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分在迷濛霧氣和新鮮露水中悄悄飄走了。青嫩的草苗和新長出的枝椏以驚人的速度長成一叢叢野草和濃密得不透陽光的樹蔭,四周盡是深深淺淺的綠,就像一片大海般。而在大海中央,一個小島似乎正在醞釀一件大事。



尤利奧斯一反平日的寧靜,就像一直沉睡著的孩子忽然醒來般。一年一度的墟期像馬車般喀咯喀咯的接近,旅客在長途旅程中的中途站將變成他們的目的地。人們從四面八方湧來,使它展現出難得的活力。



「我從沒在這兒看過那麼多人!」坐在奇薩卡糖果店窗旁的黑髮少年不禁驚嘆,外面正好有人潮車站方向湧出,一下子把不太寬闊的石板路塞個水泄不通。



「少見多怪。」在不遠處的一角,一個束深紅短髮的少女正低頭專心地縫紉,然而卻不忘潑他冷水,嘴角還不客氣地勾出冷笑。



「甚……甚麼啊?我以前在輝夜也常常看過這種情景,只是在這兒沒見過罷了!」真努努嘴頂回一句,別過頭垂頭喪氣地看著木桌上大疊大疊的功課,不由得嘆了口氣,「只是一星期的假期也用不著開那麼多功課吧……」



「那是因為你溜去玩沒溫習小測的結果!自作自受!」露娜瑪莉亞繼續她的毒舌,毫不留情的打擊著真。



「那沒有人陪史黛拉嘛,她好可憐……」開始把別人拖下水了。



「又不見史黛拉當掉她的小測?你該慚愧一下,連一個比你小兩歲的孩子都考得比你好。」她邊說教邊把手上的針線戳在小棉包上,然後挪出一隻手拿身邊的大剪刀,興致勃勃的剪裁著,「或許這兒改這種花樣會比較可愛,妳說是吧?史黛拉。」



靜靜地看著一本有關精靈的畫冊,對於眼前早已習以為常的罵戰沒抱半點興趣的金髮女孩把紫紅眸子的視線往上移,正好看到那件半完成的淺藍公主裝。



「好漂亮……」史黛拉雙眼閃出光芒,忽然愣了愣,低頭瞥一眼畫冊,然後走上前,小手指指著一個精靈的衣服:「這個。」



露娜把書拿上前,灰藍的眸子仔細地研究起來:「這個啊……是很漂亮沒錯,可是……」



用這種葉子花紋點綴睡公主的裙子似乎不太合適。屬於大自然的精靈,應該生活在無拘無束的天空下,而不是穿著華麗盛裝在皇宮跳舞,感覺截然不同。



在陽光下充滿活力的精靈啊……



腦海忽然閃過一個金色的身影。



「嘖,又在想入非非嗎?」看到少女一臉呆相,真不屑地冷嘲一句,然後把精神放回功課上,咬著鉛筆思考。



──真是的,要是雷或阿斯蘭在的話就不用獨個兒苦惱如何做了。



沒理會對方的冷嘲,少女心不在焉的把書頁翻來翻去。



「露娜姐姐?」



「啊?噢……」她搖搖頭,把書往旁一擺,「沒甚麼。」



總覺得,那個倔強的傻大姊不在,沒聽到那爽朗活力的聲音,做甚麼事都好像缺少一份推動力,無論是做家務還是挑戰男生,還有……



看著手上的布料,她忽然有種落寞感。



她小時候就認為女生一定要穿裙子,卡嘉莉卻是她人生中的第一個不肯穿裙子的女生。所以她一直以來都以「把家中最年長的女生打扮成真正的女生」為目標,立志要縫出一條讓卡嘉莉心服口服穿上的裙子,讓她成為可以翩翩起舞的公主!



翩翩起舞……啊……



如果哪天可以跟她一起跳舞的話──



『跳舞這種事還是露娜妳擅長的吧?我就算走得動也不可能跳得好啊!』



對啊,妳還是比較適合爬上樹頂看風景吧?卡嘉莉。



會笑得跟這個精靈一樣吧?妳總是那麼愛笑……雖然有時會很嚴厲,但也很愛開玩笑。高興的時候在笑,傷心的時候也在……笑。



為甚麼會變成這樣……



她沒忘記兩人第一次見面的情況。



『我是露娜瑪莉亞.霍克,妳好!』



那天,她很用力的撐起笑容。在戰火中失去雙親的她,在跟妹妹美玲失散的徬徨之際能夠找到一個棲身之所,她真的很感激,也希望以自己最好的一面示人──她是個懂事的孩子,不會依賴別人的孩子,可以幫忙的孩子。



『妳笑得好難看,明明是想哭吧?』



一針見血的話,瞬即撕破她的面具。



她從沒想過,自己,露娜瑪莉亞.霍克,一個自小獨力帶大妹妹的姊姊,一個像她般如此堅強的女孩,也會有躲在別人懷裡嚎啕大哭的一天。



家,不是一個要她逞強的地方,而是一個要她放下面具的地方。



可是,那個曾經這樣教訓她的人,現在……為甚麼會變成這樣……



「露娜姐姐?」史黛拉又叫一聲,即使像她般單純的孩子,也不可能不察覺到對方的不妥。



──不止她,還有其他人,跟以前都不一樣了。



「史黛拉,我沒事。」露娜安慰一句,忽然站起來伸了個懶腰,「要到外面走走嗎?說不定會遇到布袋戲的表演喔!」



「布袋戲嗎?」



正當兩人要拉開木門時,門卻先被外面的人推開了,掛在門上的銀鈴響起清脆的歌聲。



「是露娜……瑪莉亞嗎?」那是奇薩卡,他手上捧著一大筐梅子,好容易才穿過門框。他的身後跟著雷,只是他手上捧著的是一大包麵粉。



「欸?是要弄梅子蛋糕嗎?」露娜問。



奇薩卡把梅子搬進店後的房間,裡面傳來他的回應:「是的,這幾天打算多弄一點,妳也知道,墟期嘛……」



「有沒有甚麼可以幫忙的?」看著他大汗淋漓的,少女便問。



「如果妳願意去後山那邊幫我看看有沒有梅子可以採的話。」奇薩卡說:「這些梅子是從糧倉搬出來的,有點兒太乾了。」



「那沒問題,我跟雷去好了。」露娜才剛一口答應,便想起身邊的女孩,「那……史黛拉……」



「我待會帶她去看好了。」一旁的真插嘴。



「你的功課寫完了麼?」



「嘛……」他心虛的撇過頭,「可以等阿斯蘭回來問他……」



露娜嘆了口氣,「他大概到晚上也不會回來了……」



為了是次話劇表演成功,迪亞卡特意寫了封「很有誠意」的信邀請輝夜學院話劇團首席顧問米莉雅莉亞.哈烏蒞臨指點,加上這次阿斯蘭要反串公主,而王子由伊札克擔任,以他們的「精湛」演技來看──



看來她也不必太著急要完成那套公主裝,反正要試穿的人也不太可能從學校活命回來。



「走吧,雷。」



又一串叮叮噹噹的聲音,伴隨著眾人無奈的嘆息,在空氣中迴響。

    全站熱搜

    cny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