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起來的早上, 臉上還留著淚痕。
也許是昨天的經歷太讓人震驚, 我直到晚上一個人躺在床上才開始哭, 痛快地哭。
昨天去了醫X局面試。
雖然已經有私家醫院收了我, 但果然我還是想待在公家醫院裡。不為別的, 只是覺得自己是不吃苦不會長大的人, 這一行最重要還是經驗。
真的派回很遠的醫院也沒辦法, 唯有先捱一下吧, 面試前我是這樣想的。
雖然說為了這次面試溫習好像不太對 (友人說溫習應該是為了能更好地服務病人), 不過這幾天還是拿著參考書跟筆記來翻。至於第一次推了工作, 也打算認算被追究起來就認錯, 畢竟我是在「求職」。
到了總部, 戰戰兢兢地走進辦公室, 發現原來面試的不止我一人, 而且大都是派位不好想重來的新畢業學生。
原來我不是一個人, 這讓我稍為鎮靜下來, 直至前面面試完的人回來說, 自己因為推了offer一點被「訓話」一番, 不過面試的人還算nice的。
等了一個多小時, 終於到自己。
進去, 坐下, 報上名字。
「為甚麼第一次offfer你不要?」
突如其來的問候只是開始。
「新人在挑剔甚麼?」
「你連一日上班也沒試過, 說不定你很喜歡那間醫院。」
「這裡是大機構, 難道你在外面工作, 店設在琛圳就可以說不上班嗎?」
「今天第幾個了, 你知不知道你們這樣做很浪費我們資源和時間?」
「我管你在外面聽過甚麼, 這是不是我們的問題。」
「起初給你三個選擇只填一個, 這我也幫不到你啊, 我不可能幫你換, 這我無法跟你派到的區交代。」
「想在這裡打工就得拿出點誠意來, 犧牲一點是一定有的了。」
「這樣吧, 我去跟那區的人說一聲, 你自己再打電話去說你會上班。」
「書也不用問了, 浪費時間而已, 反正你之前面試也過了, 不過你如果現在說不的話, 我也只好寫unsuitable給你。」
「不代表你不用溫習, 你的同學工作表現也很一般而已。」
「先工作, 之後想轉區我也不一定轉得到, 頂多轉回你住那區。」

全程我只能說, 不好意思, 對不起。

對不起,
對不起,
對不起。

面試結束之後, 我只得到兩個結論。
不能轉區,
還有, 敢再推一次以後不用指望在這裡打工。

「這樣為甚麼我要做這些事啊!?」

在我前面的畢業生這樣說。
我再認同不過。

在外面的世界, 有工作已經很不錯了。
那麼, 是我們要求太甚嗎? 是我們太狂妄天真嗎?

兩萬元的薪水, 其實甚麼也彌補不了。
我只是不希望讓工作剝奪我的人生, 不想一星期消失三四天, 回家只會說很累就去睡覺, 然後帶著睡眠不足的身軀做一份不容許錯誤的工作, 僅此而已。

這樣的要求很過份嗎?

社會是殘酷而嚴苛的, 這只是人生第一步。
由誰來幫我決定就好, 或是丟個銅板來決定也可以, 因為要自己下決定太難了。

過去是這樣, 現在是這樣, 將來也會有人面對相同的事。
大學一年級的我討厭政治, 覺得這只是黑暗的利益鬥爭;
但是, 原來沒有力量的人, 是無法改變世界的。

我, 只是為了自己的利益努力而已。

 

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 神的人得益處、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羅馬書8:28)

    全站熱搜

    cny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