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河,妳這樣說太過份了!」



「詩河說的話有錯嗎?」卡嘉莉忽然站起來,金眸裡是明顯的怒氣,「口口聲聲說是為有需要的人士服務,社工最會做的事就是拆散別人的家!」



「卡嘉莉!報告寫尼爾森有哮喘!拉克絲這樣做根本沒錯!」



「基拉.大和!你該不是忘了你是如何被帶走吧?」卡嘉莉握緊拳頭:「也對,既然你甚麼都不記得,又怎會明白跟親人分開的滋味?!」



基拉瞪起眼睛,心裡好像被狠狠刺了一刀,他無言以對,略黝的臉上露出受傷的表情。



我決定留在這兒,跟卡嘉莉一起生活。』



想起曾在他臉上出現,那既溫柔又憂傷的微笑,又想起卡嘉莉的處境,拉克絲擔心地看著他們姊弟倆,只見兩人都別過頭去,似乎是後悔那衝口而出的說話。



「那個……也許會面先結束吧?我過幾天再跟妳連絡可以嗎?赫涅夫斯小姐。」



雖然一點也不想再見到任何社工,但讓這兩個「閒人」再鬧下去也不是辦法。詩河無奈地點頭同意,「那便電話聯絡好了,我想我到時應該不再在這裡工作。」



「辭職的事希望妳再三思,還有,」拉克絲補充一句:「我想妳是個真心疼孩子的母親,我會試試跟上頭交涉,也許……在法庭以外,我們可以找到其他方案。」



紫瞳閃過一絲驚訝,詩河心裡浮起有些歉疚的心情,「謝謝。」



「不用。」拉克絲微笑回應。她收起文件夾,轉身問低著頭的基拉:「那個……你有空帶我去附近的咖啡館嗎?」



「啊?……沒問題,請跟我來。」基拉應了一句,他不敢抬起頭,生怕會碰上卡嘉莉責備的目光,然後便站起來往門口走去。拉克絲跟詩河交換了個眼神,也離開房間,只留下幾近聽不見的關門聲。

    全站熱搜

    cny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