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沈澱之後,

絞住的心情終於放鬆下來。

感謝主,有那麼多的朋友在支持我安慰我。



當心思偏向自責的時候我便不禁會想:為甚麼像我這種天生闖禍命的白痴,還配朋友的安慰呢?

明明自己有錯,有甚麼資格去抱怨啊傷心啊甚麼。

-每每當事情發展成自責時,就算是我最黑暗的時候吧?



可是,黑夜之後總會有黎明。



祈禱的時候,唸著聖經中著名的一句:「神啊!可憐我這個罪人!」

彷彿真的有一隻手在撫摸自己的頭給予安慰,說:「不要緊,不要緊。」



朋友,無論是網上的,還是現實的;是熟悉的,還是陌生的,

在blog和msn都用心地關顧自己。

是大家讓我的黑夜不再孤獨。



今天去了崇拜,雖然途中遇上狂風暴雨,還是不枉此行。



「我們人生的目標是甚麼?」

「甚麼才是我們應該重視的?」



昨晚跟母親談過上大學時要搬家的事,

其實,說到底,

明明知道家中不會有錢讓自己這樣做,

明明知道搬出去困難重重,

明明之前都認定這個念頭從芋方面來說是對父母的傷害,

還說要搬,甚至上大學要半工讀都在所不惜,

都是因為自己執意想表明:「我不想再依靠家庭。」

不想這種依靠,成為父母憤怒時握在手中的「把柄」,可以任意對我作出言語上的攻擊。



只是這個某方面來說近乎「報復」的決定,

在長老的話語中,被瓦解了。



昨晚感性上依然執意迫自己認定母親在束縛我,

但,這是任性,我是知道的,

即使偶爾說話對自己作過傷害,她還是因為疼我才反對吧?









下午跟負責夏令營的團友一起逛舊墟,好像很久也沒試過笑得如此開懷呢!

這個世界,雖然有灰暗的地方,還是有值得自己高興的人事物存在。







晚上-



我不得不說,

看到cnomy終於出現,

我當場就有種想哭的感覺,心裡一次又一次地感謝神。



數星期前論壇的人事變動,

我發了兩封email給她,很希望可以找到她,

卻完全沒有音訊。

也許是她不想再管,也許是換了email,

我這樣想,然後試圖跟她連絡,可惜都失敗了。



想歸想,只是,現實始終是現實,

去年論壇發生的事情,造成的傷害還是太大了。



-我是這樣想的。







也許我是個笨蛋,

在漸漸找到重心去讓自己支撐起天空的時候,

見到她的帖子……



可能有點蠢,

但那就像是destiny後的卡嘉莉,

夢見烏茲米(她的父親)的感覺吧?



想說,

「我沒有妳的出色,

我身為總版主卻連一封PM的用字都犯錯了,

我……」



原來,

並不是像自己在之前兩封email上寫「希望自己可以跟她一起努力」,

而只是「希望有她陪伴自己努力」。



我一點都不堅強,

我是個一事無成的傢伙,

我甚至連自己都不肯相信。







雖不知道妳看到這篇的反應如何,也不知道妳會在這裡待多久,

但,感謝神,至少讓我再在Haumea上見到妳,cnomy。

歡迎回來。

    全站熱搜

    cny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