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從四月末就開始寫,原本是想拿來當生日賀文的,但中途不斷的修改,加上愈寫愈有種在自虐的感覺,結果拖到現在還沒寫完,我對不起阿音OTL



今晚終於聽到催文的歌曲了,是Sowelu的守るべきもの,歌詞這blog有w,有興趣聽的話在yam的mymedia會找到。



明天起便開始一連四日的畢業營導師生涯,星期六﹑日也在忙,雖然終於有動力寫了卻沒時間(汗) 在營裡只好寫手稿了。



那麼,正文開始。
















  脫下頭盔,陽光有一瞬間耀眼得讓他目眩。


  他解下制服的頂鈕,太平洋的海風吹走了底下的悶熱感。沉浸在夏日獨有的靜謐氣息中的他,看著純淨如水色般的穹蒼,彷彿聽見微風的柔聲細語。

 

  ──歡迎回來。

 

@@@

 

  窗外的那棵細葉榕,傳來初夏蟬兒細碎的低語。被微風吹起筆記的書頁,像熟睡的人兒,翻了半個身,又陷入酣夢中。

 

  似乎是被寧靜的氣氛感染,原本飛快的打字聲也漸漸減慢下來。

 

  發現仍未被察覺自己的存在,已經在門口站了十秒鐘的人終於作聲。

 

  「不外出放鬆一下嗎?今天天氣可不錯喔!」

 

  爽直而帶半點俏皮的女性聲音打斷她的呆愣。她愣了半秒,回神的金眸通過鏡片從半透明的電腦螢幕對焦到不知何時出現的一片棕色──那是說話者的短髮,還有一張熟悉不過的臉孔。

 

  「米莉!?」坐在電腦前的少女倏地站起,又驚又喜地走上前:「妳不是說今晚才到奧布的嗎?」

 

  「因為有熟人讓我乘『順風機』了。」不經意地略過重點,名為米莉的少女眨了眨眼比了個「V」字,「看我連家也沒報到就跑上來找妳,夠老朋友了吧?」

 

  的確少女看來風塵僕僕的,旅行工作必攜的單肩背包和方便工作的簡約裝束是她直接從機場趕過來的證明。

 

  「要是妳沒帶來奇怪的情報的話。」作為奧布首長兼認識五年的友人,對於這位年僅廿一卻已在傳媒界薄具名氣的國際記者,卡嘉莉.尤拉.阿斯哈給予如此回應。

 

  「這個嘛……」米莉臉上浮現半惡作劇的笑容,如果要說在哪兒見過的話,大概就是殖民地上某位情報員吧──這想法讓卡嘉莉有種將會被裝陷阱的感覺。

 

  「我才沒那麼劣質啦!」輕易從卡嘉莉的表情讀出其想法的米莉拍拍她的肩保證道。雖然身高差上一截,但從某方面來說卡嘉莉的確是個很好的欺負對象。

 

  「妳要知道上次的愚人節禮物有多驚嚇啦!」少女理直氣壯的反駁。

 

  ──突然爆出一封「陰謀!首長與歌姬的秘密關係」,害她熬夜一星期後難得一天休假卻陷入完全失控的狀態。

 

  「喔喔,那比起拉克絲給妳老弟的禮物算小菜一碟啦。」米莉不以為意地揮揮手。因為身邊的「高手」太多,面對自己的良心變成相當容易過關的事情。

 

  ──雖然她提早造訪的確是另有目的沒錯。

 

  只是,與其說她正在計畫的是惡作劇,倒不如說是她想送給友人的「禮物」──至少她希望如此。

 

  「怎麼了嗎?」

 

  搖頭略去心裡的猶豫,米莉毫不客氣地捏對方的臉,撐起大大的笑容,「來!走吧!」

 

  「明明在呆的是妳耶!」被拖出辦公室的卡嘉莉,邊揉著臉蛋邊嚷道。

 

  「沒有啦沒有啦……」

 

  少女們的笑聲,漸漸消失在門後。

 

@@@

 

  奧布,除了三年前受襲損毀的部分外,跟他的印象相差無幾。

 

  在宿舍放下行李以後,他租了車,有點漫無目的地穿梭在陽光之下,然而,一步步的向著目的地進發。

 

  四周都閃耀著的陽光,那顏色讓他無法不想起她的存在。

 

  她,就站在同一片土地之上。

 

  從自己的呼吸的頻率來估算,如果這時候在倒後鏡上看看自己的臉,應該會見到一抹溫暖的淺笑吧?自己是多麼懷念這個地方,竟到了這個地步,以她的說法,真的只能用「笨蛋」來形容了。

 

  自前面迎來的是一盞紅燈,黑色的車子停下來。他稍為把目光移到對岸的軍事建築上,高聳入雲的支架吸引了他的視線。

 

  那是奧布引以為傲的質量投射裝置。

 

  ……三年的任性,終究要結束了嗎?

 

  他閉上眼睛,任由海風吹拂他的頭髮。那份觸感,溫柔得讓人想哭。

 

  『自己所希望的,阿斯蘭很清楚吧?雖然前面等著的或許是傷害也不定。』

 

  在他張開眼睛的時候,交通燈已轉為綠色。

 

  在這之先──

 

  他踩上油門。汽車,再次發動了。

 

@@@

 

  「今晚不用給我燒飯囉,我大概會很晚才回來,拜!」

 

  換上輕鬆的短袖襯衣﹑休閒褲和短靴,再把金髮稍稍藏在貝雷帽裡,加上換成茶色的矯視眼鏡──由於半年前她發現自己終於得到近視這職業病而配的──這身裝束除了可能會被誤會成男性之外跟一般少女無異,算是私人外訪的例行公事。

 

  逛了好幾間商場以後,意外地沒有豐收的兩人便到了米莉推薦的咖啡室休息。侍應的目光在卡嘉莉的臉上頓了兩秒,在米莉頷首示意後,安靜地擺下兩杯飲料離開。

 

  「習慣帶人來這裡採訪,算是半個熟客了。」她解釋道。卡嘉莉莞爾,不禁感謝友人的細心。

 

  「說起來,多虧『金恩』的成立,這世界的秩序才能夠在短時間內再次建立起來。」

 

  金恩──取自歷史上有名的和平大使馬丁路德.金的稱號,是作為國際性維持和平組織的獨立部隊,在奧布和殖民地主和派等提出下,由世界各地的自然人及調整者組成。加入的成員必須放棄其個人身份,成為不屬任何一方的自由勢力,其中立性質基本上已經取得各國的認同。

 

  「對,在政府不能直接出面干預的情況下,它的戰力在處理武力糾紛上可是功不可沒哩。多虧了它,本來作為中立國的奧布也省卻不少煩惱。」

 

  紅茶裡的冰塊在攪拌下發出的清脆聲音跟輕音樂調和成使人放鬆的旋律。少女凝視著街外熙來攘往的和平景象,玻璃倒影裡的目光滲透了各種思緒。

 

  『這不是個很好的選擇嗎?沒有妳努力,我便再沒所屬的地方可以去了。』

 

  卡嘉莉無法忘記那微笑背後的寂寞。戰爭過後,奧布的軍部多少也出現對那個人的微言──他曾經與奧布為敵是不爭的事實,反之在殖民地的情況也一樣,這是連她也無法天真地忽略的「背叛」之罪。

 

  他沒背叛世界,然而,這世界卻沒有他的容身之所。

 

  就結果來說,「金恩」的出現成就了他們兩人的理想,但她始終無法抹去將對方「遺棄」所帶來的罪咎感。

 

  三年。

 

  並沒斷絕偶爾的通訊,只是物理上和心理上的距離,讓太多思緒停滯其中無法傳遞。

 

  該結束了──每次關掉畫面時總是這樣想,但是,卻依舊任性地,打閞下次通訊的畫面。

 

  看著友人任由自己流放在無邊的思潮中的側臉,米莉亞莉亞托著腮,嘴角勾出的弧度彷彿帶著咖啡的味道。

 

  不經意地瞄了一眼手機:15:05 P.M.


 

  淺藍的燈光忽然亮起,米莉立即把手機的螢幕打開,快速掃過上面的短訊後露出微笑。她站起來,比了比某角落,「等我一下,我去撥個電話。」

 

  卡嘉莉漫不經心地點點頭,再次把目光聚焦回街道上,人群因為艷陽而放慢的慵懶步伐。

 

  這就是他們所期盼的和平……嗎……

 

  可是,即使實現了他們的祈願也好,卻無法彌補內心的空洞。

 

  ──這樣不行喔,在米莉回來之前一定要振作起來才行,不然又要被碎碎唸了!

 

  卡嘉莉伸了伸懶腰提起精神。察覺到人影的接近,她不以為意,正要吐嘈對方聊電話太久──

 

  「外面有甚麼好看嗎?」

 

  聽到這再熟悉不過的嗓調,使她幾乎把紅茶打翻。

 

  ──拜託!人嚇人會嚇死人的!

 

  男子一臉無奈地看著少女因為眼鏡滑下一半而變得有些滑稽的臉,他跟注視著他們的侍應比了個道歉手勢,然後逕自坐在少女的對面,那原本屬於米莉的位置。卡嘉莉總算明白過來,立即把視線投射到斜角方向,想當然地,本來「應該」有人的角落,除了午後陽光以外甚麼都沒有。

 

  ……她還是今天才知道,原來愚人節也有閏日。

 

@@@

 

  「麻煩給我一杯熱咖啡。」

 

  阿斯蘭發現自己意外的平靜,明明半小時前他的思緒還是紊亂如麻,現在在已經三年沒見面的她面前卻表現得如此自然。

 

  她除了配了副眼鏡以外,外表看上去並沒甚麼變化,那瞪著自己的眼神,依舊充滿讓人懷念的生氣。雖然在電腦螢幕上不是沒見過,但畢竟跟面對面是兩回事。

 

  「原來讓米莉坐『順風機』的人就是你啊!」悶悶的口氣,讓阿斯蘭不禁莞爾。

 

  紅茶的顏色隨著水位下降漸漸變淡。當吸管終於因為吸進空氣而發出淅瀝聲,少女才再次抬頭。

 

  「上次通訊時都沒見到,你剪髮了哩!」

 

  尾音似乎帶了一聲嘆息。

 

  「嗯,來奧布之前剪的。」

 

  他很確定眼前曾養成搔他頭髮的奇怪興趣的人下一句會說甚麼話──

 

  「真可惜。」

 

  雖然聽出其中的弦外之音,但阿斯蘭還是幾乎要笑出來,有一刻他甚至覺得自己像是惡作劇成功的孩子,然後笑容才漸漸被飄遠的目光取代。

 

  「怎麼說呢……想有個新的開始。」

 

  「那不該是進『金恩』的時候就剪了嗎?」她直截地問。

 

  咖啡來到了。自馬克杯升起的輕煙,在男子的墨鏡上形成一層薄霧,模糊了他的視線。

 

  阿斯蘭摘下墨鏡。對上那雙坦率得讓人不知所措綠眸,卡嘉莉覺得自己瞬間被掏空了般。

 

  「因為想剪給妳看。」

 

  他緩緩地,用沉穩的聲音唸道。

 

  卡嘉莉答不出話來。

 

  明明聽進去了,思路卻因為受衝擊而滯止在半空,使她無法作出任何回應,甚至連心跳和呼吸,都被排除在感知以外。

 

  少女別過臉,低頭咬著嘴唇,喉嚨有甚麼湧上來,使她不得不深呼吸才把它壓下。然而,緊握的拳頭和肩膀微小的顫動,卻一如以往地被對方收進眼底。

 

  阿斯蘭沉默不語,只是伸出了右手握著少女的手。她遲疑了半秒,自粗糙的手指在她纖細的手傳遞的溫度,一點一點地瓦解她的逞強。少女回握阿斯蘭的手的力度,不自覺地漸漸加重,甚至讓他感到疼痛。

 

  「……為甚麼?」

 

  帶著微弱的哽咽,少女顫抖著問道。

 

  ──這是,甚麼意思?

 

  「我也……不太清楚。」

 

  聞言,卡嘉莉抬起頭來。

 

  「只是希望妳知道而已,這樣……我會比較安心。」

 

  「欸……?」

 

  看到她臉上的錯愕,阿斯蘭突然感到一陣不好意思,但同時心裡某個糾結也放下來。

 

  ──至少,他們還可以這樣對話。

 

  「因為這樣才覺得自己還存在,『我還是阿斯蘭』……這樣。」

 

  卡嘉莉再次低頭,緊握著的手隨著漸趨平伏的呼吸緩緩放鬆下來,然後,又一次握緊。

 

  「……你啊,總是要讓人擔心嗎?」

 

  思考多時後出口的,是一句「真沒你辦法」的抱怨。阿斯蘭噗一聲笑起來,摸摸掌裡的手。

 

  「大概吧。那麼,就請妳多多操心了,首長大人。」

 

  如果這是最後一次的對話,那麼──

 

@@@

 

  「你有多少天休假?」

 

  「一星期,今天是第六天,之前到了殖民地。」

 

  「是嗎……那就是還有兩天?」

 

  阿斯蘭點點頭,轉了車檔,讓跑車沿著海濱長廊拐彎。夕陽的餘輝在海面上反射著點點金光,海一起一伏的呼吸,像沉睡的嬰兒般讓人不想去驚動。

 

  卡嘉莉把玩著手機,忽然傳來「叮咚」一聲。她打開郵箱。

 

  「工作嗎?」阿斯蘭問。

 

  「不,是米莉。」快速略過訊息內容的金眸,定睛在最後的一句話上。

 

  『需要的話,隨時都可以找我。』

 

  聽到寄訊者的名字,阿斯蘭在方向盤上的手微微滑動了一下。

 

  「……怎麼了?」

 

  「沒甚麼,只是在道歉啦。」她關掉螢幕,沉默了半晌,「阿斯蘭……」

 

  「嗯?」

 

  「……沒。」

 

  「有事想說,但說不出口」──把回答如此解讀的阿斯蘭,不經意地瞥了對方一眼。因為背光的關係,他沒能看清楚她的表情。

 

  「抱歉。」他深呼吸一口氣,最終只能吐出這句話。

 

  ──他會說的,只是,不是現在。

 

  卡嘉莉微微捲縮身子,頓了頓,又抬起頭來。

 

  「沒關係喔,阿斯蘭。」

 

  如果言語是有形體的話,那麼,這句話就是搭在肩上的手,顫動著,卻包容了自己的軟弱。

 

接下來的三十分鐘,他們再沒有對話。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ny1987 的頭像
cny1987

呆想-天空

cny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