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卡嘉莉妳不覺得佔著別人的日誌很過份嗎?



  囉嗦!這是節省資源的問題!又不是沒問過准許的!



@@@











































  這是,我們第一個目的地──根據抽籤。



  沒錯,我們是用畫鬼腳方式決定要登上哪條行線的飛機,事前並不知道它們會到哪兒去,幸好目的地早交給奇薩卡過目,不然抽到諸如巴拿馬的地方,有多少條命也不夠死。



  阿姆托雷這個名字可能不為人熟悉,但這個地方有著新威尼斯之稱。因為Junius7落下的關係,舊有的水都威尼斯受到嚴重破壞,幾乎都不存在了。阿姆托雷是威尼斯的姊妹城,雖然沒威尼斯的規模,但格局和氣氛都非常相似,人們悠閒的生活使這個城市帶著安靜的氣息。



  只是,也許這不太適合急性子的人吧?



  「這兒的時間過得好──慢──喔──」



  卡嘉莉半死不活的樣子著實太誇張了,十足她的雙生弟弟基拉小時候對著功課的樣子。不過她既然會擺出誇張的表情,至少證明她有心情去玩,這算是達到以旅行放鬆心境的第一步吧?



  「等我們找到地方放下行李,再四處逛逛吧,說不定找到適合妳的活動。」話是這樣說,但在這種地方要找到「具刺激性」的活動似乎不容易。對卡嘉莉來說,午後時份在大廣場喝咖啡看鴿子還不如在旅館午睡,反正都是用來把時間磨掉。



  「你們!是外地來的嗎?」



  現在想起來,還真慶幸我們是沿著水道走,不然就不會遇上卡諾恩了。阿姆托雷的交通網以這些縱橫交錯的水道為主,人們開著小船在城市穿梭來往,卡諾恩便是其中一個。



  「會穿成那樣子的一看便知道不是本地人了。」卡諾恩邊開著船邊說。雖然比我們小四歲,但似乎是由於她獨立生活的關係,這個束黑色短髮的少女行事作風都像個大人。



  「父母很早便過身了,我跟奶奶一起住,靠開船和造船為生。」她自我介紹道。「奶奶現在在新聖馬可廣場準備比賽呢!今年參賽的人真多啊……」



  「比賽?」



  「阿姆托雷的聖馬可節(註一),你們沒聽過嗎?」她狐疑地問。



  我和卡嘉莉交換了一個眼神,只見她聽到「比賽」兩個字,臉都亮堂起來了。



  「那是個怎樣的比賽?」



  「以前在威尼斯是賽船比賽,但自從在阿姆托雷舉行之後就提高了難度。」她眨眨眼睛,「要去看看嗎?」



  就這樣,我們便跟著這位新朋友到新馬可廣場。卡諾恩熱切地為我們介紹城裡的歷史和特色,使旅程變得有趣多了。



  「阿姆托雷這兒住了很多威尼斯的原居民,這幾年亦發展得很快,現在地位就跟原來的威尼斯差不多。不過這地方還是有它自己的特色,比起威尼斯悠久的歷史,後起的阿姆托雷以簡潔為主,並沒有羅馬教堂之類的宏偉建築。特別的是,這兒據說保存了部分古代遺留的科技,有人推測過這座城可能住了阿特蘭提斯的後裔,但並沒引起太大注意……」



  「卡諾恩,妳說得太多了。」



  不經不覺間,我們已經到了新聖馬可廣場。等著我們的是一位老婦人,似乎並不是和藹可親的類型。



  「沒關係吧?只是一般人而已!」



  「一般人?」老婦看著我們,語氣仍是不改的嚴厲。



  「我是艾力克斯.迪諾,她是嘉絲娜.露艾.哈法。我們只是外來的旅客而已!」我急忙解釋道,只希望她別把卡嘉莉認出來,雖然這幾年比較少,但卡嘉莉還是偶爾會在國際新聞中露面。



  「就是說啊!奶奶妳想太多了!老是疑神疑鬼……」卡諾恩抱怨著,熟練的把船駛到岸邊。



  「不是甚麼事都可以亂說。」老婦人嘆了口氣,「這孩子愛亂說話,你們別把她的話當真就好。」



  說真的,我倒沒對卡諾恩的話太在意,卡嘉莉也只是把它當成故事的看待,倒是老婦人的態度……是我太多疑了吧?



  上了岸才發現人還真是不一般的多,看來是我太低估這城市了,之前在飛機上看簡介也沒想過會遇上如此大型的活動,還以為只是一般節日而已,沒想到幾乎半個城的人都聚在這條大運河附近,怪不得之前總覺得這座城的人太少。



  老婦人囑咐了卡諾恩幾句,又回到人群之中忙著準備功夫了。



  「艾力克斯。」



  「怎麼了?」我問。



  「可以參加嗎?」卡嘉莉指著人群的方向。



  「參加甚麼……?」我裝傻好像裝得太假了?



  「比賽!」沒等我反應過來,卡嘉莉已經抓著我的手往人群走去,順便問旁邊的少女:「我們可以參加吧?」



  「無任歡迎!我帶你們去報名!」卡諾恩領她(連我)去報名處。十五分鐘後,我跟卡嘉莉便穿著救生衣,換上輕便的衣物,赤腳坐在碼頭旁邊的梯級等待。



  「抱歉!來晚了!」卡諾恩拚命從人群中擠出來,「這是比賽用的滑行板,一人一塊。」



  我們各自接過一塊滑行板,它跟一般的衝浪板差不多,只是沒那麼長,板身亦比較闊,上面刻了像電路的坑紋。



  「把滑行板放在水上,踏上去,把重心放在後方,它便會前進。」卡諾恩邊說邊下水示範,「重心放在前方它會向後退,放在中間會停,左邊是向左拐,右邊是向右拐。」



  她輕鬆的轉了一圈,回到我們前面。



  「這非常考驗平衡力的控制!不小心就會落水的喔!」



  ……這東西是人玩的嗎?



  「我來試試看!」



  「等等!」



  只見卡嘉莉把滑行板丟在水面,然後縱身躍下去,搖晃了一下,差點便掉進水裡。等到她平衡到自己的身體,便照著剛才卡諾恩的指示,慢慢模仿一遍她剛才的動作。



  感想:「這個好玩。」



  這是哪門子的好玩!?



  「到了比賽便沒那麼簡單了。這些滑行板的時速最高可飆至四十公里(註二),那時候要控制平衡就困難得多,加上繞城一圈的賽道有很多拐彎位,河道又不是太寬,很容易便會發生意外。」卡諾恩解釋道。



  以卡嘉莉的性格一定會飆到四十公里,掉進水還好,要是拐彎的時候失去平衡撞到河堤上……我想也不敢想要如何跟奇薩卡交代。



  「卡嘉……卡諾恩,」差點說了溜嘴,「我想這個比賽太危險了,我們還是……」



  「艾力克斯!」果然是提出抗議了。



  「妳出了甚麼事我要怎樣跟他們交代?」



  「我──」



  「停!我還沒說完!」卡諾恩打斷我們的爭執,「雖然每年都有發生意外,但也不算很嚴重,頂多只是擦傷和撞傷。而且今年亦加派了工作人員在河道監察情況,我便是其中一個。」



  她指著她的救生衣,不同我們身上的白色,是耀眼的紅。



  這下子卡嘉莉找到後台撐了,「卡諾恩也這樣說就沒關係了啊!你就別那麼大驚小怪吧!以前的日子不是更危險嗎?」



  她大概是說打仗的時候吧?的確,比起開MS,這玩意跟危險根本就扯不上關係,但……



  「夠膽識!我最欣賞這種氣魄!」



  見她們一拍即合的樣子,我卻怎也高興不來。看來大局已定,我也無謂作甚麼掙扎,不然卡嘉莉一定會丟下我,自己一個跟卡諾恩不知跑到哪兒去。



  「請工作人員到所屬崗位準備,比賽將於十五分鐘後開始,參賽者請到集合處報到。」



  大會的廣播響起,卡諾恩往遠處的同伴招手,「我要走了,待會見!」



  她「咻」的便消失在浪花間。卡嘉莉有點笨拙的回到岸上,跟我一起去集合處。一群穿了救生衣的人早已聚在大運河橋底,因為是公開賽,參加者男女老少都有,亦不乏跟我們同樣是遊客的初學者。報到之後,約二百名的參加者分成八組,每組廿五人,而小組首三名將晉身決賽。



  「艾力克斯!我跟你不同組耶!」



  卡嘉莉不說,我也沒留意到我跟她分到的牌子竟然是不同號碼的,明明我們是一起報名的啊……大概是抽籤決定的吧?



  「請各位注意!待會的初賽全程約六公里,從這條橋開始作起點,沿途會有工作人員用紅色箭頭指示大家的方向,繞新聖馬可廣場一圈,再回到這條橋作終點!至於決賽……」



  我已經沒辦法專心聽下去了──這下子我要如何照顧卡嘉莉的安全呢?讓她整整消失在我眼前整整十分鐘!(還要以最高速度來算)天曉得她在途中會發生甚麼事……



  「……艾力克斯!艾力克斯!阿斯蘭!」



  「別亂叫!」



  「誰叫你不聽我的!我是第一組,現在就要去起點了。」



  「現在!?」



  「再不去會取消資格的了啊!」



  卡嘉莉說得沒錯,起點的準備似乎差不多了,現在要求換組也是不可能的。



  「小心一點……」除了這句,我還可以說甚麼呢?



  「不要緊不要緊!我連MS都開過!你也該相信我吧……」



  不知是憤怒還是抱怨,卡嘉莉的臉色都沉了一大半。



  本來就是帶卡嘉莉出來玩的,難得她露出輕鬆的樣子,我也不好意思再掃興。對,或者我也該學習再給多一點信任對方……



@@@



  啊!原來你在這兒!



  卡嘉莉?慢著!那是……



  耶!?你說我佔了別人的日誌,自己卻先寫了!狡猾!

  我只是沒事幹,所以……



  讓我看看!



  別看!



  你放上網路日誌不就是給別人看的嗎?!



  這……



  好吧!接下來是我的!



  卡嘉莉!



  頂多我寫完也給你看好了,就這樣!



註一:四月廿五日 聖馬可節(San Marco),紀念威尼斯守護聖徒聖馬可的節日,當天聖馬可廣場會舉行賽船,非常熱鬧。



註二:四十公里大約是海豚的游泳速度。


    全站熱搜

    cny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