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倏地刮起一陣烈風,早上還是陽光普照的藍天,不知道何時變成嚇人的鐵青色,正預兆著暴風雨的來臨,陰沉得教人不願多看一眼。

 

  週末的下午,卡嘉莉一如既往地拿著電子手帳處理文件。她向來沒有在家開空調的習慣,頂多只是像現在般,穿起單薄的運動背心,開了一把幾乎在熱帶島國奧布的任何一個家裡必備的小風扇,在蘊含比重愈來愈高的濕氣的溫熱下進行所有起居飲食。有時候阿斯蘭會覺得這跟阿斯哈家古雅的客廳以及她首長的地位實在格格不入,但偏偏又像是理所當然的,甚至讓人有種親切感。

 

  然而。

 

  阿斯蘭曉得像她這樣的一個女生,在責任當前的情況下跟她說今天該休息甚麼的只會自討沒趣,因此,基拉他們休假也只是從略通知,而對方也只是以「嗯」來回應,繼續投入工作。對於她從烏茲米先生承傳下來的超強責任感,連阿斯蘭也不知道到底是該說佩服還是擔心。在這時候,他可以做的,也只有幫她分擔一下工作,好抱一絲希望會製造到讓她乖乖休假去馬以基歐導師的家的理由。

 

  ──他發現,他真的很討厭這樣。

 

  曾幾何時會為基拉功課擔心得要命的自己,現在竟開始為出現比他還要不好玩的卡嘉莉而感到一陣惱火,是因為自尊受挫,還是純粹突發性孩子氣?

 

  抑或,是更多的鬱悶?

 

  因為,已經再沒辦法見到那能夠觸動別人心弦的表情?

 

  他瞥了一眼窗外,看見遠方形成一重白煙的暴雨正在迫近。

 

 

 

  那是瞬間蓋過理智的任性。

 

  「阿斯蘭!你在──」

 

  原本把百二分精神投入於條款中的卡嘉莉在驚訝中來不及反應,便掉了電子手帳被對方用調整者遠勝自己的氣力拖起來!

 

  「你在幹甚麼!?放手啦!」卡嘉莉既怒又不明所以地掙扎,還是給拖到陽台,這時候阿斯蘭來稍為放鬆,她便立即甩掉他的手。

 

  「只是待一下。」他說。

 

  「甚麼?」

 

  「十秒。」阿斯蘭好整以暇的站在陽台和客廳之間,卡嘉莉明白這代表她必須要待上十秒才可以離開,便低聲地吐了句阿斯蘭聽不明白的阿拉伯語,大概是在非洲學回來的髒話。

 

  「別鬧了,阿斯蘭,」卡嘉莉作最後的反抗,「雨快吹到這邊來了。」

 

  「那就吹過來啊。」他不在乎地道。

 

  「甚麼?」

 

  ──這傢伙到底在想甚麼的啊!?

 

  「我們就一起淋雨好了,正好洗一下身。」他露出惡作劇似的微笑。

 

  「……啊?」

 

  ──這句話,異常的熟悉。

 

  然後,雨終於打在他們身上。

 

  算不上冷,也不會痛,只是大顆大顆的,一下子便滲進去髮絲,劃過肌膚,濕透了衣服。

 

  ──好舒服!

 

  這是卡嘉莉第一個感覺。

 

  心,忽然甦醒了。

 

  洗滌﹑淨化,大自然可沒半點留情,也不解溫柔浪漫,只有如野馬般的瘋狂和激烈,卻因此在雨水打在身上時,格外翻攪起心中各式各樣的情感,像重生的自由般教人激動得不能自己。

 

  卡嘉莉用雨水給自己擦拭臉龐,深呼吸,滿足地歎了口氣;然後閉上眼睛,面向陽台外的大海伸了個懶腰,張開雙手想要擁抱天空。

 

  這幅生命的圖畫,打從很久以前他們見面的一刻起,便早已深深刻在阿斯蘭腦海裡,到此時此刻,喚起的仍是那份最單純的心情。

 

  阿斯蘭走上前,緊緊地從後抱著卡嘉莉。

 

  雨中,是兩人澄淨清脆的笑聲。肌膚之間互相傳送的溫暖和柔軟,跟雨水的質感揉合成一份不言而喻的喜悅。

 

  「生日快樂。」

 

  毫無預兆地,他把她抱得更緊,在她耳邊說低喃:

 

  「能夠遇上卡嘉莉,實在太好了。」

 

  卡嘉莉的腦袋空白了兩秒,然後握著青年的手臂,讓自己能夠完全藏在對方的溫度中。

 

  既笑,亦哭。

 

  ──我也很高興可以誕生在這個世界。

 

 

 

  雨,淅瀝淅瀝的下著。

    全站熱搜

    cny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