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娜,妳也累了,喝完牛奶便去睡覺吧。」她把牛奶遞上前,但對方卻搖搖頭,「我睡不著。」



──也不想獨自一個待在房間裡。



西蒙茲只好把牛奶放在少女跟前,安慰道:「雷不會有事的,他只是需要休息。」



「休息?」露娜低著頭,使其他人看不清她的臉,「只是休息一下便會沒事……這樣的話,卡嘉莉出事時不是已經說過嗎?!」



為甚麼……她已經失去過好多次,為甚麼還要她嘗到這份痛苦啊!?



彷彿觸動了其他人內心的刺,沒有人回答露娜的話。



「上次說是卡嘉莉的腳有事,那這次誰又說準雷的心臟不會有問題?」咄咄逼人的質問。



「露娜瑪利亞,卡嘉莉她──」



「卡嘉莉不會有事。」阿斯蘭打斷尼可的安慰,接著說:「雷的情況還沒確定,現在我們可以做的便只有祈禱。」



他微笑說:「還有,給他信心。」



「阿斯蘭……」



露娜可沒忘記之前一段時間這個教訓她的人是如何頹喪,然而現在他的話卻使人有種踏實的安心。



「嗯。」她放鬆握緊的拳頭。



──對,不可以,不可以就這樣跌倒。



她看著睡得正沉的兩人。



她要保護他們,支持這個家,唯有如此,才能克服困難。而且……要是最後只是白擔心一場的話,雷那傢伙一定又會用那種冷冷的口吻嘲笑她!



是的,這樣該死的傢伙,才不會一下子便倒下!



「我去看看他。」露娜站起來說:「男生真是……麻煩。」



她笑了笑,掩去內心的思緒。



「要不要幫忙?」阿斯蘭上前,露娜沒阻止,只是說:「你該看看牧師怎樣,他可是你父親啊!」



「……嗯。」阿斯蘭點點頭。



父親……嗎?



不知為何,總覺得,這個名字愈來愈陌生了。



@@@



雷要發誓,眼前的人絕不可能是露娜瑪利亞。



從自己醒來開始紅髮少女便在他身邊轉來轉去,除了洗澡和牧師跟自己談話外絕離開她不到三分鐘。因為阿斯蘭精神恢復不少,加上迪亞卡等人協助,她在家務上的負擔可謂減輕不少,結果便成為他的專屬「管家」。



沒錯,只要在家中的活動,幾乎都在她的監督之下──吃甚麼﹑穿甚麼﹑看甚麼書,全都管。



真麻煩……!



即使先天和後天都指定他是個冷靜的人,然而他不得不承認:這樣他真的感到非常困擾。



他有跟牧師談過這個問題,可是對方竟然非常贊同這種做法!



──他的記憶有恢復跡象有必要做到這樣嗎?



當時的情況他沒記得很清楚,每次問露娜她便一副神經兮兮的樣子,而除了牧師之外,詳細的清況亦沒有人知道。



明明已經不是第一次在夢裡見到汽車衝下山坡的畫面,只是這次特別清楚罷了,到底自己當時做了甚麼啊?



「露娜,墟期學校會很忙吧?」他記得學校好多活動就要在這星期舉行,畫劇又好賣物會亦好,他都有份指揮工作,現在卻被露娜一天到晚都鎖在房裡。



「老師說你的工作由阿斯蘭接管,你不是不知道那傢伙必要的話可以一個人當十個人用吧?他在這方面可是比你強多了。」



露娜把他手上的曲譜沒收,指著旁邊的盤子說:「吃飯。」



「……」



「怎麼了?」



「沒甚麼,只是覺得妳比卡嘉莉還恐怖。」木無表情的說話。



「……謝謝讚賞,我會把你這句話轉告她的。」一個調子的平板回答。



然後,是他們在孤兒院見面以來第三萬六千零四十八次腦電波衝突。



「曲譜別亂疊,我還沒編完。」



達演奏級水準的他會自己編曲是為人所共知的事,偶爾他會找尼可交流一下心得,只是,更多時候寫了的作品他只是藏起來,甚至沒用鋼琴彈過。



「連在房裡也找到靈感,真不明白你腦袋裝了甚麼。」她隨便地把曲譜塞進抽屜,卻無意間看到曲名。



「母親?」



「嗯?」



「沒甚麼……」她想起那一晚在哭喊呼喚著「媽媽」兩個字的雷,視線停留在外星文般的音符上。



「可以哼一次這首歌嗎?」她忽然問。

    全站熱搜

    cny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