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傢伙走在一起,這算不算物以類聚?」

「別問我,我只知道麻煩滾出一大堆……」

「那也沒辦法,誰叫這個世界就是這樣讓人意想不到?」

「說的也是,就跟妳一樣啊!」



第十章



「甚麼都沒留下,連一句話也沒就跑去幹這種危險事情!你跟我說,你還做了甚麼不見得光的事情,阿斯蘭.薩拉!」



一個有著灰白短髮的老人在醫院廂房中以驚人的吆喝聲斥罵著他的兒子,而那兒子則默默站在他面前,左臉有點紅腫,看來就像給狠狠摑了一記耳光般。



醫院廂房是單人套房那種,拉克絲及基拉待在廂房的病床的一邊,基拉懾手懾腳地把間隔用的布簾拉上,旁邊的粉髮少女卻伸手阻止,一臉和善的走上前,似乎對眼前這位老薩拉先生毫不畏懼。



「薩拉先生,卡嘉莉還在睡。」拉克絲提醒道。



「喔,那……抱歉。」老人有點不好意思的回應,把聲量壓下來,卻同樣嚴厲的繼續訓斥:「我容許你搬出去﹑容許你參加甚麼空手道﹑容許你決定自己的時間表,上課又好﹑上班亦好,我給你這樣大的自主權,你偏偏就不會珍惜!」



阿斯蘭沒作聲,畢竟鬧出這樣大的風波,他也沒甚麼理由可以為自己辯護的。



「這次好了,不光是薩拉的名聲,連克萊茵的名聲也給你連累了!」他又一次抱歉地看著拉克絲:「拉克絲是個好女孩,你就出外拈花惹草!要我如何跟西格爾交代!?」



西格爾.克萊茵是拉克絲.克萊茵的父親,亦是阿斯蘭.薩拉父親,帕翠克.薩拉的世交。他本人因為要把事件的消息壓下來,正疲於奔命地出席各個會議。



「拉克絲,我真的……很抱歉,這不肖子竟然──!」



「父親!我和拉克絲──」一事還一事,在感情方面阿斯蘭實在不得不為自己辯解一下。



「閉嘴!你這個──」



「薩拉先生,」拉克絲打斷他的話:「其實,該說抱歉的,是我。」



帕翠克愣了愣,「拉克絲,妳不用替這傢伙說甚麼的,我……」



「請聽我說,」孄熟好聽的聲音讓帕翠克也沒法阻止她繼續說話:「我其實,心裡已經有了另一人……」



「甚──」



「薩拉先生,」確定卡嘉莉不會被吵醒以後,基拉亦從布簾後出現,他看上去沒甚麼變化,語氣聽下去卻如此穩重,一點也不像阿斯蘭在電話中聽到的惶恐求救:「我想,我們幾位的……關係,有必要澄清一下。」



他把一切都娓娓道來,只見薩拉老先生的臉時紅時綠,害跟父親關係不好的阿斯蘭也不禁擔心起父親的血壓來。



「……所以……」薩拉先生覺得有點昏眩,「你們這些孩子真是……!」



一聲敲門聲把他的話打斷了,達哥斯塔──那個跟卡嘉莉很熟稔的警察先生進了門,向老先生微微頷首。他的背後是迪亞卡及伊札克,還有穆等人。



「事情比想像中順利,這次還真是感謝你們,讓我們抓到塞蘭家的把柄。」他笑著說:「尤拿終於承認了,還說了句:『我寧可跟整個國家保安局對抗也不要跟這幾個小鬼鬥!』,我想是因為他從來沒面對過這種橫衝直撞的對手吧?」他刻意加重「橫衝直撞」的語氣。



「還好,幸運之神站在你們那邊。綁匪竟然會大刺刺地告訴你藏身地點……」達哥斯塔用不可思議的口吻說。



「那教堂是我和卡嘉莉小時候常去玩捉迷藏的地方,因為名字的縮寫很特別,所以才想起要怎樣提示。」基拉抓著頭,似乎又變回那副孩子氣的模樣:「不過其實也很冒險,卡嘉莉她這樣健忘……」



「不懂你的人真的會把你當傻瓜的看,這隻披羊皮的怪物。」穆走上前按著他的頭使勁的搓,雖然讓人覺得很痛,但這卻是他表示關心的慣用動作。



「那時候,」聽到比較輕鬆的話題,阿斯蘭也不禁插一句:「我還以為你真的很害怕──」



「我是的很害怕!」基拉逃過那寬大的手掌,急忙辯解道:「你也不是沒看過,卡嘉莉火大起來的時候是多駭人的說……」



他愈說愈小聲,那句話的內容卻引起哄堂大笑,連板著臉的薩拉先生也不禁莞爾。



「我還以為你是怕給鎗打死哩!」



「卡嘉莉會比鎗更可怕嗎?」



「絕對會!」幾個聲音同時響起,在見識過卡嘉莉發狠打人的時候的兇悍樣子,迪亞卡﹑阿斯蘭﹑基拉﹑甚至是伊札克,也不約而同地點頭。



「喂,伊札克。」迪亞卡忽然抓到個可以整人的機會:「你也會承認自己怕女人啊?」



「KUSO!迪亞卡你──」伊札克面紅耳赤的大吼著,拳頭隨之而揮……



「我說,好歹也有個病人在,你們就不能顧及一下的嗎?」



聽到熟悉的低沉嗓音,大家頓時變得鴉雀無聲,視線全都集中在布簾後的那顆金色頭顱上。



「卡嘉莉,妳醒來了?」第一個走上前的是視卡嘉莉如寶貝的馬利優。她伸手把卡嘉莉緊緊抱住,淚水一下子便冒出來:「妳嚇死我了……聽到妳中鎗那時,我……」



『子彈打穿了左肺葉,現在卡在胸口中,要做手術拿出來……』



「馬利優阿姨……」大概是因為剛醒來的關係,卡嘉莉的腦筋轉得不太順暢,一時沒能搞清楚發生甚麼事,「我……呃……抱歉……」



「卡嘉莉,妳沒事吧?」



「卡嘉莉,傷口痛不痛?」



「卡嘉莉,呼吸可以嗎?」



「卡嘉莉……」



「好啦,我沒事,我沒事!」面對大家一湧而上的關心,卡嘉莉只好逃出阿姨的懷抱大聲吼道,卻不小心弄痛肺部,「痛……」



「妳給我躺下來!不﹑准﹑亂﹑動!」一雙手逕自抓著她纖弱的肩膀按回床上,再把被子蓋著她的身子,只露出頭來。



看著某人俐落的動作,眾人又一次呆了。



阿斯蘭忽然覺得很不好意思──他是不是做錯甚麼事了?為甚麼大家都往自己看的?



「……阿斯蘭,想不到你真的開竅了……」迪亞卡用曖昧的語氣說,立即招來伊札克的一記重擊──



「你少給我散播你的『思想』!」



「別打臉!我等下還要見米莉……」



沒理會已經扭打在一起的兩人,基拉走上前,紫色的眼睛閃著光芒,淚水不知何時冒出一大把。



「你到底是不是男人來的啊!不﹑准﹑哭!」才剛被人「強制照顧」的卡嘉莉立即擺出一副大姊姊的樣子,「在拉克絲面前哭,真是失禮極了!」



「啊啦啊啦,我想是因為基拉是很高興吧?卡嘉莉是基拉唯一的親姊姊嘛!」扮演起緩衝劑的拉克絲安撫道,臉上浮起特別「燦爛」的笑容,「聽阿斯蘭說,卡嘉莉知道基拉出事的時候也很擔心喔!」



「阿斯蘭!」你到底亂說了甚麼敗壞我名聲的話來了!?



「呃,卡嘉莉……」看到隨時發作起來的小獅子,阿斯蘭既擔心自己的安全,又害怕卡嘉莉暴走起來會弄到傷口,只好急忙轉話題:「對了,妳是何時醒來的?」



卡嘉莉眉頭一挑,「這個嘛……」她忽然安靜下來,一副在思考的模樣,卻讓人有「暴風雨前夕」的不安:「就是在……」



「……你們說……」她的聲音聽上去很輕柔,簡直跟平時粗聲粗氣的嗓子有一百八十度改變。



咦?該不會是……



「我比鎗更可怕的時候……」



她戲劇式的停在這兒,而連同阿斯蘭的數位男生同時停止呼吸。



糟﹑糟糕了……



「你們……給我差不多一點──」卡嘉莉一躍而起,卻因為疼痛而立即跌回床上,「好痛哇……」



「卡嘉莉!」阿斯蘭嚇了一跳,也忘了甚麼生命安全,心疼的撫著那張痛得扭成一團的臉蛋,「要不要找醫生來?還是要……」



「我說,我們先行『迴避』一下吧!別阻礙人家……」



「你又在亂說甚麼!?」



看到哈啦在一起的年輕人們,旁邊的帕翠克有點入神。



自己好像已經忘記……年輕人的活力和歡笑,自從妻子離去以後,他便把自己投入在工作中,身邊的一切都不管,只是工作﹑工作﹑工作……



還有,那孩子,原來已經到那個,會有自己喜歡的人的年紀了啊……



那張臉真溫柔,就像他的母親一樣。



「帕翠克。」一聲呼喚把他的心神召回來,西格爾.克萊茵不知何時進入病房,似乎已經很有興味地把對方打量了一陣子。他瞥一眼床邊的大夥兒,嘴角勾起淡淡的弧度,用老朋友的口吻跟他說:「時間過得真快,對吧?」語下之意就是:我們都老嘍。



「你說得對,」帶著不甘心,卻又不得不承認的語氣:「事情好像突然轉變了,就在眨眼間……」



「不,」西格爾凝神的望著自己的女兒:「是我們一直忽略了他們的成長而已。」



帕翠克低頭嘆一口氣:「說的也是。」



卡嘉莉好容易才把怒火壓下來,話鋒一轉,卻還是針對著她的兄弟:「你啊,幹嗎這樣笨會給抓去的啊!你知不知道我擔心……死了……」



該死的,明明就說了不理會這個弟弟,為甚麼只要提起當時危急的情況也會想哭……



「對不起,卡嘉莉,那時尤拿說要我去見他,我不敢輕舉妄動,不然我怕他對妳……」



基拉不曉得他的姊姊有沒有把這句聽進去,因為對方早已抱著自己哭得唏哩嘩啦,就跟自己現在哭得說不下去一樣。



「我說,這兩個果然是雙生的啊……」見他們哭作一團,穆只能苦笑著抓抓頭,「不過,姊弟就是姊弟,沒隔夜仇的。」



「那不是很好嗎?這才算一家人嘛!」馬利優接一句。旁邊的阿斯蘭不其然瞥了瞥父親,只見他依舊板著臉,但眉頭似乎沒剛才的皺得緊了。帕翠克亦發現兒子的目光,然後──兩人會心地笑了笑。



對啊,一家人,沒隔夜仇。



@@@



時間是一星期後,地點是武道館,上演的,是黑帶晉升試。



阿斯蘭端正地跪在綠墊上,閉上眼睛集中精神。說不緊張是假的,穆這次安排了他「最寶貝」的徒弟作他的組手,而且是從未交手過的,是個陌生而看來很強的對手──穆說那個人比卡嘉莉還要厲害。



今次考試有很多人來觀戰,除了武道館的人外,還有幾位貴賓──拉克絲.克萊茵﹑西格爾.克萊茵﹑以及──帕翠克.薩拉。



可惜卡嘉莉還沒好起來……



「唷,阿斯蘭──!」



咦!?



阿斯蘭張開眼睛,竟發現那個女孩就在門前。她坐著輪椅,滿臉笑容的,由基拉小心翼翼的推進道場。



見阿斯蘭吃驚的模樣,自己動手轉輪上前的卡嘉莉皺著眉咕噥:「怎麼啦你,我像是一星期休息還不夠的人嗎?」



「醫生說只是破例,待會還是要回醫院──」



「基拉!」卡嘉莉轉過頭來,狠狠地白了一眼把真相戳穿的弟弟,然後轉回來說:「我沒事的,別聽他亂說!」



在基拉和阿斯蘭同時要回她一句:「還是小心一點好。」前,穆不知從哪兒鑽出來,上前跟他們打招呼:「基拉,我還以為你來不了要我親自跟他考試哩!」



「抱歉,因為去接卡嘉莉來,所以晚了。」基拉解釋道:「而且……道袍不知道擱在哪兒……所以……」



「欸!?」卡嘉莉和阿斯蘭終於聽出不妥之處,不約而同的發出怪叫。



道袍!?難道那個既陌生又強勁的對手是──



「對啊,基拉.大和,他就是你這次的組手,阿斯蘭。」穆咧嘴笑道。



「雖然穆大哥說你是很厲害的人,那次在教堂也見識過你的實力,但我想親自試試看,」基拉邊說邊鞠躬:「請多多指教。」



怪不得那時他一拍就把庫洛特打昏!阿斯蘭恍然大悟似的看著眼前這個表面上跟女生一樣柔弱的青年,一時驚訝得張大嘴巴愣了兩秒,然後……



跟卡嘉莉一同大笑起來!



如果說這個世界有甚麼是定律的話,就是「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定律可言」;

但只有這樣變幻莫測的世界,這樣永遠無法猜透的世界,才有每一個最偶然的相遇,每一件最突然的意外,才會,造就最精彩的人生,不論是他的﹑她的﹑還有其他人的──



「請多多指教!」阿斯蘭點頭回應。



人生的挑戰,現在才正式開始!





===============================================

之前好像有人跟我說要看這篇的,抱歉我晚了寫完喔^^"



這篇我到底擱下多久了?*汗

不知道是甚麼原因,也不曉得有誰會理會,反正我終於把這個坑填平了XDXD

終~於~完~結~了~啦啦啦啦啦*撤小花



結局跟我預想的有點不同,沒把AK的打鬥寫進去(其實是因為懶),不過這樣的結局還是熱血類耶XD<<寫得很high的小薯



在這兒交代一些事-基拉算是被騙了的,當時會跟著別人走是因為收到尤拿有關卡嘉莉安危的電話,而沒人發現基拉,是因為基拉的藏身地點是教堂的地下室(捉迷藏原理:最危險的地方最安全),但大家都往外跑了XD" 所以他就可以在地下室跟其他人連絡找幫忙的人了(本來是要警告卡嘉莉,卻找上了迪亞卡他們XD")



希望大家會明白一些:P



只是,沒想到這坑一拖就拖了半年,而且……這篇我好像是一年前開始寫吧?日子過得真快哩……*遠目



咦?我好像還有坑沒填XD?



吶,大家,謝謝一年來的支持,以後請繼續多多指教囉XDXD*逃

    全站熱搜

    cny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