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叢又一叢的綠與白。



小山丘在孤兒院背後,比起小鎮的熱鬧,這兒寧靜得像世外桃源般。路不算很難走,但因為很少來這兒,所以明明距離孤兒院不遠,卻有種,只要踏進去便與世隔絕的疏離感,使人不安。



直至穿越白蘭花林,露娜才稍稍抒一口氣──幸好沒迷路。



從這個高度往下望,孤兒院就在山腳高一點的位置,面對著大片青蔥草原,以及生機勃勃的尤利奧斯。春天的和風輕拂著,忽然捲起屬於早開的白蘭花的花瓣,露娜往前踏出半腳,小心的抓了幾片。



淡淡的幽香,使人忘卻煩憂……



「露娜,小心別滾下山。」



「你少說一句話沒人會當你是啞巴的。」



本來沉醉於四周景色的露娜,好心情都被少年全破壞了。她嘆息一聲,輕輕放手讓花瓣從指間溜走,再整理一下被風吹亂的髮絲,往後退下來。方格紋的藍白色披肩是經過孤兒院時順道抓出來的,純粹是因為到了愛打扮的年紀而披上,倒也滿相襯的,使她像個採茶花的鄉郊小姑娘。



「怎麼了?」



少女的灰藍眸子沒好氣的盯著少年,這個人老是板著臉,叫人猜不透他的心思。



「沒甚麼,走吧。」雷把籃子揹高一點,轉身往更高的地方出發。聽奇薩卡說,梅子林就在山頂左右的高度,不快些採完回去的話,入夜就會很危險。



「別走那麼快嘛!」她只好一個箭步追趕那金髮少年。籃子擦過幾條小樹椏,發出「沙啦沙啦」的聲音。



雷果真乖乖的停下腳步,猶豫了半秒,忽然向她伸手。



「再上一點的地方……我想一起走會比較安全。」



路婉轉的向叢林伸展,依舊平坦,卻比剛才更陌生──他們從沒越過白蘭花林的高度,這是第一次。



「你怕待會只餘下自己一個嗎?」她握著他的手,戲謔的問道。



「我是怕不小心丟了妳。」他回板一句:「反正我真的迷路的話,還可以找昊蒼幫忙。」



昊蒼便是雷救過的一隻棕色幼鷹,那時牠的腳受了傷,他便把牠捧回孤兒院療養,還特地請老虎書店店長為牠改名。



坦白說她當時是嚇了一跳──無微不至,像一個父親般的雷還是第一次見到。為了照顧幼鷹,雷甚至蹺了兩天課,跟那時的阿斯蘭一模一樣。



「嘖。」露娜堵氣的抽回手掌,卻因為被雷抓得緊緊的,失敗了。



感覺到她的手在亂動,不明所以的雷轉頭問道:「怎麼了?」



「沒……手癢而已。」



「那就別亂動,不然待會在地勢高的地方甩掉手的話就麻煩了。」



老樣子嚴肅的叮囑,卻使露娜感到一陣不知所措。她忽然慶幸雷的專注力早已再次放在前路上,沒發現自己臉上曇花一現的緋紅。



@@@



「已經是黃昏了喔?我們該怎麼辦呢?」一隻活潑的小黃狗問。



「那就該回家了,不然沒晚餐哩!」一個長了雀斑的小男孩回應。



「大家,晚安!」



小舞台的布偶鞠躬,然後徐徐拉下布簾。孩子們熱烈的拍掌支持,布偶師從台後鑽出來,又鞠了一個躬,他也是滿臉雀斑,看上去跟那布偶小男孩一樣,害大家呵呵大笑起來。



「好了,回去吧,史黛拉。」真小心放下背後的女孩,雖然揹得滿累的,但看到她燦爛的笑容,也就沒所謂了。



天色真的晚了,空氣漸漸轉涼,少年把自己的外套脫下,披在女孩身上。史黛拉的臉因為剛才笑得太興奮,還是紅紅的,像個洋娃娃。



布偶戲的檔子就在孤兒院,也就是通向後山的路邊,真本來打算在這兒一邊看戲一邊等雷他們回來。結果布偶戲看了三場,人影卻沒見一個。



布偶師走了,人群也散了,只餘下他們兩人在路上,看著被染成橘色的後山發愣。



「真,怎麼了?」



忽然一聲,少年轉頭一看,差點沒給嚇壞。阿斯蘭一副快死了的樣子,嘴角沾了一些活像是血的顏色,他看清楚,才發現是沒抹乾淨的口紅。



……比以前給卡嘉莉踹下床還要慘的樣子啊……



只是,憔悴歸憔悴,阿斯蘭倒也沒忘記他要幹甚麼。奇薩卡特意去學校找他,說露娜和雷還沒回來,請他去後山跑一趟,看看是不是發生意外了。



「我們在等露娜姐姐!」史黛拉回答。



「那就是他們一直都沒回來?」阿斯蘭挑眉道。雷是個謹慎小心的人,按理是不太可能發生意外的,但現在看來,卻不由得他不擔心。



是迷路了,還是……



「喂,你啊……」真有點彆扭的給他一條手帕,「先抹乾淨你的妝吧。」



@@@



暮色如布幕般降下,銀月高掛,是個晴朗之夜,最適合待在孤兒院外的空地聊天。



大夥兒的確是在孤兒院外面,卻輕鬆不來。火炬之下,都是嚴肅沉重的臉孔。



「兩個人一組,要確定每組都要有一個熟悉後山地形的人!發生意外的話,吹響你們的哨子!別勉強自己,我們是尋找那兩個孩子,不是要把自己都丟失。」馬以齊歐鄭重的說。



奇薩卡以陰沉的臉色回應。艾莉卡.西蒙茲一語不發,只是輕輕握著他的手。



「待會跟著我,別亂走。」阿斯蘭瞥了真一眼,「這不是給你我行我素的時間。」



「你把我當成甚麼了?」真吼了一句,卻立即被對方冷峻的目光嚇得靜下來。阿斯蘭撤下怒意,轉身跟尼可說:「麻煩你,還有迪亞卡他們,幫我照顧爸爸和史黛拉,還有其他孩子。」



如果可以選擇的話,阿斯蘭寧可跟他們一組,但他們都是獨子,父母不許可是很正常的事。其他參加搜索行動的都是大人,他們的孩子就待在孤兒院裡,也要安排幾個人照顧。



「阿斯蘭,小心點。」尼可有些擔憂的叮囑:「別勉強。」



以前的話,他對阿斯蘭會抱著絕對信心,但現在他便不敢那麼肯定了。人多的時候還好,只有兩個人的話,他實在很擔心對方的精神狀況。



「沒問題的,我帶了藥。」



以前他只會把尼可當成另一個弟弟照顧,但自從上次的對話後,這份心情多少也有些改變。



人都是會長大,會改變……



妳也是吧?卡嘉莉。就在那個地方努力。



少年握著胸口的守護石,彷彿那會給予他前進的力量。



@@@



露娜咬了口梅子,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個了,可是再多的梅子都不夠填飽肚子。



──一頓晚餐必須是熱騰騰的,這是最基本的要求,以前她帶著美玲的時候就已經有這個概念,就算多辛苦的工作也好,只換來一碗稀飯也罷,熱的晚餐是必須的。



要知道,能夠在清涼得有點冷的晚上,手上捧著溫熱的食物是多麼幸福的事啊……



想到這兒,露娜便不禁嘆了口氣。



看來今晚要在荒郊野外過的了吧?



手上並沒有火柴之類的生火工具,不過她至少該感恩,能夠在這種地方找到水源。



還有,他們都還活著。



想起剛才發生的事,露娜便不禁捏一把冷汗。他們一路上都很順利,離開白蘭花林不久便找到採梅子的地方,然後採了滿滿兩籮子的,再之後……



便出事了。



這也是自己該死的好奇心的錯,露娜懊悔的想,如果不是她見時間尚早,硬要雷帶她看看那隻幼鷹的巢的話……



『我可以召喚牠,妳要看看牠應該沒問題。』



『鷹的巢穴通常築在崖壁,很危險的。』



最後,他們還是跟著那隻鷹走,一直走啊走,便來到一個不認識的地方,雷往懸崖下面瞥了一眼,也不知道是畏高甚麼的,竟然在崖邊跪倒,一頭栽下去……



她萬分感恩,掉下去的是他的梅子,不是他本人──她在最後一秒握著他的手。



然後她便拖著昏倒的雷離開崖邊,在叢林中亂衝亂撞,眼睜睜天色漸黑,卻甚麼都做不來,只好一直走啊走……



臉頰和四肢都給樹枝劃傷了,但她沒辦法,亦沒空理會這些。



……大家,應該在找我們吧?



說起來,這個地方……像秘密基地的樣子,是誰的呢?那口泉應該是有人挖出來的,至於這個鞦韆就不用說了,絕對是人手造的。



如果是出自小鎮的孩子,會是誰呢?



也許是她認識的也不定?



會不會……那個人正在尋找他們呢?



許多許多的疑問,卻沒有一個是她現在可以解答的。



……



愈來愈涼了……冷。



她耐著痛搓了搓手臂,原本在上面的披肩現在用來摟著雷的身軀,以免他冷得染上感冒。



竟然畏高啊……現在的男生怎麼都是不堪一擊的?



露娜看著腳邊躺著的少年,他睡得很安靜,幾乎連呼吸聲也沒有,就像細細流過的溪水般,不發半點聲響。月光從榕樹的枝椏照下來,為他本來有點蒼白的臉孔染上薄薄的銀色。她想起那本有關精靈的書籍,裡面的高等精靈大概就是這樣子,即使是睡著了,看上去也帶著尊貴的氣質。



少女搖了搖鞦韆,然後輕輕從上面跳下來,坐在他身邊的草地上。



嘛……要是他醒來的話,也許就可以找那隻鷹來幫忙了,幹嗎要在這個時候才昏倒的……



『露娜,妳知道嗎?阿斯蘭睡覺的樣子好可愛的喔!』一次閒聊的時候,卡嘉莉是這樣說的,還露出傻乎乎的笑容。



傻大姊就是傻大姊,男生睡覺有甚麼可愛不可愛的!



她堵氣的瞪著少年的睡臉──不像精靈!不可愛!害她困在這兒吃西北風!



「哼!」她別過臉,故意離開他一些,然後把身子捲縮著,生起不明來由的悶氣。



雷忽然動了動,讓才剛跳開半秒的露娜立即爬回去。



「媽……」半睜開的藍眸突然湧出淚水,無聲劃過少年的臉,就像做了一場惡夢的孩子般,茫然而無助的伸手想抓著甚麼。



──墜落,不停墜落……好可怕……!



「雷!你怎麼了!?」露娜跪在他身邊,小心地握著他的手。



發生甚麼事了!?



「露……娜?」他的聲音聽上去很虛弱,金髮披散在他的臉上,露娜輕輕撥開它,然後把他扶著坐起。誰知他忽然失去力氣,一把倒在她的懷裡。



「雷!」她拍拍他的臉,冷冰冰的,該不是冷得病了吧?!



她小心放平他的身體,急忙跑到泉邊,用雙手搯了一口水,再跑回去。



不行,水都流下來了!



她氣急敢壞地跑回去扶起少年,「雷,可以走嗎?」



就這樣,半拉半拖的,把他帶到泉水邊。露娜讓他靠在自己的肩上,再次搯了一口水,讓他一點一點的呷著。



稍為清醒了點,雷眨了眨眼睛,「露娜……謝謝。」



他勉強的爬起來,惆然望著四周──是個陌生的地方。雖然已經是晚上,但今晚是滿月,周圍的環境都給照得很清楚,只是……有點像夢。



風吹過了,臉頰一陣涼意,他這才發現,有兩行淚痕在上面。修長的手指抹了抹,那張臉又變回平時般的冷漠──至少他以為是這樣,但從露娜擔憂的表情來看……



「剛才……做了惡夢嗎?」她問。



惡夢……?



雷忽然記起那份墜落的空懸感,眉頭皺了一下,他深深的吸了口氣,左手按著胸膛──心臟正「砰砰」的跳動,就像被狼追趕的鹿的腳步般。



「雷?」露娜想上前,又怕會給他甚麼刺激,動作在剎那間停頓了。



「我……我不知道。」跟平時一樣低磁的聲音,一樣平靜的臉龐,卻沒辦法掩蓋當中的顫抖和恐慌。



腦海中是一些零碎的片段,忽然浮起又迅速沉下,他試著抓緊它們,卻只記起一個畫面。



──一輛失控的汽車衝過欄柵,直墮懸崖。



「媽媽!」



他惶恐的叫出一句,四肢突然結冰似的僵硬,只是緊緊抱著自己顫抖。這下子可把露娜嚇壞了,雷從沒試過這樣子,那個撲克臉的雷﹑那個比阿斯蘭還要像木頭的雷﹑那個﹑那個……!



「振作一點!」她抓著他的肩膀搖了一下,沒回應,再捧著他的臉,上面已經沒有半點像精靈的高貴氣質,只是像死人的臉……



該不會……跟那時的卡嘉莉……



平安夜那晚的卡嘉莉,也是這樣嚇得一臉慘白……



因為,因為死亡的迫近……!



「聽到我的話嗎?雷!雷!」她扯著嗓子在他耳邊叫喊。少年沒任何回應,瞪著的藍眸卻不能自制地流出淚水,喉嚨發出斷斷續續的哽咽聲。



她要怎麼辦?怎麼才可以……



冷靜!露娜瑪莉亞!那晚阿斯蘭是怎麼做的……他……



「不要怕,雷,我在這兒……」



少女把他抱進懷中,一隻手緊緊的抱著,另一隻手輕掃他的金髮。



「沒事的,」她強忍著驚慌,「你在這兒,我也在這兒,所以,沒事的……」



神啊……他……會沒事的吧?



不會跟卡嘉莉一樣……吧?



為甚麼……那樣的惡夢……不會再發生的吧?不會再……



露娜再說不下去了,只能緊緊抱著他,把頭埋進他的頸項間,無力地哭泣。



拜託……不要有事……她已經不能再受一次失去親人的打擊了……



@@@



要說原因的話,阿斯蘭其實也不太清楚,他們在山中轉了好久,突然靈光一閃,,腳步便很自然地向那個地方進發。而連白蘭花林都沒逛過的真只有乖乖跟著的份兒──他可不想成為第一個吹哨子的人。



只是……為甚麼他好像早知道他們在哪的?他們本來是打算一路往山頂出發,阿斯蘭卻突然折回去,走進一片密林中,才五分鐘不到,便看到露娜那頭酒紅色的短髮,以及像沒人控制的布偶般軟癱在她身上的雷。



雖然很好奇阿斯蘭是如何猜到的,但情況不容真立即詢問。阿斯蘭立即上前扶起雷和露娜,真便負責吹響哨子。



──結果還是他第一個吹哨子……







事情在意想不到的情況下結束了。孤兒院的人離開得七七八八,畢竟大家還要回家準備墟期的貨品,除了奇薩卡夫婦和尼可等人。



雷並沒甚麼大礙,似乎只是受驚過度。阿斯蘭發現他們時雷已經沒有知覺,只是聽露娜的解釋,也知道這所謂「受驚過度」到底到了甚麼地步了。



「會是記起甚麼嗎?」奇薩卡靠著牆沉思。



馬以齊歐坐在雷旁邊,大掌按著他的額,然後低頭在他耳畔呢喃。不同大家的緊張,他的聲線很平和,緩慢而沉厚的,像安眠曲。



「願你平安,孩子。」他是這樣結束的,然後緩緩轉身,回答奇薩卡的問題:「也許是,但現在不是急著知道答案的時候,他需要休息。」



少年睡得很沉,但至少馬以齊歐可以確定他不會再作惡夢。瞎了雙眼,使他的直覺與對外界的感知更為敏銳。



「我明白了。」對方只是簡單回應一句。他相信牧師的話──



只要牧師肯說話的話。



他無奈地轉身。不是猜不到友人愈來愈沉默的性格代表甚麼,但他對此只感到無力。



「他不會像卡嘉莉般的。」



「我知道,謝謝,奇薩卡。」



是的,對於一直扮演精神支柱的人,他得到的支持,就是這麼多。



@@@



如果是平常的夜晚,孤兒院的孩子理應上床睡覺了。但今晚,它的客廳卻明亮猶如白晝。儘管如此,它還是跟其他晚上一樣,靜悄悄的──在沒有人大吼的時候。



阿斯蘭按著額,頭很痛,他只好走到小櫃邊,拿出幾顆藥丸,伴了一杯清水,吞下。



「阿斯蘭,你會不會先休息比較好?」尼可關切地問。



「我沒事的。」他搖搖頭,正要坐回本來的位置,卻被伊札克吼了句:「不行就別勉強自己,你不知道要照顧一個人已經很煩了的嗎?kuso!」



「喂,這樣吼著會吵到別人啦。」迪亞卡漫不經心的看著沙發角落。史黛拉很努力的撐著不睡,就是為了等她的哥哥姐姐回來。現在金色小貓窩在真的懷中,跟抱著她的黑髮少年一樣沉沉睡去──顯然地,好奇和疲倦,還是疲倦比較具影響力。



露娜從房中抓了張被子,細心地為他們蓋上。她的雙眼腫得很,眼角還留下明顯的淚痕。蓋好被子後,她便靜靜走回男生群中,低著頭,不發一言。這時西蒙茲從廚房走出來,手中捧著幾杯熱牛奶。







==============

我發現,

今天竟一口氣飆了5400字*奇蹟

果然是虐文特別好寫?!

    全站熱搜

    cny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