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是開學日,中午下了場大雨,她猶豫了半晌,友人早到了樓上的餐廳,但她還是決定到較遠的一間,不為別的,只想省下幾塊錢。結果回來的時候,一雙球鞋濕得每踏一步都會壓出水來,在空調的地方冷得很,也乾不了,只好把鞋子脫下來,有沒有人投來異樣目光她不知道,也不敢去留意。她跟她一起坐的友人相熟,教授說學期功課要分組,她卻很有自知之明地走開,她們一行六人,五人一組她絕對是多出來那個。

 

二年級了,她還是沒半點大學生的味道,穿的是背心短褲和球鞋,下課急著回家,十足抱著娘膝的孩子。別人在趕潮流,好自由,她反而提不起興趣。

 

今天課早了結束,她在轉車點呆愣,還是決定等父親的車,省下七元的車費。

 

她四處逛了逛,卻沒找到容她之處,忽然想起沉重的背包,便往圖書館走去。圖書館關了門,她把昨晚一口氣看完的《寒夜》丟進館外的還書箱,咚一聲,她想起汪文宣,那故事中害肺病而死的窮書生,這大概是他的嘆息。

 

雨在午後就停了。時間還沒到,她到了公共中樓的平台,人少得很,正合她心意。她找到一個位子,把背包擱在旁邊,然後挖出今天的筆記來複習。夏未完,秋未始,溫而不涼的微風,讓睡眠不足的她想就這樣倒下來。不,當然不行,這學期她要考好一些,她不求運氣好到可以拿獎學金,只是上午的課會算進畢業等級,下午的課難得有數學理論──她多麼熱愛數學!這從小是她自尊的來源,她曾經代表香港參加奧林匹克比賽,現在卻淪為平凡的大學生。

 

大學生!護理系的大學生!

 

討厭?不,她愛照顧人,她想當無國界的醫護,但她也無法忘記那段光輝的日子,而且她真心愛數字,它跟文字一樣可以令她廢寢忘餐。

 

罷了。

 

她把心思回到筆記上。午飯後她進廁所把襪脫下了,找不到地方擺,只有墊進鞋裡,每步都走得不舒服,像做腳底按摩。這裡她可以大刺刺地赤腳,誰再管大學生不大學生,現在她像那些下棋的伯爺,皺眉沉思著。

 

她享受這種生活,她老了,都廿歲,可是她又太年輕,連一隻小麻雀都可以使她樂上半天。

 

時間到了。回家路上,看見父親愈發白的髮絲,她不禁哀愁起來。她孝順兩老太少,最近愈發痛恨那些課外活動,它奪去她跟家人一起的時間,要了她的心思。她愈發消極,同學就愈不滿,有時暴露得太明顯,讓她更不想回去。結果她總是盡了份內的責任,但也不會多前進半步,剛好停在別人無法指責的地方。這是她漸漸學會的心機,專門用在她沒興趣的事上,就如她去年生物科,成績永遠在合格之上卻絕對平庸的位置上。

 

忙碌卻悠閒地過了一個晚上,不知不覺拖到夜半,想起自己將睡眠不足,她苦笑著,一天就這樣完結了,竟覺得有點淒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ny1987 的頭像
cny1987

呆想-天空

cny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