你試著佯裝輸給我,那便可以躲過這個『劫數』了!」



這句話讓阿斯蘭立即撇回要佯輸躲開卡嘉莉拳頭的念頭──迪亞卡這個痞子實在太欠扁了。



另一方面,想要痛揍阿斯蘭的卡嘉莉似乎下定決心要毀滅阻撓她這樣做的任何障礙物──這自然少不了作為她對手的伊札克。



用腳趾頭也想得出的結果:金銀髮雙星在短短三分鐘內被先後送到馬利優小姐那邊擦藥酒。



「只是外傷,瘀青方邊一星期左右會消散的了。」她用憐憫的語氣道。



最後,兩人還是碰頭了。



「雙方鞠躬,準備……」穆用等著看好戲的眼色瞄了兩人一眼:「開始!」



「嗄!」一貫先發制人的作風,憤怒的獵豹撲向她的獵物,卻被人四兩撥千金地擋住了:對比武的投入讓阿斯蘭暫時放下一切雜念,忘我地倚靠本能作出反應。見先制失敗,卡嘉莉立即改變戰術,嘗試用強攻來壓制對手,她轉身勾出左腳用迴旋踢,對方及時用另一隻腳硬碰硬回應。



速度比之前提升了好多!卡嘉莉有點吃驚地想,雖然自己沒來上課,但平時在家也有經常練習(這讓住在隔壁的伊札克睡眠嚴重不足,爆發頻率上升了好幾倍),應該不致被追近至這個地步……



一個拳頭飛來,讓卡嘉莉回神並意識到阿斯蘭開始反擊了。這一下明顯只是試探,她滿輕鬆地躲過,同時拉開了雙方的距離。兩人爭取這幾秒回一下氣,互相對峙了一會,然後上前發動更猛烈的攻擊──剛剛的只是前奏而已!



又是一輪攻守,卡嘉莉的手刀出奇地打失了,阿斯蘭想要偷襲絆倒她的腳也被單步跳過,兩人互相扯著對方的衣領角力毫不退讓。喘氣聲此起彼伏,豆大的汗珠滑過額角及鼻樑,體力在拉鋸戰中被急速消磨……



要速戰速決了!兩人同時閃出這個念頭,突然鬆手作出攻擊:阿斯蘭瞬間擊拳,卻無法命中──



背脊的撞擊及天花的白光燈解釋拳頭落空的原因:他被絆倒了。

卡嘉莉鬆開手,但出擊的卻是腳。



勝負已分。



「謝謝指教。」她鞠了個九十度的躬,然後走回位子坐下。阿斯蘭爬起來,同樣鞠躬回禮,再走回自己的位子,跪坐下來。



「表現很好!現在休息十分鐘,回來繼續。」穆簡單交代一句,讓學員去作個小休。趁大家都不注意的時候把兩人拉到角落。大汗淋漓的兩人也沒力氣去掙脫對方強而有力的手,只好順他意思被他拖出去。



「我還以為你們會手下留情呢!」穆劈頭就是一句:「但好像比平時還要狠勁哦!」清澈的藍眸很有興趣地打量著仍在喘氣的小獵豹,她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說:「我跟他根本沒關係!是他自己……」稍為退去的紅潮再一次湧上她的臉,她有點無辜地看著其餘兩人。阿斯蘭見狀只好為她接下去,這句話反而讓卡嘉莉更感到欲哭無淚:「因為我沒搞清楚跟拉克絲的關係,卡嘉莉不想我有『一腳踏兩船』之嫌才下手狠一點而已。」說罷還用很「體諒」的目光看著少女。



卡嘉莉已經忍無可忍,準備讓這句口出狂言的人嚐嚐她「下手狠一點」的狀態,穆卻打斷了她的暴走行為說:「是這樣啊?想不到這個粗枝大葉的大小姐也有細心為男朋友著想的時候啊!」他用讚賞的目光看著她,然後轉個身向阿斯蘭說:「那你知道如何做吧?」



「是。」即使知道只是一場戲,正在心中猛敲算盤的阿斯蘭聽到穆這句相等於「我把她交給你」的話,還是臉紅了一下──不知是因為完全騙過了穆,還是出於被信賴而感到竊竊自喜。



「差不多是時候了,回去吧。」穆拍拍兩人的肩膀逕行而去,兩人交換了一個包含多種意義的眼神後亦跟著走,繼續下半的練習。



@@@



好不容易才熬過另外四十五分鐘,卡嘉莉下課後馬上攔住阿斯蘭,要求他對今天的所作所為作出解釋。



少年急速地說了一句:「我換好衣服再跟妳說。」



「阿斯蘭!」想躲我嗎?卡嘉莉不死心地跟著他走,他忽然停了下來,用帶著惡作劇的口吻說:「妳是不是要跟著我一起更衣?」



「……不。」



「砰!」阿斯蘭滿意地笑了笑把門關掉,留下今天不知第幾次抓狂的卡嘉莉。



最後,在卡嘉莉發了要是讓阿斯蘭甩掉她便立即回去阿斯哈家這個毒誓之下,薩拉的繼承人還是被抓住了──雖然他本人並沒有要逃的意思。兩人以「單獨談一下」為名借了武道館後面,穆和馬利優家中的小庭園作會面地點。



在迷濛月色之下,配上小水池發出的清寧水聲,還有涼而不寒的微風,這的確是個談心的好地方,但來到這兒的兩人顯然沒把它當作一回事。一個坐著,一個站在背後,緊張的氣氛在空氣中彌漫。



「妳上次不是說過,塞蘭家的人要向妳迫婚嗎?」不等她連珠炮發的質問,阿斯蘭首先開口,冒出一個似乎毫不相干的問題。



「那又如何?」少女有點賭氣地反問,她坐在小水池的旁邊,像個發脾氣的小孩子般悶悶地踢著赤裸的腳濺起水花。



「要是妳名花有主他不就拿妳沒動輒了嗎?」沒理對方的頂撞語氣,他耐心地繼續引導。



「有誰會跟塞蘭家搞對抗?他們可不是泛泛之輩……」財勢上不用說,而且行事作風之狠亦眾所周知,光以他們現在對阿斯哈家所做的事便可知一二。



「阿斯蘭.薩拉。」



「沙沙」的踢水聲戛然而止,回復平靜的水面倒映著瞪圓的金眸,卡嘉莉呆了半晌,張開的口半點聲音也發不出來。



「怎麼了?」阿斯蘭問道。卡嘉莉轉頭一看,一個自信十足,散發著王者威嚴的笑容,祖母綠眸之間沒有半點開玩笑的痕跡。儘管如此,她還是撇過頭來,淡淡地喃語一句:「開玩笑。」



這可不是讓他說笑的時候,拿薩拉財團來作賭注跟塞蘭家拼,萬一輸掉可不是像比武般痛一兩天這樣簡單,他的腦袋是不是給摔壞了?!



「我像是在玩嗎?」他認真地問。



「這太冒險了!」她大吼道。



「你不相信我嗎?」他平靜地問,雙手繞在胸前。



「不!只是……」她頓了一頓,仰頭問道:「那拉克絲呢?」



阿斯蘭愣了一會,他彎身坐到她的旁邊,低頭思索要如何回答。對男生來說過長了一些的髮絲隨著微風在半開的襯衫領口飛舞,白晢的皮膚在銀月之下把他清秀的臉孔突顯出來,像是一件藝術品,使卡嘉莉看得有點入神。



「那仍舊是口頭上的約定,還沒作實。」他轉頭看著她,使她一陣心虛,慌忙調走視線。看到她奇怪的舉動,阿斯蘭不明所以地挑起眉,「有甚麼事?」



「沒,沒甚麼。」說謊向來不是她的擅長,看到她狼狽的樣子,阿斯蘭的腦海隱約浮出一個古怪的念頭,不知道為甚麼有一種很高興的感覺,他笑起來,拍拍她的背,續道:「總之,我會想辦法搞定的。」



雪白的雙腳又開始踢水花,她低頭看著閃著銀光的小水點,說:「……你真的很多管閒事……」



「嗯?」他有點無辜地看著她。



「……明明不干事卻處處插手……」她斷斷續續地咕噥著:「……笨蛋。」



像是理所當然的,他不加思索便回道:「同門師姐有難卻不幫忙,那我不就是個不盡責的師弟嗎?」



「是這樣啊?」她抬起頭看著他,然後笑了起來:「那我這個師姐是不是也要盡些責任了?」



「怎麼這樣說?」下課會幫師弟練習還不算盡責?



「因為你還是不能擊倒我啊!這樣吧,」金眸骨碌一轉,一個電燈泡在她的頭上出現:「行獎勵方式!」



「啥?」她又有甚麼鬼點子了?



「要是你可以擊倒我的話,我便答應你一件事。」她豎起一隻手指,然後想起甚麼,急忙加了一句:「但要我能力範圍以內的喲!」



「這看來很吸引的樣子,」阿斯蘭愉快地跟她抬槓起來:「我會盡力的,卡嘉莉師姐!」他做出軍人敬禮的手勢,害卡嘉莉噗赫一聲大笑起來。



「那,就這樣決定!」她伸出尾指,少年不自覺地露出寵溺的笑容,也伸出了尾指,跟她勾了勾。



「一言為定!」

    全站熱搜

    cny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