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周,一片蒼茫。



「卡嘉莉……」



好熟悉的聲音!是誰在叫我嗎?



「卡嘉莉……」



你是誰?在哪?



沒有,甚麼都沒有,除了舖天蓋地的無瑕白色,沒有起點﹑沒有盡頭,只有自己,不,連自己都不存在,她看不見自己的身體,彷彿已經與空氣融為一體,虛無縹緲,像個沒有軀殼的靈魂。



有人嗎?



沒有回應,即使是剛才的呼喚。



不,請不要丟下我……!



「我不會離開妳的。」



不……會……?



「沒錯,因為我們,本來就注定是一體的……」



一抹殘像如影般閃過,是個男孩,可是她怎也沒辦法看清他的臉,分不清那個是他,還是他。



然後,她便醒過來了。



四周彌漫著一片死寂,迷霧般的陽光從厚重的紅色窗簾和精緻木門的縫隙間擴散,使她在能黑暗中勉強看到身邊事物的剪影。琥珀的迷濛眼睛散漫地掃視房間,套在半張臉上的氧氣罩不時蒙上一層霧氣,而帶著她氣息的溫度則隨之而去。



我在……哪?



卡嘉莉的意識漸漸清醒過來,頭腦還是昏昏沉沉的很難受,她試著撐起自己,身體卻沒辦法使出勁來,好像不屬於自己的一樣。無奈地,她只有閉上眼睛,放棄。這種事也不是第一次發生,自從她來到這個鬼地方開始就這樣,醒來﹑昏迷﹑醒來﹑昏迷,她快要分不清,哪邊是夢,哪邊是真實了。



突然響起門鎖的扭動聲,房間忽然光亮了些,細碎的腳步聲在房間迴響,然後靜止。



基拉靜靜地看著床上的女孩,她的存在有如自己的半身,她的痛苦也會傳到他的身上。正因如此,他才更了解少女的背後,在那張堅強的臉背後的,那分軟弱。



卡嘉莉從眼縫看到少年的身影,冰冷的手緩緩提起。



早安。



這是他讀出的意思,可是很遺憾,現在沒有晨曦的耀目光芒,只有快淹沒在黑暗中的一抹殘夕。紫眸溫柔又哀傷地注視著她,難過的錐心之痛好比她身上的苦楚,就像被撕裂一般,灼得發熱,卻又使人感到心寒。



他曉得她在逞強,心裡卻很不是味兒。在孤兒院她拉著那個叫阿斯蘭的人的衣袖的景象依然瀝瀝在目,那分完全的信任和依靠,那分不可割裂,無人能介入的牽繫……



他渴慕,也妒忌。



為甚麼,這個世界可以有如此親密的兩人?就如混合在空氣中的呼吸一樣──



可是,可是!那個跟她擁有血的連繫的人,那個應該和她不可分割的人應該是他才對!



為甚麼他總是如此孤獨?為甚麼他總是當那個被遺棄的人……!



那個「父親」﹑拉克絲﹑還有這個唯一的親人,他們都把自己……



「基拉?怎樣了?」一聲低沉的詢問把基拉從思緒中抽出,他戛然感到手心傳來的痛楚,緊握的拳頭感到微微溫熱和濕潤──手甲竟掐到肉中,而他卻沒及時察覺。



穆.拉.福拉卡,輝夜家喻戶曉的名醫,阿斯哈家的專用家庭醫生──即使他沒救活烏茲米.納拉.阿斯哈──站在門前,清澈的藍眸注視基拉的手,使他心虛地把手藏到背後。



「沒甚麼事。」他仔細地藏好陰霾,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卡嘉莉剛醒來了,要替她檢查一下嗎?」



穆急忙走到床邊,有點迷糊的女孩似乎打量著他,然後虛弱地重複剛才的動作。



「別亂動,這樣會弄到點滴的針。」穆順手拉來一張木椅,小心翼翼地把少女扶起,基拉亦走上前,把枕頭墊在她的背後。卡嘉莉像娃娃般任由他們擺佈,忽然比了比手勢,要他們把氧氣罩脫下,穆卻搖搖頭,把掛在頸項的聽筒勾到耳上,說:「先讓我聽聽呼吸,再決定拿不拿它下來。」



少女微微皺眉,一副在堵氣的樣子。只要有人跟她聊天,讓她可以集中精神,她就會清醒一點,至少讓人感到,她還生存。



只是,每次她清醒的時候就會覺得好難過,氧氣罩和點滴的針都讓她感到很不舒服,像是被死亡的氣息束縛著一般,她殘存著的求生意志所附帶的倔強使她對這一切抱著厭惡,偏偏她又不能擺脫它們。



穆把耳筒按在她的背上,微弱但清晰的起伏呼吸聲傳來,彷彿在奏著生命的交響曲。



她是他遇過最不平凡的病人。曾經有多少垂死的人尋求他的醫治,他們都是等待,等待藥物﹑等待醫療﹑等待奇蹟出現在他們身上。



但她沒有等待;

她在追尋,追尋生命的奇蹟。



她是多麼脆弱,卻又多麼堅強,明明病入膏肓,卻不曾試過埋怨和放棄。



不平凡的心智,也帶著不平凡的疾病。



嬰孩時期受傷使她的雙腳深處殘留著瘀血把神經線壓著,因為當時神經線還沒發育完善加上沒及早發覺而受到一定程度的傷害,雖然瘀血消散了,卻讓她一時無法活動雙腳,而那小鎮不高的醫療水平把這誤判成永久傷殘。沒得到活動的雙腿肌肉因此萎縮,血液流過時就會帶著一定毒性,然後對身體其他器官造成長達十多年的傷害,日積月累,如果病人情緒不穩引致心跳不正常,血液的毒素就會以驚人速度擴散,使不明顯的影響一下子湧出,對健康這成嚴重衝擊,就變成現在這樣子。



壓抑心跳自然可以減低血液流動的速度,但同時會讓人感到疲憊,身體亦更為虛弱,這自然不是長遠的方法,卻又是唯一可以延長她生命的方法。



而真正治本的話,就只有停止毒素的擴散──

把雙腿,切除。





==================================

狠下心,狠下心,狠下心……

我這樣會被砍死嗎=口=?

我也不忍心的啊,可是事情都到了這個地步,好像沒別的路可以走了orz

二選一,也許就是這樣一回事吧?

幹嗎沒有人提點我...我把「本」寫成「標」了orz

意思差十萬八千里耶=口=

    全站熱搜

    cny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