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裝

擺放機體的維修站,因為時間尚早的關係,顯得格外冷清。

但只要細心傾聽,便會發現微弱而孤獨的敲打鍵盤聲。

專心為機體進行檢查的他,似乎一點也沒在意那雙為了解悶而注視著他的橙瞳;湖水般的綠眸只是盯著螢幕,快速地掃視著一堆密密麻麻的數據。



金髮少女從上層隔著玻璃,饒有趣味地靜靜觀察著忙得不可開交的他,總是認真工作,做任何事也是一絲不苟的他。



因為喜歡看到第一束晨光而養成的早起習慣,到了太空還是改不了,卡嘉莉總是早早起床,亦因此發現一個既令她驚訝,但隨後又覺得沒甚麼值得吃驚的事實:阿斯蘭比她更早起來工作。



小時常以能夠一大早便起來嘻鬧,令全家不得安寧而感到自豪的她,萬萬想不到有人比她更早起床。



不過,以藍髮少年的性格,這也不算奇怪吧?

哪像那個總愛躲懶,總是甚麼時候都能睡死的雙胞胎弟弟啊!



想到這個讓人頭痛的孩子,嘴角不禁上揚起來。

愛哭,愛撤驕,聰明而常常躲懶,是自己和阿斯蘭對基拉一致的評價。





哈!

兩個性格完全不同,怎麼也拉不上關係的人,竟然會有著相同的想法。











竟然……會喜歡對方。



喜歡……?



多麼陌生的詞語啊!

但現在的自己竟……





「哈囉,哈囉!卡嘉莉!」吵吵鬧鬧,有點機械化,卻又充滿生氣的愉快叫聲,打破了這分讓卡嘉莉陷入沉思的片刻寧靜。

「喔,小粉,不可以這樣吵喔!早啊,卡嘉莉。」從轉角位冒出來的粉紅色頭髮公主,一面把手指放在唇邊示意安靜,一面和卡嘉莉打招呼。

「早啊,拉克絲。」卡嘉莉轉頭微笑著道。

「早安,早安!卡嘉莉!」粉紅色小球在拍著雙翼,一蹦一跳愉快地叫著。



和拉克絲也認識了好一段日子,因此卡嘉莉對於長廊上偶爾便傳來小球呼喊著自已名字的叫聲也就司空見慣。

「好了,小粉,睡一會吧。」說罷,小球便跳回女孩的掌心,安靜下來。





「又在看他了?」天真的話語,又帶點調皮捉弄的調子。

「呃……嗯。」她靦腆地承認,像個偷吃糖果時被抓個正著的孩子般,低著頭,臉紅起來。



耳畔傳來輕輕的笑聲,使自己的本來已經發燙的臉更熱了。







「阿斯蘭他,只要是自己認為要負責的便會盡力做到最好。」收起剛才的笑容,拉克絲看著手中的小球,若有所思地道:「無論他自己是不是真的想做。」



「嗯。」視線放回已經完成臨時安排給他的M1的檢查和修正,「好管閒事」地在整理freedom資料的他身上。





笨蛋阿斯蘭,總是把所有事情都扛在自己肩上。

總是忘了有其他人,

有她,

想要和他分擔。





「所以,卡嘉莉要幫我們好好管教他啊!」半開玩笑,半認真的一句,伴隨著像風鈴般清脆悅耳的笑聲和甜美的笑容。

「呃……」面對眼前這個女孩突然的「囑咐」,卡嘉莉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不過看到如此相信自己,對自已抱有這樣大期望的她,又不忍拒絕了。

「這個當然!」唉,還是改不了愛逞強的性格。





雖然口是這樣說了,但還真是「任重道遠」啊!



自己,真的有能力可以解開他的心嗎?

這個問題,連自己也不禁抱著懷疑的態度。



因為,對比基拉和拉克絲,自己是多麼不了解他。

不知道,他喜歡甚麼顏色。

不知道,他喜歡哪一種運動。





不知道,他的過去。











不知道,他在想甚麼……





細心的她並沒有錯過那隱藏在自信背後的憂慮,而且,精確地從她只是表面堅決的眼神中讀出背後的煩惱。



「有問題的話,為什麼不直接地問?」如此一語中的,使卡嘉莉又一次暗暗驚嘆拉克絲的善解人意。

「我……」每當是碰到關於感情方面的事,再直率的自己也會變得舌頭打結。

雖然沒有言語上的回應,但天藍色的雙眸彷彿已經看到一個無形的答案。

「是這樣啊?」她笑問。

「嗯?」不明所以的卡嘉莉好奇地望著拉克絲。



卡嘉莉,真是傻得可愛啊!

畢竟還是個女生吧?



不過,自己獨個兒在鑽牛角尖還真可憐哦。

得幫她一把才行,這孩子。



看著堆滿問號的臉孔,拉克絲突然靈機一動,一個點子在腦海逐漸形成。



「來吧,卡嘉莉!」臉上展露著有些狡黠的笑容,她突然抓著卡嘉莉的手。

「怎麼了,拉克絲?」因為滿腦子疑問而呆愣著的卡嘉莉,還沒來得及搞清楚發生甚麼事,便被硬生生地拉走了。



哈囉,哈囉的歡樂叫聲,又在長廊上迴響。



++++++++++++++++++++++++++++++++++

「卡嘉莉先在這兒等一會吧!」拉克絲把她拉到化妝檯前,把她按著坐下來,然後逕自跑進浴室。



總算稍稍回復過來的卡嘉莉,好奇地打量著四周。



想起來,這是第一次參觀永恆號艦長的房間。

潔白的牆壁,和主人一樣給人柔和,純潔的感覺。床邊的窗檯上,整齊地排著兩三本書籍,旁邊是數個不同顏色的哈囉。整潔的桌子上,簡單地放著一部手提電腦。再掃過去是一張雙人沙發,一個衣櫃,最後視線回到面前這張擺放著好些盒子的化妝檯上。



同為艦長,卡嘉莉的房間卻是亂七八糟地放著堆積如山的文件,偶爾是不小心亂放,好幾次差點要了公主小命的手槍。咳,說是艦長的房間還可以,但……





一點也不像,女孩子的房間。

至少,化妝檯的東西,鐵定下輩子也不會在自己的房間出現。

想到這點,不知是為了甚麼原因,卡嘉莉竟感到一點……沮喪。



「哈囉,哈囉!」小粉一蹦一跳地從浴室溜出來,後面跟著的是淘氣地笑著,把手神秘兮兮地藏在背後的拉克絲。



「抱歉讓妳久等了。」愉快的聲音說著:「卡嘉莉先閉上眼睛,不可偷看哦!」



金髮少女挑眉看著有點「不懷好意」的笑容,然後還是乖乖地閉上明亮得彷彿能射出陽光的眼睛。



「放鬆點吧,卡嘉莉。」注意到因為緊張而有點繃緊的身軀,拉克絲溫柔地拍一拍她的肩膀,然後開始唱起歌來。



漸漸把注意力放在優美悅耳的歌聲上,緊張的心情慢慢放鬆下來。



纖細的手輕輕撥弄著那頭柔軟卻有點亂的金髮,細心地把它梳理好。





啊,自從離開奧布,瑪娜不在自己身邊以後,頭髮好像也沒有再受到如此的「優待」了吧?

實在好久沒感受過被照顧的安心了,安心得,竟令自己淡淡地笑起來。





突然傳來微微的涼意,不知道她在塗甚麼在頭髮上?儘管強烈的好奇心把自己搞得心癢癢的,卡嘉莉還是守著諾言沒偷看。



看到卡嘉莉這樣「乖巧」,拉克絲咯咯地輕笑起來。









醉人的歌聲,溫柔的撫摸,很平靜……



在均勻的呼吸聲中,艦長完成這次特別任務的第一項行動。看著鏡中那個介乎「她」和「他」的影子,她滿意地點點頭,然後準備下一項工作。



櫃中的衣服完全乎合歌姬這個身分。琳瑯滿目的禮服,有華麗的,清雅的,隆重的,簡潔的,使人眼花撩亂。但她卻取出一件和其他同類格格不入的──



一件地球軍軍服。



而且,是男裝的。



「卡嘉莉?」她輕輕呼喊著。



沒有回應。



「卡嘉莉?」拉克絲飄到少女的身旁,在她的耳畔呼喚著,把她輕輕晃了一下。



「啊?」從酣睡中醒來的小貓,一邊擦著眼睛,一邊打著大大的呵欠。



「唉呀,還不能看哦。」看到竟然睡著了的她,拉克絲覺得好笑的同時亦不忘提醒。只是這似乎不太重要,因為對方也沒有要離開美夢的意思。



果然是兩兄妹啊,總是那樣迷糊的。



不過這正合自己的心意,拉克絲把半睡半醒的卡嘉莉身上的橙色工作服褪下,然後換上有點寬大的軍服。無力的雙手下意識地把半長髮撥出來,卻被握著,阻止了。

「這樣會露出馬腳耶。」拉克絲的手做著和頭髮主人背道而馳的動作──把頭髮整齊的收在軍服的領中,然後把衣領扣好,完美地把面前這個女孩的身分掩蓋。



現在,連自己也不禁微微驚呼起來。

雙胞胎,這真是大自然令人為之驚嘆的創造啊!

結果比自己預期的實在好太多,簡直可以用幾可亂真來形容!



「行了,妳覺得如何?」她示意卡嘉莉張開眼睛。

好不容易才能把沉重的眼皮睜開一點點,還不到一秒便禁不住垂下來,然後……





「基拉!!」他是何時進來的?

卡嘉莉轉身正要破口大罵這個連進女生房間要敲門這樣簡單的禮儀也不懂的弟弟,卻發現──



一個人也沒有,除了一個在歇斯底里地忍笑的歌姬。

還以為碰上靈異事件的她,把視線調回鏡子上。明明只有基拉和拉克絲,那雙琥珀色的雙瞳究竟到了哪……咦?



和同樣瞪圓了的雙眼整整對視了一分鐘,卡嘉莉才相信眼前的事實。

++++++++++++++++++++++++++++++++++

走廊上,是有點彆扭的「他」和帶著鼓勵微笑的她。

「以別的身分去問便不用怕了吧?」她點頭道。

「呃,那個……拉克絲真厲害,連有色隱形眼鏡也帶著。」試圖作最後嘗試引開對方注意力的卡嘉莉轉移話題道。





「那是因為,」笑容似乎黯淡了一些:「之前在P.L.A.N.T.時要用來掩人耳目。」





「呃,對不起……」沒想到會勾起人家不愉快記憶的少女連忙道歉。

「不打緊,去吧。」沒讓對方再有拖延時間的機會,拉克絲輕輕一推:「基拉方面我會負責的了。」

無奈的卡嘉莉,只好眼睜睜看著這個「恩人」消失在走廊的末端。

沒辦法,只好硬著頭皮去了!











突然聽到敲打鍵盤以外的聲音,阿斯蘭暫停手上的工作,好奇地從strike.rouge的駕駛艙中探頭出來,然後驚訝地發現似乎有點猶豫不決的摯友正躲在駕駛艙門旁邊。

「基拉?真是難得的早啊!」他有點挖苦地打招呼道。

的確,和妹妹相比,這點實在是兩人的天壤之別。



想起那令陽光也比下去,每天都在偷看自己的耀眼雙眸,自己便打從心底笑出來。



「早安。」這不是用口說的,卻是顯示在電子筆記本的螢幕上。

注意到「他」這個奇怪的表現,和比平時蒼白的臉孔,阿斯蘭似乎悟出了甚麼。

「病了麼?」收起調侃的態度,他關切地問。

「嗯。」「他」指著喉嚨:「有點痛。」

「那便好好休息一下吧!不然被卡嘉莉發現的話她又會碎碎唸的了。」他笑道,然後刻意模仿:「『基拉這個笨蛋,又不注意身體了!』」



「啪!」



電子筆記本重重地打在頭上,痛死人了!



「幹嗎打我!?」阿斯蘭按著頭,忍著淚水大吼。這個哥哥未免太過護妹心切了吧?自己被耍了沒作聲,只是這麼一句卻這樣狠的!



「誰叫你這樣說我的姊姊?」隨著鍵盤因為主人大力敲打而發出的哀號,缺了一角的螢光幕顯示帶著明顯怒意,被放大至72size的字句。



「嗯?」還在眼冒金星的他,突然被某兩字吸引了。







姊姊?



平時為了耳根清靜和生命安全,在她面前所有人都是當他們姊弟的,但私下卻剛剛相反。



怎麼基拉今天這樣的反常?不是病傻了吧?



難道……



不可能吧?明明他就是基拉,開甚麼玩笑?

呆了半晌,直至看到在自已面前揮動的筆記本,阿斯蘭才在百思不解中抽回一丁點頭腦放在現實上。



「你沒事嗎?不是給打傻了吧?」「他」皺著眉鍵入。

「給這樣打一下傻了也不出奇吧?」比起要忍受這樣的痛楚,倒不如被打昏的好。

「我又不是故意的。」

「啊?這樣還不算故意的?」他沒好氣地拋出一句,難不成是自己撞上電子筆記本了?

「對不起。」「他」不好意思,有點懊悔地瞥一下他的頭:「要去醫療室嗎?」

「不用了。」反正沒死就是,阿斯蘭心裡補上一句,又跌回駕駛艙內繼續工作:「freedom的修正我幫你做完了,你先去吃早餐吧,我待會就來。」











「怎麼了?」注意到頭上擋著燈光的身影沒有離去,阿斯蘭抬頭問道:「還有別的事嗎?」

「他」猶豫了一會,然後鼓起勇氣遞出筆記本。

「嗯?」阿斯蘭伸手接過來,看到螢光幕上的字,怔著了。

問卷?

掃視下去……

最喜歡的顏色……



最喜歡的食物……



最喜歡的運動……



……

本來有點悶熱的駕駛艙,不知從何竄來一陣寒意……



他哭笑不得地望望上面,那張染上紅霞,卻又充滿期待的臉龐。

「基拉你搞甚麼了?這些你不是很清楚的嗎?」有時間做這些事,還真是滿空閒嘛!不怕待會被卡嘉莉訓話麼?



但,真的很可疑……

這傢伙不會受到甚麼刺激了吧?



阿斯蘭挑起眉毛,突然察覺到對方一絲心虛的眼神。

索性離開駕駛艙,來到「他」的面前,仔細地察看,尋找任何蛛絲馬跡。



本來已經「作賊心虛」的「他」被嚇得連忙撇過頭,迴避那帶著懷疑的目光。但這反而令他更確定自己剛才那幾乎沒可能的事實。



……

滿腦子在盤算著的他,漫不經心地把視線落到最後的一條問題上。











然後,定住了。







「最喜歡的人……?」



少年心裡暗暗發笑,

這個問題要如何答才好?







「她,」阿斯蘭低著頭深呼吸,然後連珠炮發地轟炸:「是個冒失鬼,整天都讓人擔心;說話不理別人感受,不知道『禍從口出』的道理;愛逞強,又粗魯,簡直和男生沒分別。」







及時抓著還差一寸便會讓自己再受腦震盪的拳頭,他續道:







「但,她為我驅走了黑暗和寒冷……」







溫柔的綠眸對上有點迷離的紫瞳,默默地互相凝視著。



蒼白的臉上,因為一陣緋紅,顯得多了幾分嬌柔。







倏地閃了一道有點邪氣的眼光。



「不知道你妹-妹-到了哪兒去?」特意拖長「妹妹」二字,他忽然問道。



「是姊姊!」











獵物入袋!



她用雙手蓋著嘴巴,吃驚地把眼睛撐得老大。











「唉呀,那我知道她在哪了。」阿斯蘭愉快地調侃著。



「嘖……」東窗事發的卡嘉莉有點惱羞成怒,賭氣地想要甩開對方的手。



但對方似乎沒有放手的意思,反而抓得更緊,把她整個人被拉進懷裡,緊緊地擁抱著。







陽光,溫暖得令人捨不得放開。



不自覺地把雙臂緩緩收緊,阿斯蘭閉上因為長時間對著電腦而有點澀痛的碧綠眼睛,讓頭舒服地倚在卡嘉莉的肩上。



「阿……阿斯蘭……?」



只是一瞬間的驚愕,使人難以自拔的甜蜜像便感染她身上的每一個觸覺,教她忘卻一切,沈醉在這一切之中。



靜靜地感受著對方的氣息,對方的體溫。







「現在告訴我,為什麼這樣做?」他在她的耳畔喃喃地問。

「因為……」到唇邊的話,還是說不出口,硬生生地吞回肚子裡。



「嗯?」把前額輕輕抵著她的棕髮,好奇的湖水綠眸試圖從紫水晶般迷濛,卻隱約透出幾分剛毅的眼睛中搜尋答案。



「……我不了解你。」她吶吶地道。



「啊?」



「我不是基拉或拉克絲!不知道你喜歡甚麼,不知道你的過去,不知道你的想法!」卡嘉莉一口氣說出壓抑在內心的鬱悶,疑慮,擔憂,最後泄氣地加上一句:



「……我對你……一無所知……」











「但,卡嘉莉就是卡嘉莉。」令人放心的語調,淡淡地道。



簡單的一句,牽動她的心弦。



懸在半空的心,一下子變得踏實。



鬱悶,疑慮,擔憂,

一掃而空。















「卡嘉莉,真傻……」













傻……嗎?



也許吧?



不然,藏在懷裡的那張臉,



怎會抹上,



淡淡的,幸福的微笑?



==================================

「結果基拉還是沒醒來,看來我們還是太擔心了。」

「雖然如此,但還是露出馬腳。」從浴室溜出來的卡嘉莉,一邊抹乾頭髮一邊苦笑著說。

「沒關係,反正結果也不錯吧?」拉克絲把玩著手上的哈囉道。

「那也對。」想到剛才的事,臉蛋又不爭氣地紅起來,立即轉換話題:「快餓扁了!先去吃早餐吧!」

「是因為太早,所以沒有人煮飯了?」也沒意捉弄人家,拉克絲順著她的調子問。

「嗯,下次乾脆自己動手好了。」她穿回奧布的工作服:「啊!還是當回自己最好!」

想到奧布公主親自下廚可能引發比「創世紀」更大的破壞,拉克絲趕緊接道:「那得讓我參一腳哦!」

「那當然!」公主爽快地回答。



呼……

放下心頭大石的拉克絲,隨著陽光女孩的輕快步伐離開艦長室。



++++++++++++++++++++++++++++++++++

自戰爭暫時結束以後,突然變得很空閒的少年人似乎悶得發慌,總是在三艘艦上團團轉的串門子。



結果,在卡嘉莉三日內第二十四次,



「拜託啦,奇薩卡,這兒只有我一個……」



基拉四天內第十二次,



「馬利優艦長,阿斯蘭想去找卡嘉莉,可以準備一艘……雙人太空船嗎?」



米莉兩天內第三十六次,



「艦長!我快被迪亞卡煩死了……」



拉克絲五天內第十次,



「哈囉它們覺得很無聊哦,所以……」



等等提出要到別的艦隻時……



「反正也不會有甚麼危險,他們都會照顧自己吧?……應該……」馬利優說。

「再這樣下去鐵定不夠燃料回地球。」奇薩卡提出有力的一點。

「而且回去之前便會被折磨至瘋了。」老虎總結一句。



受不了這種精神轟炸的大人們終於投降,作出了一次人事上的調動──

把永恆號讓出來給這群讓人極其頭痛的孩子。



早上平時冷冷清清的食堂,今天卻異常熱鬧。



「我說是妳眼花吧,米莉?這個實在太荒唐了吧?」塞依一臉懷疑的問。



「我起初也以為是自己不習慣熬夜,所以太累才起了幻覺。」起事者也顯得半信半疑的。



「雖然阿斯蘭這塊木頭是很奇怪,但我想他這方面該不是那類人吧?」迪亞卡插上一句,然後轉身向牆上螢光幕中,正在抹自己剛剛因為過度驚嚇而噴出的咖啡的人問:「對吧?依札克。」



「KUSO!打死我也不信!」自己怎會選上這類人當自己的競爭對手?



「可是證據確鑿啊,你們看。」米莉沒好氣地按鍵,放出閉路電視在維修站拍到的片段。



「天啊……」眾人不約而同地驚呼。















「這個……基拉這個人三不五時便鑽牛角尖,朋友安慰性質的……擁抱……也沒甚麼問題吧?」話是這樣說,但連塞依自己本身也覺得這個解釋很牽強。

「朋友的擁抱也未免太……緊了吧?」把帶子重播的迪亞卡質問。



「砰!」

眾人轉身一看,只見牆上的螢光幕變成一片雪花。

「發生甚麼事?」米莉吃驚地望著迪亞卡:「不會是受到干擾吧?」

「不,」相比女孩的緊張,迪亞卡雙手一攤,以一種對眼前情況司空見慣的慵懶語氣回答:「只是有人受不住打擊,忍不住找點甚麼來發洩罷。」



「的確,就算是我們也想不到情況會變成這樣子。」



「不過,基拉這樣愛哭……」你一言。



「而阿斯蘭又太溫柔了……」我一語。



突然想起甚麼!



「卡嘉莉和拉克絲她們怎麼辦?」米莉驚呼。



「甚麼怎麼辦?」一針見血的爽直問句,把正在熱烈討論中,完全忽略不知何時進來的兩位女主角的眾人嚇一跳!

及時反應過來的塞依立即用身體擋著手提電腦說:「沒甚麼,沒甚麼。」

看到對方心虛的舉動,再遲鈍的人也不難察覺端倪。卡嘉莉突然以驚人靈活的身手跳過對方,然後把手提電腦搶過來!







「……甚……甚麼……?」

++++++++++++++++++++++++++++++++++

「乞嚏!」

「永恆號的空調還真是冷了些……」阿斯蘭擤了一下鼻子咕濃著。

被卡嘉莉和拉克絲以「女生談心,男生立入禁止」的理由把自己「請」出艦長室,不知道為什麼,他發現自己竟然有種酸酸的感覺。

有點像是在賭氣的樣子,少年頭也不回地向自己的睡房飄去。











一陣短促的按鈴聲,把躺在床上發呆的阿斯蘭驚醒,是基拉。

「基拉?你怎麼……」看到用衣領自己半張臉蓋著,行動像小偷般鬼祟的友人,阿斯蘭不禁問道。

「噓!」東張西望一下,然後竄進房間把門關上,基拉這時才放下衣領,呼一口氣。

「慢著!你真的是基拉嗎?」猛然想起甚麼的阿斯蘭問。

「甚麼?」

「噢……沒甚麼。」從聲音上確定友人身分後,他立即撇開話題──天曉得這個護妹心切的哥哥知道今早發生的事會有甚麼偏激的行動:「找我有甚麼事?」

「應該我問你才是!」

「啊?」

「你看!」他把手上的電子筆記本狠狠地丟到他的面前。



看到上面那幅親暱的照片,阿斯蘭雙眼幾乎掉下來。



「在緊急文件夾中找到的!」基拉特地強調「緊急」二字。



自己曾經有好幾次夢遊記錄,但已經是十多年前的事了。

現在不但復發,還竟然做出這樣的事來!







而且,阿斯蘭不但沒叫醒他,還對他做出這樣的事!



「緊急文件!?」天啊!這是……

「馬利優艦長要求我們親自去向她交代。」他沒好氣地補上一句。

「但這是……」

「她說拉克絲哭成淚人,卡嘉莉還過度傷心昏倒了!」紫瞳流露出自責的目光。同時傷害兩個自己最愛的女孩,要他以後如何活下去?



過度傷心?這是甚麼事,剛才還好端端的!

被一連串事件搞得陷入一片混亂的阿斯蘭,腦袋在嗡嗡地叫著。



「快走吧!在其他人還沒來找麻煩之前。」基拉一把抓著阿斯蘭的衣袖離開睡房。







走廊上,盡是向他們投來的目光。

有責備的,有詫異的,有待看戲的。



稍稍整理思緒的阿斯蘭,總算冷靜下來。受到這樣的注目禮,他終於了解事件的嚴重性。





完全不合邏輯!



難道……

令自己吃驚的事,不止一件事?



事情的始末,似乎被猜到了。



「基拉!」

「噓!」對方回以一個「你找死嗎?」的銳利目光。

「我們走錯方向了。」阿斯蘭停下來:「那邊才是。」

「那是艦長室的方向。」好歹也是最強的新人類,自己的記性有退化至這種地步嗎?

「對。」

「那為什麼……」

「我們要去揪出這場惡作劇的主謀。」嘴角帶著報復意味的笑容。

++++++++++++++++++++++++++++++++++

明亮的房間內,傳出一陣夾雜著「哈囉!哈囉!」的歇斯底里的狂笑聲。



「玩得那樣兇這還是第一次!」拉克絲抹去眼角真正的淚水,好不容易從牙縫才擠出一句話來。

「謝謝妳幫忙,要是只有我便成不了事啦!」一點也不像昏倒過的,反而精神奕奕的卡嘉莉說。

的確,要自己演戲實在不行,但無論如何也得讓那個膽敢戲弄自己的小鬼一點教訓!

跟卡嘉莉出奇地極有默契的拉克絲一看到她使的眼色立即配合起來,幹了這麼的一場即興表演。

「但想到點子是妳哦!」

「還得天時地利人和才行嘛。」

要不是事情公開了,還真不知道有甚麼方法可以反擊了。

對於這個「美麗的誤會」,自己只是在「順水推舟」而已。

「這是『時勢造英雄』嗎?」拉克絲調侃一句。

「沒錯!」







突然,愉快的談話聲中止了。













「……剛才『好像』有人哭成淚人……」「很久」之前便站在門邊的人挑著眉道。

「……也『好像』有人過度傷心昏倒……」另一面的人回應說。











勝利,總是短暫的。











……

事情發生得太快──卡嘉莉倏地昏倒在拉克絲旁邊,然後螢光幕瞬間開啟。



「馬利優小姐!基拉和阿斯蘭竟然……」淚人兒哭哭啼啼地道。











兩個男生,還是逃不了接下來兩星期打掃整艘永恆號的悲慘命運……



緊急審議紀錄

日期:C.E.71年10月8日

時間:1000

地點:大天使號艦長室

主席:馬利優.拉米亞斯

出席者:拉克絲.克萊茵 卡嘉莉.尤拉.阿斯哈 基拉.大和 阿斯蘭.扎拉



內容:

馬:對於今次事件,雖然關於個人私隱,但有必要有人作出交待。

阿:那是有人在惡作劇而已!那個基拉根本是卡嘉莉!

拉:阿斯蘭你也太胡扯了吧?卡嘉莉又怎會是基拉?對嗎,哈囉?

哈:胡扯,胡扯!

卡:我今早整天都和拉克絲待在一起,又怎會在維修站出現?

基:我睡至九時才起床,又怎會在那兒出現?

馬:那有證人嗎?

基:怎會有人看著別人睡覺?

拉:啊!本來卡嘉莉和我是要找基拉的,但哈囉敲了好多次門也沒反應。馬利優小姐,這是哈囉的內置紀錄。

馬(放出紀錄):的確,房內顯然沒有人。

基:那是因為我睡得很酣,所以……

卡:這樣還可以睡死,萬一有甚麼事怎麼辦?

阿(拍桌子):你們玩夠了沒有?

馬:冷靜!請坐下,扎拉先生。

拉(微泣):……你們這樣玩弄我們的感情,還……

卡:想不到你是這樣的人!阿斯蘭.扎拉!

馬:兩位男士,我知道感情這回事是很個人的問題,但這樣傷害兩個無辜的女生實在太過分了!

基:事情還不曾搞清楚,怎可以……

馬:夠了,大和少尉。對於這次事件,我將會……

拉:慢……慢著,馬利優小姐。

馬:拉克絲?

拉:這個要求可能很自私,請妳把判決權交給我們吧。畢竟這是我們四人之間的事……

卡:把事情鬧得這樣大,很抱歉。還是讓我們處理這個殘局吧。

馬:那……好吧。



議決:由拉克絲.克萊茵及卡嘉莉.尤拉.阿斯哈為基拉.大和及阿斯蘭.扎拉作出心理輔導;基拉.大和及阿斯蘭.扎拉必須在接下來兩星期負責打掃永恆號,以作懲戒。

++++++++++++++++++++++++++++++++++

「他們穿這身衣服還真滿不錯的,對吧?拉克絲。」卡嘉莉呷了一口巧克力,說。

「嗯,很合適喔!」也呷了一口巧克力,拉克絲愉快地道。



「……我說你們,佔了便宜還得寸進尺在挖苦我們嗎?」在旁的清潔工咕濃一句。



「現在是誰先佔人便宜啦,阿斯蘭?」卡嘉莉毫不客氣地回一句:「你知不知道當時我有多尷尬?一大票人看到……」

「但最後在受罪的可是我們。而且我明明是無辜的,幹嗎把我也拖下來了?」清潔工二號憤憤不平地頂回去。

「別那樣小氣吧,基拉,男生得有風度才行喔。」不知是說教還是調侃,拉克絲說:「而且這也是個很好的教訓──不能睡懶覺!小粉千萬不要學他喔!」

「不要學基拉,基拉是壞孩子!」小粉回答。

「另外一個也是。」卡嘉莉補充。

「誰是壞孩子了?」兩個男生一同叫道。

「滿明顯的說,難道是我們女生嗎?」她頓了一頓,滿意地看看這句話的效果,然後再挑釁道:「怎麼了,不.滿.意.嗎?」來啊!再來我便再加上一星期!







「……冷靜,冷靜……」男生同時默唸,強忍近乎要爆seed的衝動。

理智告訴他們:自己的「生死」權在對方手上。











呵呵呵!真好玩!

拉克絲和卡嘉莉,繼續悠閒地享受她們的巧克力。

基拉和阿斯蘭,繼續痛苦地當他們的清潔工……

++++++++++++++++++++++++++++++++++

要是有人半夜沒事幹經過飯堂,一定會以為艦上有小偷。



兩個黑影,此刻正在鬼鬼祟祟地忙碌著。



「沒事吧?卡嘉莉?」看到卡嘉莉突然把手一縮,拉克絲關切地問。

「沒甚麼,只是燙傷一點點而已。」沒理會紅了的手,卡嘉莉繼續把湯盛好,問:「妳那邊可以了吧?」

「嗯,走吧!在其他人發現之前。」她順手關燈,回應道。



兩人捧著兩盆食物,偷偷摸摸地離開廚房重地,向兩個監房飄去。



「那個,基拉便拜託妳了。請代我向他道歉。」

「沒問題,那卡嘉莉也幫我和阿斯蘭說一聲吧!」



「嗯。」

++++++++++++++++++++++++++++++++++

漆黑一片的監房中,是微微的呼吸聲。

躺在床上的他,雖然眼皮沉重得幾乎睜不開了,卻還是無法入眠。

除了因為身上過度疲勞引起的酸痛,



也因為內心的歉疚。

那個無聲抗議的計劃是自己想出來的沒錯,但

只要腦海出現那憂傷的橙瞳……



不可以心軟的,阿斯蘭.扎拉!

她們這樣來狠的,自己也要好好回敬!











「咯」的一聲,門開了。



「阿斯蘭?」



沒有回應。



還在賭氣嗎?





她放下餐盆,在面牆而睡的他旁邊坐下來。

「喂!」粗魯地搖著他的肩膀。

還是沒反應。

果然是在生氣啊!



「喂……」





……





「阿斯蘭……」不約方才,這是近乎哀求的語氣。







還是沒用……

大概是因為這次實在玩得太兇,把他惹毛了。



「……那個……對不起……」輕輕的一句道歉,在監房中迴響。







完全的漠視,男生連身子也懶得動一下。







本來已經因為內疚而整天也忐忑不安的心,看到對方一點也沒有原諒自己的意思,突然覺得,刺痛。



抑壓著痛楚,她深呼吸,說:

「餓了的話便吃吧,別餓壞身子了。」



轉身,離開。













為什麼……



我真的,真的不想……



我……我……





















纖弱的手腕,突然被緊扣著。



水汪汪的琥珀色眸子,閃出驚訝的目光,



還沒來得及反應,女孩便被拉進懷裡。











「卡嘉莉……妳的手怎了?」











溫熱的氣息,自身後呼出。

微泣的抽噎聲,伴隨在空氣中閃爍著的點滴淚珠……



「對……對不起……我……」



修長的手指輕拭眼角的淚水。



「傻瓜……來,先包紮一下……」



「我……沒事……你先吃飯吧……」



「嗯?」



「飯菜冷了……便不好吃的了……」



「妳……不氣了嗎?」



「不,那……你呢?」



「不……不了……」

















半哭半笑的怪聲中,

他,

她,

笑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ny1987 的頭像
cny1987

呆想-天空

cny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