輝夜的大街比平常顯得冷清多了,熙來攘往的馬車和小汽車一下子絕了跡,只餘下停靠在酒吧旁的一輛空人力車,孤伶伶嘆息著。滂沱大雨嘩啦嘩啦的下,漆黑的夜空中揮舞著使人不寒而慄的魔鬼之爪,然後一聲悶雷響起,就如轟炸聲般重重震盪人心──



「哇啊──!」



恍惚觸動了內心深處那副把恐怖記憶深藏的沉重枷鎖,準備出門的阿斯哈少爺突然發出一聲凄厲的叫聲,一下子捲縮在角落,用雙手緊抱著自己。



──會吞噬自己的火舌,別﹑別再出現!



「少爺!」本已站在門前的瑪娜一看到這個情況便嚇得丟下雨傘走到他身邊,寬厚的手掌落在他的背上輕撫著。知道這孩子又發作,她的心頭一緊,傳來陣陣絞痛。「別出去了,你先回房休息,我跟其他人去找卡嘉莉……」



「我……」基拉的紫眸已經被淚水淹沒,他拼命想驅走那幅恐怖景象,雙手抓得更緊,看上去無助至極。



不!他不可以這樣懦弱的!



耳邊倏地傳來一聲命令,使他想起那個金髮女孩,那個屬於他的半身,一定跟他一樣,徬徨無助地瑟縮著哭泣……



他不可以丟下她的!



這個信念成為支持他的一道光芒,基拉毅然站起來,沒等瑪娜回神,他已經衝出大門,轉眼間消失在黑暗的盡頭。



──即使他沒能力保護她,但至少他可以陪她﹑在她身邊……



「父親﹑阿斯蘭……」



好害怕!別再出現!



火舌如影隨形的向她直撲而來,比任何洪水猛獸都要兇猛,她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它步步進迫,卻連逃的氣力也沒有。



在這兒,再沒有人可以保護我,像許許多多的晚上──



『卡嘉莉,又在做惡夢了?』平靜安穩的聲音關切地問道,馬爾齊歐跪在一張小床旁邊,靠著他的直覺把手伸出來,剛好落在那頭短短的金髮上。小女孩張開眼睛,她大口大口的深呼吸,額角冒出豆大的汗珠,跟淚水混著。一隻小手從牧師的懷中伸出來,握著一條小手帕,細心地替她印去汗水和淚水,阿斯蘭──她的弟弟──正用他的綠眸靜靜注視自己的小臉,像琉璃般在黑暗中閃爍著柔和的光芒。



『火……四周都是火……』她小聲嘀咕,小手忽然抓著手帕,彷彿尋找甚麼可以讓她感到安心的東西。牧師的手輕撫她的背,那份使人安心的沉穩力量平伏女孩的情緒,她不再急喘,只是發出斷斷續續的抽泣。



阿斯蘭既好奇又擔心的看著她。小孩子總是有自己特有的溝通方式,男孩把他的頭湊上前,就像小動物一樣,用他的臉蛋磨蹭她的,溫溫膩膩,讓人覺得很安心。



『阿斯蘭今晚跟卡嘉莉一起睡吧。』察覺兩個孩子的互動,馬爾齊歐揉揉兒子的藍髮,然後抱起他,放到女孩身邊。



『爸爸……?』



『睡吧。』馬爾齊歐簡潔地說,不像是命令的強硬口吻卻讓兒子乖乖服從。他輕輕把被子蓋著兩個小身軀,手掌沒離開他們,另一隻手則用拐杖把木椅勾到旁邊坐下來。『我陪著你們。』



他的說話是大海的浪濤聲,沉靜而安詳。窗外的雷聲彷彿被一層厚重的布幕隔著,顯得朦朧不清。身邊傳來的溫度是多麼真實而具安全感,在其包圍之下,是的,甚麼也不可以傷到自己……



也許是哭得太累,小女孩用手揉揉眼睛,打了個大大的呵欠。這是無影的感染,兩秒以後,小男孩也接著打了個更大的呵欠──這其實沒甚麼值得奇怪的,比起小女孩,他本來就比較愛睡……



『好溫暖喔……阿斯蘭……』卡嘉莉迷迷糊糊的咕噥一句,也沒問別人的准許,便把金色的頭顱鑽到男孩的懷中,像是抱著布娃娃的緊抓著。阿斯蘭愣了一愣,也沒理會甚麼,只是把手擱在她朝天的耳朵上,似乎想為她遮蓋雷聲。



是的,再也沒有可以傷害自己的東西,因為大家都在自己身邊……



可是……再也沒有人陪她睡覺,為她蓋被子﹑捂耳朵了……



急速地濺過大小水潭的車輪突然失去動力,在粗糙的麻石間緩緩減慢,一團濃密如煙的黑霧悄悄包圍著她,把她心中支持著她的一切一點一滴的榨乾;像是置身於一個空洞的密室,除了孤獨以外她甚麼也感覺不到。她拼命想逃離這個可怕的地方,一直衝啊衝,對,只要離開這個惡夢,她就可以回去應許之地,尋回她失去的歡笑。



但現在……只有……自己一個……



『我不會離開妳的。』



你是誰?



卡嘉莉猛然抬頭,眼前卻只有一條空無一人的街道。雨水早已濕透她單薄的病人袍服,金髮緊貼著她瘦削憔悴的臉龐,雨水沿著頸髮滑落,也許夾雜著她的淚水,但好只已不能分辨,因為淚水的溫度跟雨水一樣冰冷。



淅瀝的聲音把突然浮起的那句話淹沒了,剎那間的希望一下子飄到無窮遠,那個伸手不能觸及的地方。



她被拋棄了。



她無力地把手垂下來,就像很多要離去的人一樣,失去光芒的金眸掃視四周,似乎要把景象刻在腦海中,只是這兒沒有孤兒院那份四周都注滿溫暖回憶的感覺。兩邊陌生的高樓跟尤利奧斯的兩層式平房截然不同,它們是用大塊大塊的大理石砌成,還有一個華麗的台基,數級完美切割的樓梯,扶手上細緻地雕刻著各種花鳥蟲魚,栩栩如生。



然而,它們都是死的,就算看上去如何真實,它們永遠也配不上用「牠」。雨中,給折射如破碎銅片的昏暗燈光,一片一片的舖在它們身上,卻又殘缺不全,像那些隱藏在黑暗中的鬼魅,只有朦朧的輪廓。



無盡的黑暗,就在她的前方。



神啊,祢在哪?



我聽不到祢安慰的聲音﹑感覺不到祢的氣息﹑祢的溫度,原來,在這點終點上,連祢也要捨我而去。



她一切的堅持和努力,想要活下去的念頭,原來只是困在迷霧中的浮光掠影,只是個人愚蠢的慾望和妄想而已!



她真傻,不知天高地厚,不知自己的渺小軟弱……



對不起,阿斯蘭……



我想,我大概,回不去了……



少女的臉上第一次掛上帶著憂傷的自嘲笑容。一定很難看吧?她想。不過這已經不重要了。



她輕輕閉上眼睛──



「結束了……一切……」



輪椅咿咿呀呀掙扎往前的聲音,悄悄地退進黑暗中,消失了。

    全站熱搜

    cny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