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蘭不得不承認,他實在非常非常想撕掉手上的劇本。



大家要先明白一點:這音樂劇本由尼可.阿瑪菲所改編的,基本上的結構跟《睡美人》原本的內容沒太大出入,更沒加插迪亞卡多次提出的「特別內容」,至少他沒膽子這樣做,不然十多年老朋友也會反臉。



從以上種種情況證明,劇本是完全沒問題的。



問題是──公主!?



而且,王子是伊札克!?!?



之前聽尼可說的時候他還以為是個玩笑,但問過巴基露露老師後──



『這可是抽籤的結果,而且你們的體格和氣質都很適合自己的角色,為了學校的聲譽,音樂劇當然如此安排了。』



他哪兒像公主!?好吧,小時候被卡嘉莉欺壓時他是有些當灰姑娘的感覺,可是……!



由男性擔任公主角色,還要跟另一個男性有吻(臉頰)戲,此等喪權辱國(by歷史科從來沒失過第一的伊札克)的事傳出去不敗了學校名聲才奇怪!



他看著課室另一面同樣拿著劇本氣得直跺腳的伊札克,完全不敢想像原本是音樂劇高潮的一場戲會出現甚麼事情──舞台給毀掉已經是最保守的估計,搞不好王子會一劍捅死公主。



「你給我專心一點!背台詞啊!」見阿斯蘭瞧自己方向望過來,伊札克破口大罵。



「高貴的氣質,高貴的氣質,你可是王子啊!伊札克。」迪亞卡坐在旁邊悠閒地煽風,他可是當路人甲的國王角色,台詞屈指可數,加上當皇后的是米莉亞莉亞.哈烏,即使她每次不會跟他說超過三句話,還是夠讓他露出春風得意的樣子。



距離表演還有四天,阿斯蘭每晚都祈禱會有奇蹟出現,可是唯一的改變只是雷退出音樂劇表演,反正他只是扮衛兵,要找別人頂替並不是難事──



『我才不要當衛兵!出場時間有四分之三都是站著裝死!』



『那有甚麼分別?反正你當貴族也是兩句台詞就翹掉啦!還是交換由你來當女巫?』



在露娜瑪利亞的打壓之下,真.飛鳥,就此被犧牲。



唯一從頭到尾都沒抱怨一聲的是史黛拉,人見人愛的純真臉孔﹑嬌小玲瓏的體形以及連伊札克都無法抗拒的軟軟聲音,最適合當小仙子。



因此,在火藥味非常濃的課室裡,她依舊扮演她的小仙子,拿著仙女棒唸唸有詞地練習。



最後,阿斯蘭轉頭第四十三次撞牆,並懇切祈求自己可以在太陽底下活過人生中第十七個墟期。



@@@



對,他們一直過著這種生活。



在孤兒院生活的日子,大家基本上都不會刻意提及自己的過去,應該說,孤兒院的生活足夠讓他們把全副精神投入於現在,笑又好,哭又好,每時每刻都感受到自己活在何處,跟哪些人活著,過著怎樣的日子,除了很偶爾的情況,例如現在。



露娜自問不是個懂音樂的人,唱歌還好,樂器方面可是一竅不通,更不要說「音樂的情趣」。



只是,雷靜靜唱出的旋律,使她不由得想起很久以前,一家人生活的日子。父親是個很少回家的酒鬼,所以,有很大部分時間都是母親照顧她與妹妹的。她記得母親的手,皮膚很薄,皺皺的,有種很蒼老的觸感。她不愛說話,但教了自己很多生活技能,從縫衣﹑煮飯到穿膠花﹑製衣,說,這種戰亂的日子,快點學好,要是她哪天不在的話,至少可以靠自己雙手過活,當然,還得照顧妹妹美玲。



不是美玲不好學,是她沒辦法學──那雙眼總是茫然一片,因為看不見。



父母過世時她從沒抱怨過,因為戰亂的時候孩子都是這樣,她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後一個。然後,她帶著妹妹四處流浪。看著自己雙手過早的留下殘痕,她會想,或者母親以前也是過這種日子。



既然母親可以,她一定也能──她當時是這樣想的,活在母親的影子下,彷彿自己是母親的替身。



但,有天她發現,原來自己太高估自己。露娜瑪利亞從來就不堅強,只是沒有人教她,自己有傷心的權利。



「雷。」



「怎樣?」少年張開眼睛,問。



露娜正要開口,卻又不知道到底該說甚麼──母親並不存在於雷的腦海中,他的記憶只有孤兒院那部分──他沒有過去。



「為甚麼……我是問,你怎樣寫出這首歌的?」



跟往常大部分時間一樣,雷依舊一臉平靜。



「只是我出事時有種不太清晰的感覺,然後便想起母親這個詞語。」



「噢……」



──是因為當時自己抱著他吧?因為自己的手藏著母親的影子,所以雷感覺到的時候,便寫出有著她母親背影的歌。



她,始終是個活在過去的人。



靜。



「對了。」



「嗯?」



「那個……你有想過將來有天離開孤兒院,去找你的父母嗎?」她問。



「會,不過──」



「不過?」



「就算找到了,我也不打算離開這裡。」雷堅定的回答:「無論我以前是過怎樣的生活,孤兒院是我的家,這點不會變。」



露娜抬頭,愣了愣,嘴角微微上揚起來。



「……也對。」



過去跟現在是不可撕裂的整體,然後才有一個完整的自我,往未來的方向前進。



「那麼,不介意一起走?」



「啊?」



「我也會去,」她說:「去找尋『過去』,我的妹妹。」



兩人相凝而笑。



「嘭嘭嘭!」



突然而有力拍門聲在下層大門響起,他們交換了一個眼神,立即衝下樓,只見牧師已經開了門,是奇薩卡。



「玖爾家給我的,是輝夜發過來的緊急電報!」他說:「卡嘉莉不見了!」



@@@



少年又一次用手揉了揉自己的臉,之前好容易才放下的心靈包袱再次湧進心房,使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沮喪和疲憊。黯淡的綠眸從指間窺視桌面的電報,對於至親的人到底發生甚麼事,他連半點頭緒也沒有。



「那傢伙不是去治病的嗎?她怎麼搞失蹤了?」真又氣又惱地吵起來,正好重覆半小時前伊札克的動作。阿斯蘭知道他們其實在擔心卡嘉莉,卻還是不禁覺得這種吵鬧只會為自己帶來三分煩悶。



「真,安靜。」先開聲的卻是馬以齊歐,大概是感覺到兒子的煩躁,他把手放在他的肩上。阿斯蘭把手搭在上面,嘆了口氣,「我沒事,父親。」



算不算是沒事?至少他覺得自己這次比之前要來得正常多了,父親應該也是抱著這種心情吧?他握了握父親的手,以自己的體溫安慰對方。面對卡嘉莉的事,他們處於一個同等的地位,他們可以,而唯一能夠做的,是彼此支持。



雷一直在旁靜靜思索。比起其他人,雖然他同樣擔心卡嘉莉的安全,那顆冷靜的頭腦倒是有餘力擠出一部分來分析。



「我只是推測……那個人說卡嘉莉可能自己逃回來,但這不是她現在可以做到的吧?」一個雙腳不能動的女孩,身邊亦沒有足夠的物資,要一個人乘數天火車幾乎是不可能的,「他說是發現卡嘉莉不見了,那為甚麼不是覺得她被擄走,而是覺得她逃了?」



逃走,為甚麼要逃走?



一開始選擇離家治療的明明是她自己的決定,為甚麼要逃?



這也是阿斯蘭困惑至極的地方。他還很記得當時卡嘉莉是如何哭著跟他說要走,那時的她,早有了要奮鬥到底的決心,是發生甚麼事,讓她徹底崩潰?



徹底崩潰,像自己之前一樣陷入絕望……



「可是,為甚麼會有人擄走卡嘉莉?她在那邊又沒有認識的人……」露娜緊張地問:「難不成是綁架?」



她記得他們提過阿斯哈是一個非常有名望的家族,想必家財亦不少,要是把卡嘉莉擄去作人質的話……



「我覺得他不是在說謊。基拉不是這種人。」阿斯蘭說:「他是真心關顧卡嘉莉的,而且電報的內容亦只有我們知道,沒甚麼危險可言,他沒必要隱瞞任何事。」



這番話,在指出卡嘉莉很可能自己逃走的同時,亦加深他心裡的疑惑和擔憂。



然而,對於牧師來說,這番話的重點,卻是證明了他一直猜測的可能。



……果然,他與卡嘉莉早就認識基拉。



沒有怪責的意思。這些孩子的糾葛,本來就是自己一手造成的,真的要受罰,應該是這個滿腦子大義,卻連孩子幸福都犧牲的人。



可是,有關身份的事情……如果阿斯哈的孩子遵守他的承諾,應該還沒說出來才對,他很清楚身份外洩的結果吧?不止阿斯哈家的繼承問題,還有連帶相關的人都會陷入危險。



──那麼,他可以做的,便只有繼續沉默。



忽然,一陣腳步聲打斷各人的思路,原本被露娜催促上床睡覺,好讓她別知道這件事的史黛拉怔怔地站在門邊,光滑的臉蛋上,是清晰的淚痕。



「騙人……」



「史黛拉!」真急忙走上前──儘管他不願承認,可是卡嘉莉在女孩心目中是甚麼地位卻再清楚不過。



「大家都在說謊!卡嘉莉姐姐……卡嘉莉……」



女孩邊搖頭邊後退,黑髮少年早一步抓著她的小手,卻被她又撕又抓的,在臉頰和手臂上留下一道道傷痕。



「停手!史黛拉!」露娜和其他人立即上前幫忙扣著她的手,但女孩掙扎得更厲害了,像隻受傷的小鹿般使盡全身氣力,跟眾人扭打成一團。



「姐姐不會死的!你們說謊!騙人啊……哇……」



掙脫不到大家的手掌,金髮女孩最後放棄了,就跪在地上放聲嚎啕大哭,直至聲嘶力竭。



──這是她哭得最用力的一次,彷彿一家人的悲傷都由她一個發洩出來。







為甚麼最珍視的寶物卻對造成最深的傷痕?



因為失去而心碎,那麼,一開始就不應該渴望吧?



是人類太愚蠢?還是太貪心?



然而,在命運到了盡頭之前,一雙又一雙的手,即使已經傷痕纍纍,卻依舊伸出,嘗試抓住生命中的寶物。







銀月之下,一個棕髮少年坐在阿斯哈門前的石階上,看著門前庭園,由上世紀工匠們精心打造的噴泉,腦海浮起許久以前,那個粉髮歌姬聽到問題時的反應。他抬起頭,彷彿又看到她的身影,微笑著,跟自己伸手。



但當他伸手的時候,她卻消失了。



溫柔的歌聲漸漸遠去,少年終於失控,流下淚來。



──果然,他是注定一無所有的人吧?即使他想爭取,都沒有人會給予他想要的溫暖,無論是父親,還是……捨他而去的人。



為甚麼……他甚麼錯都沒犯,卻從出生至今都可以孤獨一個……



「為甚麼要這樣對我啊?!」



少年的哭喊聲傳進阿斯哈門前,一個不知何時出現的人耳中,那個人握緊拳頭,拼盡力氣喊回去:



「真過份!要哭也應該是我吧?!」



咦!?



再次抬頭看到的不是粉色,而是──



一抹不應該出現的顏色。



@@@

    全站熱搜

    cny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